818我在公墓看大门——一个临时工的亲身经历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1 21:08:32 点击:574981 回复:310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29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
  凭良心说,作为一个扛过枪也开过枪的退伍兵,我以前从来不信那些神神鬼鬼的封建糟粕,但在亲身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我才知道这个世界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有很多东西的确是常理和科学无法解释的,然而它们却真实的存在着,并且就在我们身边。

  现在我终于有时间把这些事情记下来,主要原因是我已经被单位开除,成为一名无业游民,不用再过那种经常黑白颠倒的日子,但也不想马上再去找其他工作。

  只是忽然懒散下来,多少会有点儿不适应,所以每天敲几个字打发时间也是不错的。反正那些事情的每一个细节全都印在我脑子里,只要原原本本的写下来就行了,没准儿还能帮我解决一下生计问题呢,哈哈,开个玩笑。其实我的目的是希望那个人能够看到这些东西——我希望还能见到他。

  在正式开讲之前,有必要自我介绍一下。

  本人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山区小县,是家里的独子,所以很受宠,但运气却一直不好。高考时更是涂错了答题卡,最后以两分之差与大学失之交臂,为这事老爹整整一个月没跟我说话。

  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让我复习重考,而是花钱托关系在招兵办弄了个去高原边疆当兵的名额。指望两年之后复员能直接分配到事业单位,从此端上铁饭碗,“旱涝保收”,一辈子也就不用愁了。

  高原当兵给我留下的最深刻印象就是创纪录的流过二十分钟鼻血,至于此后的经历就不用赘述了,一言以蔽之,那里根本不适宜人类生存。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3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1 21:45:00
  我这些年来在公墓里耳闻目睹,见惯了孝子贤孙送葬的场面,少则十几个人,多了像开大会似的来个一二百口子也算不上稀奇,这单枪匹马来送葬的还真是头一回看见,难道这家人都死绝了?

  后面那句话自然是开玩笑,不过当时我和老吴都觉得这家伙要么是有毛病,要么就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想让人知道。

  老吴笑着说,爷们儿,什么都不带就自个儿捧着骨灰盒来下葬?没听说过!手续先留在我这,你还是赶紧去准备好东西,或者打个电话让家里人帮忙送过来,要是不懂的话,我可以帮你列张单子。

  那男人摇头说,你只要带我过去,最后把墓封上就行了,剩下的你不懂,不要多管。

  老吴一听这话就憋不住了,没好气的说,我不懂?爷们儿,我干这行快二十年了,见得死人比你见活人都多,什么规矩不懂?好了,看你年轻,我也不计较,赶快去把东西办齐喽,好把人送下地,别耽误自己的事儿。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1 21:51:00
  那男人也不争辩,只是执意让老吴马上带他去墓地下葬。

  老吴费了半天劲也没说服对方,自己还动了肝火。我在旁边也帮衬了几句,但无奈对方就是软硬不吃,想吵架都找不着茬儿。最后老吴只好抛下一句,好!这是你自己说的,以后要是出事可怨不得别人。

  他说完就告诉我可以下班了,然后拿上封墓用的水泥石灰就出了门。

  我望着那黑衣男人的背影直撇嘴,心想这年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老吴也真是的,管那么多干嘛?现在不用跟着去忙活,可以早走回家补觉,真是正合我意,心中不禁暗爽,于是赶紧锁上门就闪了。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1 21:58:00
  嘿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咱明天继续。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2 10:02:00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问老吴昨天的事最后怎么样了。

  老吴说,还能怎么样?到地方以后,那小子啥事也不让我管,自己把骨灰盒往里一搁,然后嘴里神神叨叨的白话了半天就让封墓,我也懒得管,封上了事。

  我托着下巴说,这小子怎么看都像是来送葬的,别是借着咱们墓地想藏什么东西吧?

  老吴大手一挥说,不埋人还能埋什么?金银珠宝?小伙子,这年月不该知道的少打听,就算他有心藏东西咱也装不知道,反正他是花钱买墓的,手续齐全,出了事儿也找不着咱。

  我忙点头称是,此后也没怎么去想,最多也就是闲极无聊和同事们瞎扯淡的时候当个谈资罢了。

  日子又恢复了平静,大家每天除了上班、下班就是吃饭、睡觉,可对我来说,这份工作似乎变得有点儿不对头了。

  简单的说,就是每当我独自一人值夜班的时候,就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不是经常听到异声,就是莫名其妙的突然睡着,有几次还做了恶梦,惊醒过来后却又什么也记不得,这在以往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又不好意思告诉别人,咱毕竟是干保卫的,从前又当过兵,说出来丢人啊。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有大半个月,我感觉自己都快要神经衰弱了,于是找领导商量了一下,看能不能调调值班表,暂时让我先上白班,缓口气再说。

