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故事》(讲述一大堆最接地气的传奇故事)

楼主:李幺傻 时间:2015-12-11 10:12:45 点击:568549 回复:248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19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
  童年生活是一个人的精神财富。童年生活会影响他的一生。
  我的童年在西北一座偏远乡村度过,那里民风淳朴,人心向善。夏天的夜晚,人们坐在打麦场;冬天的夜晚,人们坐在土地庙,中间燃一堆篝火,谈天说地,评古论今。我们那里的人把这叫做讲古经。那时候没有电,讲古经是全村人最重要的精神生活。
  我下面所写的,就是这些人的故事,和我当年听到他们讲述的故事。
  每个故事都很传奇,也是最接地气的传奇故事。
  我在天涯一共有三个ID,分别是@李幺傻 @孤灯书生 @我是骗子他祖宗,如果喜欢看我写的故事,又等不及我的更新,可以看这三个ID所写的帖子。
  谢谢大家光临,请指导。

打赏

7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92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李幺傻 时间:2015-12-11 10:17:00
  《乡间故事》01:人狼大战

  和我们村庄隔沟相望的,是一个仅有几户人家的村庄,叫姬家庄。小时候,我们打猪草的时候,经常隔着深沟和姬家庄的孩子喊话:“吃饭了没有?”“吃了。”“吃的啥?”“搅团。”搅团是西北一种贫穷饭,把玉米面煮成糊状,盛在碗里,浇上辣椒醋,夹块吃。现在这种食物已经绝迹了。
  姬家庄也绝迹了。前年我回老家,专门去了沟对岸的姬家庄,看到满目苍夷,残垣断壁,这个村庄的人搬的搬,死的死,入赘的入赘,村庄里已经空无一人。
  我要讲的是发生在这座村庄的故事,是村庄里一个叫姬富贵的人,和一只狼的故事。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们那里的狼很多。我夜晚睡在炕上,总是能够听到狼叫声。早晨上学,总是要让大人去送;晚上放学,还是要让大人来接。白天,社员们在地里干活,突然听到有人大喊:“有狼”,拄着农具向远处看,就看到一道灰色的影子从山脊上飘忽而过,风吹草稍,呼呼作响。有人问:“狼呢?”“早跑没影了。”
  姬富贵有个孩子叫多狗。农村人很迷信,孩子的名字里都有猪呀,狗呀,牛呀,图的是好养。那时候农村医疗不发达,新生儿死亡率高,而六畜的成活率远远大于人,所以人们给孩子起的名字里都带有这些畜生的称呼,阎王爷一听,就不会收走了。六畜指的是马、牛、羊、猪、狗、鸡。过去很多年,人们在过年的时候,总要给牲口槽头贴张红纸,上面写着“六畜兴旺”。
  这一年,多狗五岁。


  有一天午后,下了一场暴雨。暴雨过后,天空如洗,社员们在土地庙里学毛选(《毛泽东选集》的简称),多狗和几个孩子在村外玩泥巴。这时候,远处跑来了一只狼。
  孩子们不认识狼,把狼当成了狗。乡下孩子胆子很大,见了狗一点也不怵。多狗就伸出手掌,嘴巴里啧啧地叫着狼。狼径直跑过来,扑上去咬住多狗的脖子,一低头,把多狗抡在背上,然后迈着碎步跑远了。
  孩子们都被这一幕吓呆了,回过神来后,就跑进土地庙里,对大人说:“狗把多狗背走了。”
  大人们听到这样说,惊叫一声奔出来。那哪里是狗啊,那是狼。
  由于刚刚下过雨,地面潮湿,留下了狼的爪印,三个爪印深,一个爪印浅,这是一只瘸狼。是瘸狼就跑不快,何况背上还有一个孩子,人们鼓噪着向前追。可是,追过了两座山头,来到了一片盐碱地上,看不到狼的踪迹了。人们只好返回。
  姬富贵悲痛欲绝。多狗是他唯一的孩子。


  三天后,十多里外的一座叫做钥匙嘴的村庄里,有个老太太去打麦场揽做饭用的柴禾,她刨开柴禾,突然惊坐在地上。村里人跑来一看,柴禾里埋着一条小孩的腿,脚上还穿着一只黑色的条纹布鞋。
  消息传到姬家庄,姬富贵跑去一看,看到那是多狗的鞋。多狗被瘸狼吃得只剩一条腿。
  接下来的几天,姬富贵茶饭不思,神思恍惚。老婆因为悲伤过度,死了。
  村里人劝慰说:再讨个媳妇,生个娃。姬富贵说:那我老婆跟我娃岂不是白死了?
  姬富贵要找到瘸狼复仇。


