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奇幻悬疑作品 《暗鱼》 (大约隔日更新)

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2008-08-19 21:20:31 点击:13267 回复:28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
  又是夏末秋初了,时隔一年又开始了一个连载。
  很久没有泡在天涯了,再看鬼话,忽然多了一些陌生感。或许对于我这个冷漠的人来说,这个世界本来就是陌生的吧。
  这个连载大纲没有写完,只是做了点基本的设定和第一部分的剧情,我的打算是边写边制定,同时向一些前辈们多多请教。
  认识这个名字的人或许知道我经常挖坑。埋人不偿命的事情我的确办过几次,年少轻狂啊,年少轻狂。总想着多开几个分号就能声名远博,其实真正让人记住的,是有价值的作品。
  这次,又开了这个帖子。至少现在我不会说他是坑——哪有父母一见生下来的孩子就说它是脑残的?!
  总之,现在我不会放弃它的。希望在读的各位,也能支持我,鼓励我。谢谢大家!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2008-08-19 21:22:00
  暗鱼
  文/达夕多拉奇
  
  所谓“暗鱼”,居于深渊,双目不见,唯心明净。
   ————《路遗拾记》
  
  
  序章
  天空很黑,仿若深夜,抬头望去,那一片广垠无边没有一丝云。
  没有月,没有星,只有偶尔的枪声,以及吞噬着一切的黑暗。
  林凡倚靠在一截残垣后,一边大口吸着气,一边估算着弹夹里的子弹。
  还有四发!
  “放弃吧!”黑暗中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我们不可能解决他!”
  林凡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回应道:“不!我等这一刻等了多久,你知道吗!把他引过来,我一定可以成功!”
  “不可能的,我们怎么能与……”男人的呼喊突然中断了一下,林凡的神经顿时紧张起来,霎时间,连呼吸都几乎忘记,几秒的静寂之后,是一声凄厉的惨叫,“林凡,救救我!!!”
  
第一章 天上掉下的女人
  林凡昂起头,眼中一片漆黑。
  城市的呼吸在他耳中格外喧嚣。
  这或许是阴天,因为他并没有感受到阳光的温暖。
  空气干燥,刺激着他的鼻子,也刺激着他的每一颗细胞。他停住脚步,深吸了一口气,胸口却依旧憋闷。
  匆匆的行人与他擦身而过,公路上的汽车不时鸣起喇叭,街边的报摊正有人打听着今天的头条……世界的纷繁忽然凝聚在他的脑中。
  林凡痛苦的站在原地,试着摒除杂念,让心归于平静。
  世界霎时停滞了,他仿佛听到了一个声音,很远又很近,在无力的向他呼喊着:“救救我!”
  