  不过,得到的答复当然是NO,所以日子还得这样继续下去。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精疲力尽的我又在等老吴交接班,可是左等右等始终不见他的人。直到快十点的时候另一个同事才风风火火的赶过来告诉我,老吴今天一大早突然中风,这会儿还在医院抢救呢!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2 10:49:00
  我当时就楞了,心想这老哥烟早就戒了,酒也不怎么喝,据他自己说每天必看中老年健康栏目,平时饮食保养都很注意,以前也没出过类似的症状,怎么会突然中风了呢?这事儿可真是来得蹊跷。

  当我大中午赶到医院的时候,得知老吴终于抢救过来了,但是嘴歪眼斜、口角流涎,只会“咿咿呀呀”的,话也说不清楚。看他那样子,即使能治好以后也没法上班了,暗地里不免一阵唏嘘。

  果不其然,才过两天就听说上头领导决定让老吴提前退休。既然不是正常离职,福利待遇上还是差了一些,但也算过得去,只是考虑到他和老伴儿以后的日子,可实在是有点儿悲剧了。

  而与这件事同时透出来的还有另一条消息——上头决定对外再招聘一个人来补老吴的缺,而且很有可能是编制内的。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2 17:58:00
  楼主来继续更新了
  ————————
  这无异于是颗重磅炸弹,一时间各色人等就像苍蝇见了臭肉似的叮了上来。无论是替别人来走后门的,还是自己想转正的,都削尖了脑袋往里挤,每天你来我往,把我们对面的小办公楼搞得比菜市场还热闹,各种潜规则的事儿自然不在话下。

  但其实谁都知道这种“对外招聘”基本上就是做做样子而已,人选八成早已经内定了,只是怀着一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心态罢了。

  只有我比较安生,因为咱外地人一个,客请不起,礼送不起,还是老老实实该干嘛干嘛算了,是咱的终归跑不掉,不是咱的想也想不来。反正谁来顶老吴的位子也轮不上我,连YY都可以省了。

  没过多久,招聘工作就尘埃落定了,但奇怪的是并没有立刻公布出来。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2 18:00:00
  隔了两天后,我中午吃完饭突然感觉有些内急,就去厕所蹲大号。大约十分钟后,等我回到传达室的时候,就看见其他几个同事围着墙上新贴的一张纸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我也跟着凑上去瞧,原来那是新的值班表,上面还多出了一个名字,赫然写着老圞!

  只听其中一个家伙说,咱中国人怎么可能有姓“老”的?这不是咒自己吗?干脆姓“死”得了。你看,你看,名字还叫“老圈”,我靠!这尼玛也叫人名?

  他说完就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旁边几个人也瞅着直乐。

  我虽然当年高考失误,没进大学的门,但好歹也经过一年高三的“特训”,平时看过的书也不少,在他们几个当中绝对是文化人。而且在西藏当兵的那段时间条件太艰苦,连电视信号都收不到,所以我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研究个生僻字什么的。现在看这几个没文化的俗人满嘴跑火车,只差点儿没当场笑喷,于是清了清嗓子说,瞎扯什么呢,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咱中国自古就有“老”这个姓,金庸的《笑傲江湖》看过没有?里面的黄河老祖之一就姓老,叫老头子。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2 18:03:00
  他们几个听了我这几句话,脸上有点儿挂不住了,但水平不够又找不到词儿来反驳。

  先前那个人很不服气,强辩说就算他姓老,也没有叫老圈这么难听的。

  我叹了口气说,你眼睛是管出气的啊,看清楚!后面那个字是“圈”吗?

  他转头又看了看,这才发现那个字虽然外面也带个“囗”,但里面的内容却似乎复杂了一点。自己刚才一眼扫过去,根本没经大脑思考就信口开河的乱念成“圈”了。可是嘴上却兀自不服,故意将我的军,就问那你说这个字念啥?

  我不禁暗笑,心想咱肚里要是没货,还真就被你问住了。于是给他扫盲说,那念luán好不,是团圆的意思。人家好好一个高大上的名字,怎么从你嘴里念出来立马就锉了呢?要是不信,咱现场百度,赌一包烟,怎么样?

  那小子闹了个臊眉耷眼,又情知自己十有八九是输定了,只好不再言语。

  我得意的同时也不免有些好奇,这个新来的家伙名字这么有个性,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果然,下午一上班,保卫处的头头就领着新同事来了。

  我看到这家伙的第一眼只差点儿没当场叫出声来,原来他就是那天一个人抱着骨灰盒来下葬的黑衣男人!到这时候,我才醒悟过来当时他为什么敢这么横,敢情人家是上头有人啊。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2 19:08:00
  而且,这家伙看起来确实不一般,现在这时节白天已经很热了,他却还戴着墨镜,穿一件黑色风衣,乍一看跟黑帮老大似的,真不知道他是故意装逼还是真傻比,果然人如其名,怎一个怪字了得。拜托,这里是公墓不是公司,用得着穿这么扎眼的行头吗?更何况你也不看看你身边那保卫科领导穿得啥,后台再硬咱也得低调点儿好不好?