  一个农民要在千沟万壑中寻找一头狼,而且还要打死这头狼,这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因为农民不是猎人。
  姬富贵天天背着布口袋,口袋里装着几个玉米面馒头和一把杀猪刀,在周围几十里的山沟里转悠。有社员说富贵游手好闲,队长说:“富贵打狼,是保护农业生产。”给富贵照样发口粮,记工分。
  姬富贵转悠了几个月,也没有看到瘸狼,他满身尘土,又黑又瘦,见到人连句话都没有,村里人就说他疯了。只有疯子才会满山沟找狼,狼是那么聪明的畜生,岂是你一个疯子能够找到的?再说,狼刁钻狡猾,就算你找到了,它比你跑得快,你能抓住它?
  有人劝说姬富贵:算了,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总不能找一辈子狼,你总不能一辈子再不结婚不生娃?人这一辈子,有很多比找狼重要得多的事情,还是面对现实吧。姬富贵说:找不到狼,我就上吊。
  他的驴脾气上来,谁也说服不了他。


  整整两年过去了,姬富贵转遍了方圆几十里的每道沟壑,每条山梁,哪座山上有几棵什么树,哪道沟里有黄羊,哪条岭上有兔子,他全都知道。可是,那只瘸狼好像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在姬家庄出现,也没有出现在姬富贵的视线里。
  有一天,天气晴朗,姬富贵走在山峁上,突然看到对面的山坡上有三只狼崽子在晒太阳。他大喜过望,担心会惊动那三只狼崽子,就猫着腰悄悄走下山峁,走上对面的山坡。可是,那些狼崽子丝毫也不惧怕他,可能它们还不知道人类是它们的天敌。姬富贵走到距离他们只有十几丈远的时候,那三只狼崽子才停止打闹,吱吱叫着钻进了狼窝里。
  狼窝在半山腰的一处悬崖下,姬富贵弯下腰查看,看到洞口的石头磨得很光滑,石缝里还有几绺黄色的狼毛,显然这是母狼留下来的。
  姬富贵也不管母狼在不在狼窝里,也不管母狼是不是那只瘸狼,他把杀猪刀咬在嘴巴里,脱掉棉衣,只穿着裤衩钻进狼窝。狼窝很狭窄,嶙峋的石块将他裸露的身体划出一道道血口子,姬富贵不管不顾,他也感觉不到疼痛。
  狼窝里面很大,足有一间房子那么大。狼窝里散发着一股骚味,让他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三只狼崽子吱吱叫着,缩成一团,它们现在才知道害怕。
  姬富贵没有看到母狼,就一连砍死了两只狼崽子,抓住第三只狼崽子的脖子钻出了狼窝。
  狼窝外的阳光很旺,姬富贵的心中也跳跃着阳光,两年来,他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那天,姬富贵一直在狼窝外等到天黑,他等着母狼出现,等着母狼会来营救小狼崽子,他故意把小狼崽打得吱吱尖叫。可是,月亮升上来了,母狼也没有出现。
  姬富贵知道母狼此刻一定在什么地方藏着,偷偷地看着他。母狼不露面,他也有办法。狼崽子在自己手中,不愁对付不了这头母狼。打蛇打七寸,狼崽子就是母狼的七寸。
  姬富贵踏着满地细碎的月光回到村庄,狼崽子的尖叫声引来了全村人。队长笑着说:“打狼是保护农业生产,你小子还真的打到狼了。从明个开始,你就要下地干活了。”
  姬富贵说:“甭忙,这只是一只狼崽子,母狼就跟在后面。”
  队长一听,悚然而惊,全村人也都惊恐地望着门外。
  有人问姬富贵:“怎么办?”
  姬富贵说:“设个圈套,把母狼也捉住。”然后他说了自己的计策。他说:“我在路上都想好了。”
  队长立即部署,让全村的老幼妇孺都躲在房间里甭出来,全村的精干劳力分成两组,手握铁叉,躲在村口的空房里。然后,姬富贵把狼崽子吊在村中间的皂荚树上。
  月上中天,村庄里悄无人声,只有狼崽子的叫声像绳子一样在皂荚树上盘旋。
  狼崽子的叫声很凄惨,母狼在村口出现了,它长长地回应了一声。
剩余 1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李幺傻 时间:2015-12-11 10:18:00
  那天晚上,母狼在村口的山上叫着,却始终没有下山。全村的精壮劳力等了一晚上,也没有等到母狼。母狼的叫声凄厉而愤怒,让人的心在恐怖中一颤一颤。
  那天晚上,全村人都没有睡觉。
  天亮后,狼崽子叫累了,停止了叫喊,耷拉着舌头,歪着头,吐着口水,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母狼也停止了嚎叫。
  姬富贵带着几个胆子大的年轻人,拿着铁叉来到土山上,看到地上母狼留下的爪印,三个爪印深,一个爪印浅。这只母狼果然就是吃了多狗的那条瘸狼。姬富贵看着地上的爪印,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人们循着爪印往前追,看到爪印消失在枯黄的草丛中。