  但话又说回来,别管是走后门还是靠本事,也别管一个送葬的为什么会突然变成看墓的,总之这是人家的事,咱就是一个小小的临时工,哪管得了这许多,反正谁来当差也不会在我碗里多加一块肉。

  可旁边那几位就不同了,一个个眼神里充满了杀气,就像这家伙抢了他们老婆似的,可又敢怒不敢言,看得我肚里直笑。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2 19:12:00
  从此,这个叫老圞的人就和我们在同一口锅里抡马勺了。

  当几个同事得知他就是那天单人送葬事件的男主角后,不禁都吓了一跳,同时也明白了此人为什么能在这次“公开”招聘中力挫群雄,顺利上垒,心里更是恨不得食其肉而寝其皮。

  而这个老圞也的确够能装逼的,天天除了工作需要之外,几乎从来不跟任何人说一句话,一到了中午饭点儿的时候就自动消失,食堂根本见不着他的人影。我们纷纷猜测这家伙一定是和领导单独开小灶咪西大餐去了,有“背景”的人待遇就是不一样啊。

  由于他始终不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就这么神神秘秘的对谁都爱答不理,所以大家后来干脆也不再搭理他,就任其自生自灭。而且在背后都不正经喊他名字,仍然还叫“老圈”,甚至半开玩笑的把他的名字直接写成“老O”。

  为了避免被孤立,我也只好将错就错,随大溜儿跟着他们叫了。

  次数一多,也难免被这家伙当面撞破,不过他仍是那副臭德性,既不生气,也不反驳,就好像默认了似的。

  好吧,既然他自己都不反对,那么接下来为了行文方便,我就用老O来代替他名字了。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倒很奇怪,那就是近来我一个人值夜班的时候再也没有发生过突然睡着,然后做恶梦的事情,只是偶尔还会听到一些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奇怪声音,想想好像就是从老O来了之后开始的。虽然我并不知道原因出在哪里,但还是感叹这段时间的罪总算受过去了,心中不免暗自庆幸。
我要评论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2 19:14:00
  又过了个把星期,天气一天热似一天。

  这公墓虽然号称全市最大,设施最好,环境最优,但领导估计也是全市最扣门儿。自己的办公室足有七八十平方不说,套间里还愣放了张双人床,尼玛我们传达室里却连台空调都没有。所以每年的一到了这个时节就是最难熬的日子,我忍不住又开始盼着上守夜了。

  这天是我的早班,八点钟来到公墓后正好和同事交接班。没过多久老O也来了,这家伙还是照样一句话不说,甚至连眼皮都没翻我就坐在斜对面的桌上前翻起了报纸。

  看到那身不合时令的黑色风衣,我甚至怀疑他脑子里是不是真装了尿,总之这家伙简直让人生不出哪怕一丁点儿好感。有时候真想上去说一句,哥们儿,你可别把自己捂熟了!
  正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汽车喇叭的声音。我忙打开窗户看,只见一辆奔驰S600停在门口处。司机摇下车窗,连比划带说的向我示意他们是来送葬的,请放行。

  我向他后面望了一眼,发现这支送葬的车队着实壮观,大大小小来了二十几辆,而且还是一水儿的高档货,最次都是台英菲尼迪FX,看来挂掉的这位仁兄肯定不是一般人。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2 20:04:00
  我升起栏杆,然后走出传达室,引导这些车子去停车场,老O则呆在屋里负责登记核对相关证件材料。

  过不多时,我忙完那边的事,回到传达室拿石灰水泥,便习惯性的凑上去看了看死者的信息。原来这个人是市里一个小有名气的民营企业副总,才三十八岁,算得上英年早逝。这么年轻就挂了,难道是平时操劳过度,油尽灯枯了?

  当然,这话是开玩笑,不过作为穷吊丝,暗地里调侃一下土豪还是可以原谅的吧。甭管多有钱有势,阎王让你三更死,不会留人到五更。而且葬在这公墓的人全都只能是盒子里的一把灰,谁也别想搞特殊化。

  老O这边办好死者入园的相关手续后,就和我一起带着几十口子人浩浩荡荡的朝墓园里头走。

  直到这会儿,我才发现这次来的事主竟然是个女人,而且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2 20:26:00
  我忍不住仔细打量着这个女人,只见她双手捧着红布包裹的骨灰盒,脸上虽然和老O一样戴了副墨镜,但仍掩不住凄伤的神情。

  从表面上看,她不是那种非常年轻的女孩或少妇,但也绝对算不上老,而且还有点儿明星范儿。她的皮肤依然白皙紧致,包裹在黑色齐膝连衣裙内的身体更是凹凸有致,十分惹火。也许是保养的好的缘故吧,估摸着年纪应该在30—35岁之间的样子。

  另外她还有一个特征,那就是人中相对比较短。我曾听班上那几个穷极无聊的同事侃荤段子的时候说过,这样的女人,尤其是手指贴在人中处能碰到鼻子和嘴唇的女人,一般那种需求比较多,当然这只是笑谈罢了,真实度无从考证。

  不过假如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先前的猜测没准儿还真对了呢,就算是假的,有这么个尤物在身边,估计男人都会虚耗过度吧。

  没多久大家就来到了墓地前站好,人群里走出一个矮胖的光头,看样子是事主专程请来的风水师傅,下葬的全过程将会由他来主持。我和老O暂时没事,就站在旁边看热闹。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2 20:37:00
  其实下葬的仪式这两年我见过太多了,不管是花钱请风水师傅的还是直接找老吴凑合的,流程顺序大致都差不多。首先是用五幅三尺长的白绫四角支开,搭在墓穴上方遮住阳光,有的图省事干脆就架个遮阳伞。但不管采用什么方式,这个步骤是无论任何不能省的,也只有这样才能将包在骨灰盒外面的红布解开。

  我曾问过老吴,这里面有什么说头?得到的回答是不能让阳光暴晒福主的“遗体”,否则会导致魂飞魄散,无法顺利的投胎转世。

  接着,主持下葬的风水师傅便会象征性的说一些诸如此墓穴“明堂开阔”、“头枕圆山,脚踏丽水”、“青龙蜿蜒,白虎驯府,四势端正明朗,选址尚佳”之类的话,其实这公墓里基本都是成排成片的,除非你真舍得花上一套商品房的价钱,把人埋进高档园区里,否则在哪儿不是一样?就比如说这位吧,虽说私企老板家里不缺钱,但买得也就是个中档墓穴,无非是外观稍微好看那么一点点,地方四周稍微宽敞那么一点点罢了。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2 20:47:00
  打开空的墓室之后,由风水师傅取来事前准备好的红公鸡,刺破鸡冠,将血滴到墓室里,取“雄鸡退煞”之意,这个也不能马虎了事。

  老吴曾经告诉我,这开墓的公鸡以白色为最佳,因为有说法认为白色的鸡是凤凰。当然这就有点儿牵强了,况且白公鸡实在是不好找,所以基本都用红的或黄的。而且这鸡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贿赂封墓的师傅,老吴就是这样,每次干完活就把鸡拿回家自己咪西了。

  这些搞定之后便用黄布铺在墓室中,跟着再铺一层红布,称为“铺地”。

  然后就比较玄乎了,风水师傅通常会点起三根香,接着拿一道纸符在墓室里扫一遍,口中神神叨叨的念着请地咒,最后将纸符烧掉,完成净穴请地仪式。

  这个步骤我也曾经问过老吴好几次,但他却推说自己也不懂。起初我以为他是故意藏私,但后来接触多了,见他替人主持下葬却从来不用这个步骤,估计可能是真的不知道。

  再接下来,主持下葬的人会在铺好的红毯上撒七枚铜钱作为衬垫,按照北斗七星的形状摆好,这时候就可以放骨灰盒了。

  关于这一节,老吴自然也没有跟我说过,不过我曾经在电视里见过一些古代墓葬习俗,其中不少棺材的底板就钻有形似北斗七星形状的孔,称作“七星板”,据说这是求寿的意思,希望超度死者的灵魂升天成仙。虽然我不敢肯定,但多半往骨灰盒下垫铜钱的用意应该和“七星板”差不多。

  需要注意的是,骨灰盒放置要遵循的左男右女的原则,而且正面必须和墓碑的朝向保持一致,至于随葬品的摆放也要以墓碑为参照物,比如左银右金等等。
我要评论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2 20:57:00
  所有的东西都安放好之后,风水师傅会用罗盘校验墓穴的山向,也就是墓向,据说这个非常关键,丝毫马虎不得。但具体为何如此重要,咱对风水玄学是两眼一抹黑,更看不懂罗盘,所以也就不得而知了。

  然后便该我们这些在公墓干活的人出场了,任务就是封墓。这倒没什么可说的,顶盖一盖,抹上水泥就OK了。

  再接下来,亲人摆上贡品,撒下五谷催财旺子,然后子孙拜祭,整个仪式就算基本结束。这时候搭在墓穴上方的五幅白绫就可以拿掉了,据说这可是好东西,子孙儿女拿回家当垫被铺床会家业兴旺,多福多寿(如果用的是遮阳伞就算了)。

  最后还有一条,下山之后儿女别忘了在放生池里放鲤鱼,数量一般是九条,三条也可以。

  当然,我说的相对比较简略,大致上是捡了些重要的来说,很多事主请来的风水师傅会自己加一些更玄乎的步骤来显示自己“道行高深”,比如喊山叫魂、祭山神土地神、引地气暖穴什么的。总之都是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把戏,只是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适当增减罢了,这光头风水师傅也不外如是。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2 21:12:00
  也许是年少气盛,直到当时我仍然认为这些所谓的下葬规矩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可言,充其量也就是图个心理安慰,形式大于实际,其实费神费力的折腾半天和直接把骨灰盒摆进去又能有什么区别呢?只有真相信这世界有鬼怪作祟的人才会心甘情愿的拿钞票去便宜那些神棍。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几秒钟之后我此前的所有想法和认知就被彻底颠覆了。

  在“暧穴铺地”之后,光头便从女事主那里接过骨灰盒,准备往墓室里放。

  就在他的手刚刚移动到墓室上方的时候,那骨灰盒突然猛得剧烈抖动了一下!