  那天,狼崽子叫了一整天,它饿了。人们端来包谷面糊糊,母狼舔了舔,不吃;又丢给蒸熟的红薯,母狼闻了闻,还不吃。姬富贵说:“这狗日下的要吃肉。”可是,那时候人们普遍填不饱肚子,哪里有肉给它吃?
  下午,队长派了几个人,把狼崽子拴在村外一棵小树下,然后围着狼崽子和小树画了一个圆圈,向下挖,挖了一丈多深的陷阱,陷阱上蒙着向日葵秆,向日葵秆上铺着浮土,母狼想救狼崽子,一踩上向日葵秆,就会掉进陷阱里。
  夜晚来临了,家家房门紧闭,精壮劳力拿着铁叉铁锨,躲在断墙后,等着瘸狼出现。
  一轮暗淡的月亮升上来,狼崽子又开始了尖叫,远处又响起了母狼的嚎叫。叫声此起彼伏,遥相呼应。头顶的枯枝上,一只不知名的宿鸟惊叫一声,拍着翅膀飞远了。
  等到天亮,叫声停歇了。狼崽子叫累了,躺在地上;母狼又消失在了无边无际的沟壑中。
  连着两次母狼都没有钻进陷阱,村子里的老太太说:“这头母狼成精了。”

  姬家庄抓了一只狼崽子的消息,像风一样传遍了周围几十里的村庄,钥匙嘴村有一个人在西安上班,他那几天刚好在老家,听到这个消息,就去公社打了一个电话,很快地,西安动物园的吉普车就开到了姬家庄。
  吉普车上还装着肉,司机把肉丢给狼崽子,狼崽子兴奋异常,暗淡的眼睛里突然有了光亮,它大口大口地吞食着,边吃边发出兴奋的叫声。村庄里的孩子舔着嘴巴,队长说:“这狗日的都比人吃得好。”
  吉普车要带走狼崽子,姬富贵不让。司机教训姬富贵说:“土地属于国家的,土地上的树木是国家的,土地上的所有动物也是国家的,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谁敢和国家对着干,绝没有好下场。”
  姬富贵说不过司机,他一言不发,拦在吉普车前面不让走。队长说:“富贵,听叔一句话,先国家,后集体,最后才是个人。”
  姬富贵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吉普车把狼崽子带走了。

  狼崽子被带走了,姬家庄的灾祸来临了。
  母狼看不到狼崽子,也听不到狼崽子的叫声,便开始了疯狂报复。先是村子里的羊群遭到袭击,几只羊被咬死;接着一头毛驴拴在村口,也被咬死了。半夜时分,母狼在村子里大声嚎叫,破裂的窗户纸在叫声中呼啦啦抖动。
  姬富贵提着杀猪刀,藏在门口,他等着母狼再次在村道上出现。可是,很奇怪,母狼好像知道他的心思,不再在村庄骚扰了,而改成了野外。即使大白天,单独行走的行人和牲畜,也会遭到袭击。
  母狼开始真的“破坏农业生产”,队长去了公社,公社派来了几个民兵,背着钢枪,在村道上巡逻。
  然而,自从民兵来后,母狼突然销声匿迹了。
  民兵在姬家庄呆了几天,看到没有什么异常,就离开了。那时候的阶级斗争抓得很紧,民兵要严防地富反坏右搞破坏,他们肩上的担子很重,责任很大,全公社都需要他们,他们不能不走。
  民兵一走,母狼又开始了活动。
  有一天,村子里几个上学的孩子结伴走在路上,突然身后出现了狼。孩子们大声哭喊着,向前奔逃,狼在后面追赶。逃到岔路口,前面来了一个大人,那是本村一个赶路的木匠,搭在肩上的帆布口袋里装着斧子刨子锯子,一路叮当当响着。母狼看到木匠,转身逃了。
  木匠说,那头狼跑的时候,一跛一瘸。
  姬富贵再次出马,提着杀猪刀,要去杀了瘸狼。可是,他在山中转悠了很多天,仍旧没有找到瘸狼的踪迹。
  队长把这件事情再次报告给公社,刚好公社来了一排解放军战士,这一排解放军战士是野营拉练的。那时候,毛 们提出“备战备荒为人们”,解放军经常会在偏远的乡村野营拉练,锻炼队伍。公社书记和解放军排长一商量,就决定这一排战士开到姬家庄,边围剿瘸狼,边野营拉练。
  解放军分成了几个小组,在山沟里围剿瘸狼,他们结实的黄胶鞋的鞋印,印满了周围几十里的山峁沟川,可是,依然没有瘸狼的踪迹。
  解放军离开了,狼患又来了。
  这天夜晚,姬家庄的八老汉拿着手电筒,去村口废弃的地道里。八老汉在远处的荒坡上开垦了一袭地,种了几行西瓜。他本来只是想让娃娃们吃个嘴,解个馋,没想到今年雨水充足,西瓜丰收,又大又甜。八老汉一辈子吝啬,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家里还有西瓜,就趁着夜晚,和儿子偷偷摸摸把西瓜搬运到村口里的地道里藏起来。
  那时候,毛 提出:“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村村都有地道。
  八老汉刚走进地道,突然从黑暗中窜出一只野兽,一下子将他扑倒了。八老汉惊叫一声,声如裂帛。跟在后面的儿子大叫着跑进来,只感到一股风拂面而过,什么动物从他的两腿间钻过去,逃走了。
  很快地,村子里的精壮劳力都闻讯赶来了,他们看到八老汉的手臂上被狼咬掉了一块肉,血流如注。他们继续向里走,看到地道深处有一些被咬碎的骨头,还有羽毛。地上是动物的爪印,三个深,一个浅。
  这么多天,难怪姬富贵、民兵、解放军都找不到瘸狼,原来瘸狼一直藏在村庄口的地道里。这叫“灯下黑”。