  那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灵异事件,着实被吓得够呛。

  而且不光是我,恐怕在场的人有一大半都看见了这诡异的场面,而且我敢百分之百肯定,这绝对不是那光头在故弄玄虚,因为他自己也正哆嗦着呢。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2 21:20:00
  这一幕实在太过突然,事先没有任何预兆,大家都惊呆了,现场立刻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光头手中的骨灰盒上。

  那光头定了定神,先是说了两句撑门面的话,让大家放心,但是我看到他的手明显在抖,显然心里相当害怕。愣了大约有十秒钟左右,他才第二次把骨灰盒往墓室里放。

  谁知更加邪门儿的事情发生了,那骨灰盒竟又抖了一下,然后“噔”的从他手里翻了出来,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向墓室旁边的水泥地面上摔去!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2 22:34:00
  站在旁边的老O眼疾手快,抢在盒子落地之前将它抄在手里。更没想到的是,他紧接着从身上摸出一条红色的绳子,迅速在骨灰盒上缠了好几道,将其牢牢捆住,同时右手食指和中指曲起,在骨灰盒上饶了几下,口中念念有词。

  在场的人都看得张口结舌,大气不敢出,虽然觉得老O突然出手很意外,但现在摸不准出了什么状况,谁也不敢上前阻止。

  大约过了一分钟左右,那骨灰盒终于不再乱抖,也不见有任何其他异状,可还是没人敢吭声,包括那个光头风水师傅在内。

  只见老O轻轻呼了口气,然后走到那女事主跟前说,现在没事了,但灵龛必须由你亲手放到墓室里。这福主怕是死得不甘心,也不想就这样去投胎转世,要是借别人的手下葬,会怨气难消,不得安生,可能会从此缠上你,到时就更麻烦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老O主动和别人说话,虽然他声音很轻,估计是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但我离得比较近,还是全听见了。他这几句话再加上刚才制住骨灰盒的功夫可真让我大吃一惊,简直与先前发生的灵异事件不相上下。

  我和多数人一样,原本以为这家伙就是个走后门挤进来混吃领饷的货色,却没想到竟然还懂这一手,比我此前见过的那些神棍可靠谱多了,倒有点儿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的意思。同时也好奇心起,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位挂掉的老兄死得如此不甘心呢?临入土了还要闹腾这么一出。
我要评论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3 16:12:00
  撸主来更新了_(:з」∠)_帖子沉得真快……
  ——————
  那女事主本来一直在抹眼泪,这时候早吓得收住了哭声,现在听老O说出这番话就更害怕了,但当着众人的面只好抿住嘴唇强忍着。她看了看老O,又看了看自己找来的光头风水师傅,最后把目光投向那只骨灰盒,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出了这档子事儿,那光头风水师傅是最郁闷的。虽然他八成是个骗钱的大忽悠,但眼看老O抢了风头,还当着自己的面对女事主指手画脚,面子上如何挂得住?当即便上前阻止。

  老O连眼皮也没翻他一下,看着那女人又说了句,你要是不信就算,反正与我无关,自己掂量着办吧。

  这句话果然有效果,那女人一听,慌忙从他手里接过骨灰盒,慢慢走到墓穴旁,哆哆嗦嗦的放进了墓室里,然后像丢了颗炸弹似的赶紧退到后面。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3 16:15:00
  老O接着低声问女事主,还有没有东西?事不宜迟,如果没有就得马上封墓。

  那女人显然还没有从紧张的情绪中平复过来,愣了一下才弄明白对方的意思是问还有没有随葬品要放,于是赶紧拿出几样东西捧到老O面前。

  我喵了一眼,其中有名牌钢笔,金灿灿的打火机和手表等。当即忍不住暗“靠”了一声,这么牛逼的随葬品可真是从没见过,少说也得值十几万吧,把我混身上下加一起砸巴砸巴卖了都抵不了个零头,就这么便宜死人了?尼玛真是亮瞎了俺的24k纯钛合金狗眼。

  只见老O用眼神儿向墓室的方向示意了一下,意思是告诉那女人,这事还得你亲自来。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3 16:29:00
  那女人显得很为难,心里肯定不想再接近那墓穴,犹豫了好半天才不情愿的挪了过去,把那几样牛X的随葬品放到骨灰盒左边,紧接着又赶紧退了回来。

  老O点点头,然后走到墓前,搬起花岗岩的石板准备封盖,我见状便上前帮忙。这种事两年来连看加干,少说也经历了几十上百次,一切都轻车熟路,很快就将墓封好了。

  接下来摆上各色贡品,亲戚朋友们一个个上前祭奠,由于福主还没有子女,所以步骤简省了不少。

  祭奠完之后,整个下葬仪式便基本宣告结束了。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3 19:37:00
  吃完饭的撸主又来更新了XD 
  ——————
  女事主向老O道了声谢,就让几个亲友陪着到山下放生,其人也陆续去取车,准备吃丧宴去了。而那个光头风水师傅已经彻底被晾在了一边,根本没人答理他了。

  等人走得差不多之后,我趁着收拾东西的机会跟老O套词儿,希望能从他那里问出点儿有关刚才的灵异事件的料来,可这家伙此时又恢复了那副闷葫芦样子,开始装聋作哑起来,只当我是空气一样,自顾自的收拾好东西就下山返回传达室了。

  我讨了个没趣,暗骂这小子也太会装了,现在牛逼哄哄的人多了去了,也没见谱大到你这个份儿上的,不就是后台硬,又懂点儿行吗?装什么大尾巴狼啊。同时我也暗骂自己犯贱,明知道他是就是那副讨厌的臭德性,还要上去用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不是自找难看吗?一气之下,连东西也不帮他拿,就直接下班回家去了。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3 19:39:00
  此后连续三天我都是上白班,但由于没人来下葬,所以基本上属于无所事事的状态,从早到晚就是喝茶看报纸聊天。这天上午和同事们实在闲得发慌,便凑到一起边打牌边侃大山,老O则还是坐在桌边翻着报纸。

  正当那几个家伙吆五喝六的爆着粗口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在敞开的大门上敲了两下。

  我转头一看,站在门口的竟是大前天那个刚死了老公的女人!

  这次她还是穿着黑色的衣服,但却不是上次那件连衣裙,估摸着应该是什么名牌套装吧。而且也没有戴墨镜,脸上还化了淡妆,像是精心打扮过的,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成熟女人的味道,比上回更有魅力了。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3 20:24:00
  从时间上看,如果不出所料的话,她这次应该是来圆坟的。

  旁边几个家伙更是目不转睛的死盯着看,直眉瞪眼的也不怕惹人家讨厌,脸上还纷纷露出十分怪异的表情。

  那女人却视而不见,刚进门之后一股香风就扑面而来。她随便打了个招呼,然后走到老O那里,笑吟吟的说她今天来圆坟,但是有点儿害怕,想让老O陪着一起过去。

  老O这次倒没装B,点点头站起身来就带着那女人向外走。

  出门前那女人还拍了我一下说,小弟,中午别忙走啊,等下我请你们吃个饭。

  我“嗯嗯”了两声,其实心里却十分清楚,这女人只是想请老O吃饭,刻意打扮估计也是为了这个,捎带上我只是怕太着行迹罢了。没想到老O这家伙平时跟得道高僧似的,对美女也是来者不拒啊。看他们俩这“默契”的样子,没准儿这两天早就搭上了。尼玛这娘们儿也真够可以的,老公才刚下地就守不住了,真是世风日下。不过,这些事咱可管不了,对我来说能混顿饭吃倒是不错,她请客的地方绝对不会是那种街边的小馆子,看架势八成是去高级会所吧。
我要评论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3 20:59:00
  见两人出门之后,那几个家伙立马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我添油加醋、口沫横飞的把昨天下葬的过程讲了一遍之后,他们几个面面相觑,脸上的表情更加怪异了,既有点儿难以置信,又有点儿在预料之中。

  更令人惊奇的是,他们并没有关注我重点描述的灵异事件,也没有理会老O用红绳制住骨灰盒的手段,而是纷纷追问我那个女事主的名字是不是叫罗娜?

  我边纳闷边挠着头回忆了一下,似乎老O登记的材料上所写的名字的确是叫罗娜,但心里却泛起了嘀咕,这几个家伙为什么会有此一问呢?难道他们以前见过这个女人?不会吧,他们几个只不过和我一样是在公墓里看大门的临时工,人家老公可是上市公司的副总,一天一地,八杆子打不着啊。

  那几个家伙见我点头,马上交头接耳的议论了起来,语气中颇有点儿幸灾乐祸的意思。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3 21:35:00
  我好奇心起,忙细问究竟。没想到他们竟然卖起了关子,一个个笑嘻嘻的却不回答,非要我请客才说。

  我知道这些家伙都是见了好处就上的主儿,一贯的雁过拔毛,只想占便宜不想吃亏,不出点儿血还真没法撬开他们的嘴。本想就此算了,但实在压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一咬牙一跺脚就答应请他们喝下午茶,他们才勉强答应,颇有点儿不情愿的将隐情告诉我。

  然而他们所说的事情却着实令我大吃了一惊。

  原来昨天并不是这个叫罗娜的女人第一次给自己的老公下葬,在过去的七八年时间里她已经亲手将三任老公送进了这座公墓!而且据说这些要么有钱,要么有权,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但个个都死得很蹊跷,搞不清是什么原因,这几个家伙早就见怪不怪了。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4 17:35:00
  今天从早上六点就开始停电=。=还以为今晚要摸黑了……
  咱继续昨天的故事:
  ——————
  由于他们多数也只是听说而已,有的即使见过,隔了这么长时间也不能把人和事对上号,疑心之下才会先向我确定。

  按照那几个家伙的说法,这女人绝对就是传说中的“天生克夫命”,谁娶她都是死路一条,可偏偏还是有那么多不要命的人争先恐后往火坑里跳。果不其然,昨天第四位“中奖者”终于光荣诞生了,距离上一位也不过两年多的时间,恰好就是我来之前不久,真是红颜祸水,所向披靡啊!老O居然敢去招惹她,难道是活腻了,想当第五个?