  姬富贵又开始走上了打狼的旅途,全村人依旧严防死守,可是,此后,没有再见到瘸狼出现。
  一个月过去了,瘸狼没有出现。
  一年过去了,瘸狼没有出现。
  两年过去了,瘸狼没有出现。
  人们都说,那头瘸狼死了。
  村庄的生活又恢复到了几年前的情景。人们生老病死,婚丧嫁娶,也慢慢忘记了这头瘸狼。

  有一天,姬富贵走亲戚,亲戚家娃结婚,姬富贵不知不觉就多喝了几杯,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夜晚。
  姬富贵走在月亮地里,乘着酒兴,大声唱着秦腔。秦腔是陕西乡间人唯一的生活乐趣,他们高兴的时候唱,痛苦的时候唱,没事干的时候也唱。姬富贵走到了一个岔路口,看到树下蹲着一只什么动物,耳朵高高地竖起。
  姬富贵不唱了,此刻,他的酒意全醒了,他知道那是什么。
  ………
  第二天,过路人在十字路口看到了一幅惨景,一只瘸狼的头颅被砸得血肉模糊,死硬了;一个汉子的脸上身上到处都是被撕咬的伤痕,他的手上紧紧地握着一块石头。
  人们把汉子救活来。此后,他的脸上缺了几块肉,显得极为狰狞可怖。
  他此后没有再结婚,几年前才死了。现在,他坟头上的草都长了半人高。
  • 岭南公子说: 举报  2015-12-13 19:18:12  评论

    母狼看不到狼崽子,也听不到狼崽子的叫声,便开始了疯狂报复。先是村子里的羊群遭到袭击,几只羊被咬死;接着一头毛驴拴在村口,也被咬死了。半夜时分,母狼在村子里大声嚎叫,破裂的窗户纸在叫声中呼啦啦抖动。 —————— 村里人不傻吧,也不是没见过狼,都掏了狼崽了,还把驴拴在村口?
  • huangkaif: 举报  2015-12-14 17:46:04  评论

    看到这个故事想起 呆狗豹子 进狼窝杀狼的故事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李幺傻 时间:2015-12-11 19:06:00
  没想到来这里多朋友顶贴。
  老李这厢有礼了。
我要评论
楼主李幺傻 时间:2015-12-12 09:41:00
  《乡间故事》02:放羊娃和狼

  给我们村庄放羊的是两个少年,一个叫福海,一个叫国西。
  在人民公社时代,牲口属于生产队的,羊也是生产队的,所以羊要集中在一起放牧。生产队的活路很重,翻地拉粪播种收割,需要壮劳力,国西和福海个子矮小,没有一米五,长期营养不良,干瘦干瘦,队长就让他们两个放羊。他们干不了地里活。
  福海和国西很乐意干这种活,这种活不但轻松,还能找点野食吃。树上的野果子,荆刺上的野酸枣,地面上的野菜,找到什么吃什么。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
  放羊的时候,福海手持长鞭,走在羊群的前面;国西抱着长鞭,走在羊群的后面。他们的长鞭都很有特点,鞭杆长,竹子做成的,比他们的身高还长;鞭辫更长,纯牛皮割成,鞭稍结着红缨子。长鞭甩起来,噼啪有声,山鸣谷应。他们看到我们这些上小学的孩子,就故意一路甩响,显得很神气。
  国西比福海小一岁,事事都听福海说。