  我听完之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原以为这只是个普通的单一事件,却没想到背后竟然如此复杂。如果说第一次第二次死老公还属于偶然的巧合,那么短短的七八年内连续出现四次就已经完全超出了普通人能够理解的范畴,这绝对是不正常的。难怪在墓地的时候那位挂掉的老兄都烧成灰装进盒子里了,居然都不肯安安生生的下地,敢情是因为这个啊。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4 17:41:00
  不过,对“天生克夫命”这种说法我还是持保留意见的,毕竟老公挂了就用这种借口把责任往女人身上一推,未免有失偏颇。先不提他们也是道听途说,其真实度值得怀疑,就算是真的,难道那几个所谓有头有脸的男人会事先都不调查清楚就和她结婚?毕竟他们那样的人对这是很在乎的吧。

  然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讲,这种不寻常的事情背后八成是隐藏着什么秘密,没准儿那四个男人的死都是这女人一手导演的也说不定,俗话说“最毒不过妇人心”嘛。当然,这种事情只能是猜测,毕竟是四条人命啊,警察就算再打酱油也不至于啥也查不到吧。

  我正胡乱猜想着,却发现旁边的几个家伙突然停止了议论,原来那个叫罗娜的女人和老O已经回来了。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4 19:17:00
  也不知为什么,他们两人的气氛似乎有点儿奇怪,老O又变成了面无表情的闷葫芦一个,而罗娜的脸上则写满了郁闷。她愣了一下,又出言邀请老O一起吃午饭,老O看也不看她,只冷冷地说了句,不必客气了,然后就往椅子上一坐,继续翻起了报纸。

  罗娜当着众人的面被一个男人拒绝,脸顿时窘得通红,但她涵养不错,没有发作,就说那下次吧,然后转身低着头走了。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这下可是大出意料之外,刚才他们俩还眉来眼去的,怎么一会儿工夫就闹掰了?难不成老O也看出这女人“有问题”,没敢趟这趟浑水?

  我就更加郁闷了,俗话说“买卖不成仁义在”,就算不愿意也不用让女人下不来台吧,何况就是吃个饭而已,怕个什么劲儿啊?你这一搞不要紧,连我那份儿午饭也泡汤了,但事已至此,也只好作罢。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4 20:00:00
  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几天后到了祭头七的时候,罗娜又来了。

  看样子她似乎仍然不死心,再次来到传达室很有诚意的邀请老O吃饭,到了这个份儿上,任谁都看得出她对老O有意思。而老O看样子却像是打定主意不想和她有任何瓜葛,当即冷冰冰的拒绝了,气氛一时相当尴尬,弄得我们几个知道内情的人都开始替罗娜鸣不平,感觉老O这家伙实在有点儿太过分了。

  最后罗娜无奈,只好委委屈屈的走了,此后的一段时间也没有再出现,估计是太伤自尊了。

  大约过了半个多月,我几乎都快把这件事忘了。

  这天傍晚我找了个借口早退,其实是想偷懒回家看球。出了公墓之后,正准备去路对面坐公交回家,突然有辆白色的宝马车停在了我身前。

  车窗摇下之后,坐在里面的赫然竟是罗娜。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4 20:54:00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就见她探出头来对我说,小弟,刚下班啊?

  我心说,大姐你也太执着了吧!被人拒绝成那个样子,居然还上赶着来找,也太那个了吧?但脸上却笑了笑,告诉她老O今天是夜班,还没来,要找他的话可以自己进去等。

  没想到罗娜微微一笑说,说她是来找我的,如果没有约会的话愿不愿意去跟她喝杯东西。
  老实说,当时听了她那句话我着实大吃了一惊,暗忖这女人不会转移目标看上我了吧?

  但这念头只是在脑子里一闪便被我自己否定了,人家虽然嫁过好几次,但好歹也是个富婆,人长得也算相当出众,怎么可能会看上我这样一个在公墓看大门的临时工呢?这一点和老O可不同,那家伙又高又酷,还懂些神神叨叨的事,应该很符合这女人审美需求,咱可比不了,而且年龄也合适啊。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4 21:12:00
  要知道这女人比我大了可不止一点半星,俺虽然并不排斥姐弟恋,可这种年龄差还真接受不了。一个女人哪怕保养的再好,看起来再年轻,她也不是真正的年轻了,咱虽然没钱没势,可也没到堕落到傍个女富婆吃软饭的地步。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有人请客我倒是不介意陪她去喝一杯,只是今天下午这场球我实在是不想错过,于是就推说呆会儿有事,等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罗娜听后说,作为一个男人随便拒绝女人的邀请是很不礼貌的,我只是有些话想问你,不会耽误很长时间的,可以吗?

  她说完眼睛中便流露出恳求的神色,我一向受不了女人这副样子,又见她诚心邀请,心里小小的斗争了一下便答应了。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4 23:21:00
  @待度 89楼 2014-06-24 20:21:00
  小说?
  -----------------------------
  艺术源于生活 ^_^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4 23:23:00
  上车之后,罗娜载着我驶向市区。她首先开口先问了我名字,我没什么好隐瞒,就如实回答,伊晓彬。她笑了笑,说没想到你名字起得倒挺文雅的,我听她言下之意就是咱这形象对不起名字,心中不免有气,于是干笑了两下回应。

  接下来我们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也没什么主题,大约半个小时后来到市中心一家档次和口碑都相当不错的茶馆。当然,我是只闻其名,未见其实。说到底,这种地方跟咱基本上是绝缘的,却没想到现在居然有机会进来见识见识了。

  我有点儿乡下人进城似的跟着罗娜进了包间,坐好后她就问我喜欢喝什么茶。

  我平常都是喝白开水的档次,了不起泡点儿廉价茶叶,或者买瓶康师傅绿茶什么的。上学的时候踢球渴了,对着水管子都能直接灌一肚皮,当兵那会条件所限,就更不要提了,所以哪懂什么茶啊,于是只好故作潇洒的说,随便吧。

  罗娜看着我笑了笑,然后叫来服务员,点了一壶玫瑰花茶,又要了几样茶饼点心,这些东西别说吃,从前连见都没见过,老实说,像我这样到大城市来讨生活的人哪有闲情逸致坐在这里喝下午茶啊,有空的时候买点儿啤酒,就着瓜子、花生,一边吃一边看球就是莫大的享受了。

  过不多时,茶和点心就端了上来。罗娜殷勤的给我倒茶,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接下来又开始闲聊,当然基本上是她发问我回答,但问来问去,竟然全是关于老O的事。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5 11:58:00
  到这时,就算傻子也知道她请我来喝茶的目的了,当时我那个郁闷啊。暗骂这娘们儿也不考虑考虑自己的年龄,发花痴总该有个限度吧。老O那只闷葫芦无非就是个走后门混饭吃的主,除了个子高,能装B以外,有什么值得大姐你如此锲而不舍的?真让人搞不懂。

  虽说咱没打算和这女人有进一步发展,可坐在那里一直听她打听别男人,估计摊在谁身上都会心生厌烦吧。别说我压根儿就不了解老O,就算什么都门儿清,也不想告诉她。

  一时间意兴索然,真后悔被她忽悠过来,于是便找了个借口准备闪人。

  罗娜也早看出我不耐烦了,但她的目的还没达到,哪肯轻易放过,急忙叫住我,说她还有件事想请我帮忙。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5 12:12:00
  我当即便打算拒绝,因为用脚趾头也能想明白她要说的事百分之百和老O有关,忍不住要骂一句这尼玛干我甚事?老子好歹也是个爷们儿,又和那个喜欢装B的家伙没什么交情,凭什么给你们俩当这红娘?说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正想着怎么拒绝她,就看罗娜从身旁的手提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推到我面前。

  我一看这架势,心里就明白了八九分,顿时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下意识的就把信封拿了起来,掀开一看,我靠!里面一大叠少说也有小两千块,抵得上老子一个半月的工资了!果然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这些也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老实说,我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财迷,至少俺知道不该拿得绝对不能拿,否则没准儿就会惹祸上身。不过眼前这钱却不同,罗娜这女人是有求于我,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总没问题吧?这样一想,我心中立刻就坦然了不少,只是不知道她究竟有什么事要让我帮忙。

  想到这里,我故意晃了晃信封问她这是什么意思。
楼主五十二區 时间:2014-06-25 14:41:00
  想到这里,我故意晃了晃信封问她这是什么意思。

  罗娜笑了笑,让我不要紧张,这事并不难办,而且事成之后还会再付另一半。

  我一听就更来精神了,当下赶紧追问她到底是什么事。

  罗娜端起茶杯轻呷了一口,这才不慌不忙的说了出来,原来这女人是想让我把老O的生辰八字拿给她。

  一听这话我立刻就傻了眼,我又不是老O的爹娘,而且连话都说不上,怎么可能搞到他的生辰八字呢?直眉楞眼的去问,不吃一鼻子灰才怪。于是干脆利索的直接告诉罗娜,对不起,这事儿我可帮不上忙。然后就把信封放回她面前,这钱俺不是不想赚,实在是没那个本事啊。
上页 1 2 329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