  从我记事起,就看到他们放羊。我们从学校回来,看到他们踏着夕阳,一步步走近,嘴里唱着《打靶归来》,这是那时候的流行歌曲。
  突然有一天,他们不神气了。一问,原来遇到了狼,狼把羊咬死了。
  放羊很有讲究,不是漫山遍野随便放,这样羊群会挤成一疙瘩,不但踩塌了地上的青草,而且羊群都吃不饱。羊看起来呆头呆脑,其实很聪明的,方圆几十米哪里有好草,一目了然,就都挤过去了。
  福海和国西放羊的时候,他们把羊群排成一条线,从山脚到山顶,然后他们抡响长长的羊鞭,赶着羊群朝向一个方向走。福海在山顶,国西在山脚,排成一条线的羊群沿着山坡慢腾腾地向前走着,它们走过去后,绿色的山坡变成了黄色。
  这一天黄昏,他们要把羊群赶回村的时候,一清点,少了一只羊。
  羊属于集体财产,丢了一只羊,就出了大事。
  福海让国西把羊赶到一处,他扛着羊鞭回头寻找,找到半山腰,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声音像刀子一样割开了愈来愈浓重的暮色。
  国西听到福海的声音不对劲,循声望去,看到福海从半山腰跌跌撞撞跑下来,浑身都是尘土。
  国西问:“咋了?咋了?”
  福海气喘吁吁地说:“那里有个暗窟窿,暗窟窿里有狼。”
  国西惊慌不已地说:“赶紧回。”
  他们把羊群赶在前面,两人肩并肩跟在后面,走几步,就要回头看一眼,担心狼会从后面追上来。
  翻过一座山,看到一个扎耱条的人。山沟里有很多荆刺,把荆刺砍下来,削掉斜枝,留下主干,这就是一根耱条。把耱条扭在木框里,就做成了耱。犁耧耙耱耩子铧,铁锨笼担和木叉,都是生产工具。
  扎耱条的人说:“你们走前面,我走在后面。”扎耱条是重体力活,只有身体强壮的成年人才能干这种活路。有了扎耱条的人走在后面,福海和国西胆壮了很多。
  回到村庄,已是夜深。队长在村口等着他们,他们向队长说了丢失一只羊的事情。队长虎着脸说:“你们丢失了集体财产,每人扣十个工。”
  文革时期,所有社员都要记工分,打下粮食后,按照工分分粮。一个工等于十分工,壮劳力干一天,记一个工;福海和国西放一天羊,只记五分工。每人扣十个工,等于每人白干了二十天。

  第二天,福海和国西给鞭子的一头,装上了长矛,他们来到了昨天放牧的那面山坡。暖暖的阳光照耀在山坡上,山坡散发着一股新鲜泥土的气息。
  他们站在暗窟窿边向下望,看到里面有一颗羊头,和半根羊蹄。昨天,羊群排成一字向前吃草的时候,一只狼藏在了暗窟窿里,它将那只懵懂的羊拖进了暗窟窿里,而旁边的羊都没有发现。
  这面山坡上有狼,他们不敢过多停留,就急急赶着羊群离开了。

  他们祈祷狼再不要出现了,可是,几天后,狼又来了。
  那天,他们在平原上放羊,平原上土壤肥沃,草木茂盛,他们把羊群分散开,然后守在两边,羊群东一只,西一只,看起来杂乱无章,但每只羊都不会侵犯另一只狼的吃草范围。放羊是有学问的,这种方法叫“满天星辰闪”,上面那种方法叫“凤凰单展翅”。
  天空中,是绵羊一样的云朵;地面上,是云朵一样的绵羊。凉凉的风从遥远的地方吹过来,风中夹杂着野草野花的清香。碧空如洗,一群不知名的鸟从辽阔的天空飞过,像一群鱼游在无垠的大海中。
  福海和国西正望着那群飞鸟,突然羊群发出了惊恐的叫声,他们循声望去,看到一堆刺蓬被风吹卷到了羊群里。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他们正感到疑惑的时候,刺蓬突然打开了,那是一只身体蜷成一团的狼。狼叼起一只小羊羔,牛头跑远了,他们追赶不及。
  回到村庄,队长大为恼火,每个人又被扣了十个工。
  他们回到羊圈,满脸懊恼。福海说:“日他妈的,我一定要打死这只狼。”
  国西也说:“我也要打死这只狼。”

  于是,两个少年对狼开始了复仇之战。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李幺傻 时间:2015-12-12 09:44:00
  双十二了,看到网上到处打折,我也在自己的书店打折,很多书半价销售。需要的朋友赶快下手。我书店里的书,都是我精挑细选的好书,绝对物超所值。烂书连我都不看,更不会推荐给朋友们。儿童书更是经典中的经典,都是我家孩子和邻居孩子特别喜欢的书。想买的朋友复制这个链接,然后打开:

  https://shop1094083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1.3SvE0J

  在淘宝网的店铺一栏,输入“李幺傻”,点开后,就是我的书店。
我要评论
楼主李幺傻 时间:2015-12-12 22:15:00
  谢谢楼上二位朋友,现在还惦记着骗局那个帖子。
  那个帖子只出版了前三本,出版的名字叫《江湖三十年》,后面的四本不让出版了,出版社也不让更新了。
  实在抱歉。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李幺傻 时间:2015-12-13 21:56:00
  要想打狼,第一步是练胆。
  他们练胆,拿狗开刀。
  我们邻村是和家楼,和家楼有户人家叫和先民,养了一条大狼狗。那时候农村的狗都是笨狗,两耳耷拉,见到人怯手怯脚;而狼狗却不一样,两耳竖起,耀武扬威,见到人就想下口。和先民家的这条狗咬伤了好几个人,早就引起了公愤。
  福海和国西要对这条狗下手。
  有一天,他们早早收工,把羊赶进了羊圈里,锁上木栅栏门,怀里揣着一只山鸡,就去了和家楼。
  山鸡是西北的叫法,有的地方叫笨鸡、呱呱鸡,估计是野鸡的一种。它体型肥大,不善飞翔。小麦刚下种的时候,山鸡很多,他们躲在埝畔下刨食麦种,看到有人来了,就呱呱叫着,迈着粗短的双脚向埝边跑。到了埝边,借助悬崖才能够飞起来。福海和国西经常能够抓到山鸡。每当看到有山鸡在埝畔下刨食,他们就从下一个埝畔迂回过去,爬上埝边,突然冲过去,把身上披着的羊皮抛出去,就会兜头罩住山鸡。
  山鸡刨食的时候,会安排哨兵瞭望,但是,福海和国西披着羊皮慢慢靠近,哨兵把他们当成了吃草的羊。
  山鸡是所有飞禽中最愚蠢的一种鸟。

  和家楼村子里静悄悄地,一个人没有,社员们还没有收工回来。
  福海走到了那户人家门口,叉腿站立,背对院门,他的前面放着一只被绑住了翅膀和双脚的山鸡。
  山鸡扑棱棱的挣扎声和声嘶力竭的叫喊声引来了那头狼狗。狼狗看到了山鸡,就兴冲冲地扑过去,那时候的人没东西吃,狗也没东西吃,狗本来是肉食动物,因为没有肉,他们改吃剩饭剩菜。
  那只狼狗穿过福海的胯下,一口咬住了山鸡。福海看到狼狗中计,立即双腿收紧,夹住了狼狗的脖子,然后,他一只手握住狼狗凸出的嘴巴,另一只手从狼狗的胯下穿过去,将狼狗抱了起来。躲在暗处的国西看到四周无人,就张开麻包跑过来,福海将狼狗和山鸡都塞进麻包里,扛在肩上跑了。
  那天晚上,和先民从地里回到村庄,不见了狼狗,就四处寻找。他做梦也想不到,他家耀武扬威的狼狗,已经被福海和国西扛到了山巅上的古堡里。
  我们那里过去是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的交汇地,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战争,像这样的古堡很多。

  福海要拿这只狗练胆。
  那只狼狗一从麻包里放出来,就气急败坏地扑向福海,福海手中拿着一把短刀,他一刀捅进了狼狗的眼睛里。狼狗受伤,变得气馁,它一边惨叫着,一边寻找逃出古堡的路径。可是,古堡沉重的木门已经被国西关上了。
  狼狗在前面逃,福海在后面追。狼狗被福海追到了一处墙角,看到退无可退,干脆孤注一掷,回身扑向福海。福海看到狼狗人立而起,下意识地扬起短刀,没想到这一刀划开了狼狗的肚子,从狗屌到下巴,划了一条直线,狼狗的五脏六腑哗然坠落。
  国西在一边赞叹道:“这一刀解馋。”
  福海很自得,他说:“一招鲜,吃遍天,我就只练这一刀。”

  此后,方圆十里的村庄里,经常有狗丢失。寻狗人的声音在空洞洞的山谷间回荡,没有人知道他家的狗成了福海练胆的靶子。
  几个月过后,福海练就了极快的刀法,即使再凶猛的狗,只要扑向福海,福海也能够一刀毙命,划开肚腹。
  福海觉得他练成了功夫,就开始引狼上钩。

  每次他们出去放羊的时候,福海就身披羊皮,握着短刀,藏在羊群里,他幻想着那只让他们扣了工分的狼能够再次出现,他一刀划开狼的肚腹。
  可是,这些时间里,狼好像看穿了他们的心思,一直没有露面。
  找不到狼,福海不惜铤而走险,有月亮的夜晚,福海让国西爬上大树瞭望,他则身披羊皮躺在树下,幻想着那只狼会过来。可是,依然没有狼的影子。
  他们摩拳擦掌了半年时间,一直没有再见到狼。
  春节快到了,狼依然没有出现,他们想,狼肯定离开了。天下这么大,狼去了别的地方觅食。

  春节那天,天降大雪,福海和国西没有放羊,羊群在羊圈里啃干草。我们那里的人把糜子杆、谷子杆、包谷杆都叫做干草。下雨下雪天,羊没法放牧,就在羊圈里啃干草。
  除夕之夜,家家户户忙忙碌碌,蒸白馍、蒸碗子、煮猪肉、炸豆腐……一年到头了,再穷的家庭,过年也要吃好点。村道上空无一人,大雪纷纷扬扬,从黑魆魆的夜空飘落而下,落在煤油灯光照耀的窗棂上,落在房屋鳞次栉比的瓦片上,落在空旷寂静的羊圈里。村庄的上空飘散着袅袅不绝的饭菜香味。
  饭菜的香味引来了狼。
  狼来到了羊圈门口,咬断了一节木栅栏,然后钻入了羊圈里。羊看到狼突然出现了,连叫喊的勇气都没有,它们只知道躲避,一齐挤向墙角。
  狼在羊圈里横冲直闯,咬死了十几只羊。这只狼很聪明,它知道羊的肝脏很好吃,每只羊都是被吃了肝脏。狼吃饱后,大摇大摆地钻出木栅栏。
  这一晚,我们村的赤脚医生去外村看病回来,他有一个特大号的手电筒,能够装三节电池。这只手电筒是当时全村最奢侈的家用电器。赤脚医生听到羊圈里有响声,拧开手电一照,看到狼从木栅栏门里钻出来。
  赤脚医生一声大喊,狼逃走了。
  那天晚上,福海和国西沿着雪地上的爪印,向前追赶,在一处悬崖下,他们看到狼撒了一泡尿。尿液将积雪冲出了一道深深的洞。
  福海说:”这是公狼。“
  国西说:”是公狼。“
  他们继续追赶,一直追到了后半夜,雪花越来越大,爪印被落雪覆盖了,他们只好回到村中。

  狼一下子咬死了十几只羊,让队长愤恨不已。这是当年在全县通报的重大农业事故。
  队长发出了悬赏令,谁能够干掉这只狼,队上奖励200斤小米。
  200斤小米,是一笔巨款。据说那个设计了国旗国徽的人,也才奖励了800斤小米。
  全村青壮年都跃跃欲试,爬山涉水,但没有一个人看到狼。

  有一天,福海和国西放羊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说书先生。说书先生很老很老,长长的头发和长长的胡子都像雪一样白。说书先生拄着一根竹竿,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脸上的皱纹沟壑纵横。说书先生坐在路边,嘴唇干裂,看起来就像晒干的叶片一样奄奄一息。
  他是说书盲艺人。那时候没有电影电视,说书盲艺人就是那个时代的影视明星。
  福海把自己的盐水瓶子拿出来,递到说书先生手中,里面装着水。说书先生抖抖索索接过来,喝了两口,连声说谢谢。
  福海接过盐水瓶子,问道:“老者,打听个事情。“
  说书先生张开没牙的嘴巴,用嘴巴望着福海。
  福海问:”老者,你走的地方多,碰没碰上狼?“
  说书先生笑了:”你是白家垣的?“
  福海说:”是的,你咋知道?“
  说书先生笑着说:”向我打听狼,肯定就是白家垣的。听说你们队长要奖励200斤小米。“
  福海笑着说:”有这事。“
  说书先生说:”这200斤小米,我让你拿了。“

  说书先生讲起了一个故事。以前,有大户人家的媳妇回娘家,骑着叫驴,叫驴就是公驴。江湖上的拆白党骑着母马,从背后赶上叫驴。叫驴力气大,但是很骚。拆白党是一句江湖话,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流氓。
  拆白党故意让母马和叫驴挨挨擦擦,把叫驴撩拨得性欲大发,然后,拆白党骑着母马在前小跑,叫驴自然就跟了上来,驴背上的小媳妇想控制都控制不住。到了没人的地方,预先埋伏的拆白党同伙出来,小媳妇就被糟蹋了。
  说书先生说:”你们找不到狼,就要让狼来找你们。“

  说书先生的话,现在叫逆向思维。福海和国西不懂什么叫逆向思维,但是他们很聪明,一点就透。
  福海和国西回去后,就开始寻找母狗。
  母狗很快就找到了,是一只花色的小母狗。

  福海和国西把那只母狗放在了古堡里,然后在古堡的院门口竖起了一排木栅栏。
  半夜来临了,母狗无法从木栅栏钻出去,发出长声哀嚎。哀嚎声引来了狼。
  狼围着古堡转了一圈,看到没有异常,就故伎重演,用牙咬断了木栅栏,钻了进去。它们在寂静的月光朗润的古堡里耳鬓厮磨,它们的身影很快就在木栅栏后消失了。
  福海和国西从埋伏的山洞里冲出来,堵住了木栅栏的缺口。
  那年,福海和国西得到了200斤小米。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李幺傻 时间:2015-12-14 11:37:00
  《乡间故事》03:有的事不能开玩笑

  过去那些年,乡间没有电,没有电风扇和空调。闷热的夏夜里,人们通常会去空旷的打麦场纳凉。打麦场会选择在村庄周围最高的地方,这是有讲究的。小麦从地里收割完后,需要用架子车拉到打麦场,在打麦场经过碌碡碾压后,需要扬场。扬场,就是把麦粒与碎麦秸分离开来,这样就需要有风。乡间的庄稼能手,都是扬场的高手。
  赵家寺村有一个小伙叫战喜,娶了个媳妇叫莲香。莲香是方圆几里最漂亮的媳妇,她赶集的时候,从集市上走过,街道两边鸦雀无声,行人都主动给她让开一条路。
  战喜和莲香结婚不久,很黏媳妇,这一晚,他本来不想去打麦场,可是房间里实在太闷热了,忍不住,把媳妇一个人留在家里。
  那天晚上,男人们在打麦场聊的是鬼故事,有的害怕,就提前走了;有的听到这里热闹,就跑了过来。人们在打麦场出出进进,打麦场像过集一样热闹。
  临近午夜,天凉下来,打麦场的集市也散场了。战喜踏着黯淡的月光回到家里,看到房门开着,他也没有在意。这样闷热的夏夜,家家门窗都敞开着。
  战喜进了房间,闻到媳妇身上熟悉的气息,突然变得亢奋起来,他轻手轻脚关上房门,脱了衣服,分开媳妇的双腿,就想干那事。
  媳妇在睡梦中醒来了,不满地嘟囔道:“你刚刚弄了,咋又想弄?”
  战喜一听,突然感到一瓢凉水从头顶浇下来,浑身打了个哆嗦。他的手摸向媳妇下面,先摸到了大腿根的那颗黑痣,接着摸到那两片肉,果然湿哒哒的,黏糊糊的。
  战喜恼羞成怒,抓着媳妇的头发,把媳妇拉得坐了起来,他问:“谁刚才把你弄了?”
  媳妇从睡梦中惊醒,也明白了怎么回事,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用床单蒙着脸,压抑着声音痛哭。
  媳妇被人弄了,战喜的脚筋像被抽走了一样,他摇摇晃晃地走到当院里,坐在月亮地下抽烟。
  在那个年代,失了身的女人就像摔碎的瓷碗一样。


  接连几天,战喜就像霜打的一样,人整个蔫了下去,就连走路都快要摔倒了。
  大家在一起干农活的时候,就取笑他。“战喜,悠着点,年轻人嘛,路还长着哩。”“男人是牛,女人是地,没有犁坏了的地,只有使坏了的牛。”大家都以为战喜太贪恋炕上那种事,才成了这样。
  战喜苦笑着摇摇头,媳妇被人偷偷弄了,他该给谁去诉苦?
  一起干活的有个小伙,叫奇州,还没娶上媳妇。他看到战喜这样,就说:“战喜,我弄过你媳妇。”
  战喜正干的农活停了,所有人手中正干的农活都停了。大家最关心的就是这种事情。何况,干这种事的是方圆几里最漂亮的小媳妇。
  奇州脸上笑嘻嘻地,他担心人们不相信他说的话,就继续对战喜说道:“你媳妇逼上有颗黑痣,你回去看看。”
  战喜听到这样说,一股热血冲上脑门,他举起锄头砸向奇州。奇州一看势头不对,转身就跑。大家担心他们打起来,纷纷拦住战喜,战喜像一头愤怒的公牛,连眼仁都红了。
  奇州看到战喜气急败坏的样子,越发觉得开心,他站在远处跳起来喊:“战喜,我把你媳妇弄了,你媳妇还说比你弄得舒服。”
  战喜气得浑身发抖,他咬牙切齿地喊道:“日你妈,老子活扒了你。“


  当天下午,战喜就借了一辆自行车,去了公社。
  时间不长,公社的基干民兵就来到了赵家寺,将奇州五花大绑,带走了。
  在公社里,民兵连夜审问奇州,奇州大喊冤枉,说他连莲香一根头发都没碰过。
  民兵问:”你没弄过人家,咋知道人家逼上有颗痣?“
  奇州说了一件事情。有一天,他在村外的公共厕所拉粪,听到厕所里有两个女人对话,是本村的莲香和爱绒。爱绒问莲香:你的逼上怎么有那么大一颗黑痣?莲香说,它要长在哪里,我有什么办法?我小时候还以为每个女人逼上都长黑痣。爱绒和莲香从公共厕所出来,走远了。光棍汉奇州掩嘴窃笑,他为他知道了莲香这个秘密而感到极大的满足。过了一段时间,大家在一起干活,他就开战喜的玩笑。
  民兵把爱绒叫到公社,一问,果然有这回事。


  奇州被放回村庄了,但是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全村人都知道了那天晚上,莲香被人弄了。到底是谁偷偷弄了莲香,没人知道。
  莲香羞愧交加,她日日躲在家里,连门也不敢出,她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这个人。
我要评论
上页 1 2 319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