  
  林凡蹲在床前,鼻息有些焦躁。
  他应该焦躁——一个陌生女人正躺在他的床上,确切说,这个女人还是他背回来的——他根本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从街角带着恶臭的垃圾集装箱旁,他发现了这个女人,摸索到了她的鼻息,林凡突然决定将她带回家。冥冥中他有一种感觉,这个女人需要的,不是救治,而是像她呼喊的那样————“救命”。
  “你是谁?!”略带惊慌的轻柔声音,“这是哪里?”
  女人醒了。她一定在打量着这个陌生的房间,当然,还有床边这个男人。
  这是个轮廓感很强的男人:方正的脸,坚挺的鼻翼,眉毛有型,很英武的感觉。只是他的眼睛,却如不见底的深渊,是幽幽的黑。
  “你的眼睛?”女人伸出了手,却又急忙缩了回去。
  显然她还是恐惧,即便眼前是一个可以令人安心的男人,她依旧无法压抑内心的颤抖。
  林凡感觉到了,他微微的笑了一下,宽慰的作用很明显,女人深吸了一口,肩膀放松下来。
  “我发现你倒在了街上,就把你带了回来。”林凡叙述着经过,“或许我应该送你去医院的……”
  “不!!!”女人几乎是喊叫了出来。
  她双手按在胸口,呼吸急促,好半天才平静了一点:“对不起,我不想去医院。谢谢救了我。”
  她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发觉周身乏力,又重重的陷进了床中。
  林凡安慰的笑了一下,说:“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弄点吃的。等身体好了再走吧。”
  他站起身,走出卧室。
  这是一座普通的高层公寓,林凡的房子还算可以,两室两厅,主色调是明亮的白色——五年前,这房间的主色调还是他所喜欢的忧郁蓝,自从他失明后,他让好友找人把房子刷成了云一样的白色。
  “这样,”他微笑着,对这朋友说,“这里也变成了云端。”
  那时的他实在是忧郁,事实上应该说是消沉——失明似乎不是主要原因,而是一次意外——这场意外不仅仅夺去了他的光明,还有他最爱的人。
  现在,上天又丢给了他一个女人。他摇摇头,苦笑着思考接下来的对策。
  “才五年而已,”林凡在心中喃喃道,“那个时间还没有到。”
  他走向厨房,做了两个太阳蛋,煮了一杯牛奶。回到卧室的时候,他听到了女人微微急促的呼吸声。
  “你先吃点东西吧。”林凡将食物放在床头柜上,在靠近床尾的地方坐了下来。
  林凡所看不到的是:女人正紧紧抱着自己,她的身体瑟瑟发抖,额角有细细的汗水渗出来,她的眼神迷离,微张的嘴唇随着呼吸的节奏颤抖着——她在恐惧!
  林凡终于察觉了这异样的气氛。他眉头微皱,试探着问向女人:“你……你在害怕吗?你在害怕什么?”
  “他……他们……他们……来了!”女人的双眼随着头部的转动在房间中扫过,她的声音仿佛将要崩断的琴弦——她害怕极了!
  “他们是谁?!”林凡闻到了紧张的气息,空气开始在房间中聚集。他站起来,想要走近女人,身后却响起了一声门铃。
  “来了……他们就在外面!”女人的声音越来越低,仿佛她的一次呼吸,都可以暴露自己的所在。
  “他们是谁?!”林凡压低着嗓子,急急的问道。
  “救救我!”女人猛地抬起头,正对上林凡那漆黑的眸子,涌动的黑暗仿佛要将她吸进去。
  又是这个声音!
  林凡僵住了。
  他茫然的转过身,走到了卧室门口。
  他看得到空气的流动:它们宛如奔急的溪流,一条条从他身旁穿过,漩涡般向着床上的女人涌去。
  五年前,似乎也是这个样子,那时他也看到了这个旋涡,只是那时他根本不明白。
  门铃又一次的响起。
  林凡定了定神,走到了大门前。
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2008-08-19 23:34:00
  汗.....不是坑......
  
  感谢各位~~~
  
  隔天更新
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2008-08-20 16:19:00
  谢谢各位支持
  
  猫妖,两个都要用噢~~喔呵呵
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2008-08-21 20:04:00
  第二章 走失的病人
  门口弥漫着浓烈的消毒水味道。
  林凡愣了一下,伸向门锁的手停了下来。
  门铃又一次响起,没有催促,仿佛门外的人早已大局在握。
  林凡拿出手机,按下一个号码,几秒后,大门外传出了周杰伦的歌曲《我很忙》。
  “你的臭味还是没有变啊。”林凡微笑着说道。
  门外,一个高个男人笔直的站着,他的身侧是十几个全副武装的雇佣兵——他们的眼神仿佛伺机捕猎的狼!
  他的头发柔顺舒展,刘海软软的垂下来,搭在眉端;眼睛是弯弯细细的,眼角微吊,有种女人的阴柔;脸颊红润,衬起桃红的唇,仿佛一个绝美女子。
  “你的鼻子却变得更灵敏了。”他笑起来,对着电话,或者是对着门内的林凡,淡淡说道。
  他的声音富有磁性:如果他是一个电台DJ,那么他的声音足以迷倒每一个女性听众——况且加上这样出众的外表——任何女人看到他并与他交谈后都会为他疯狂。
  “萧狼,你来找我做什么?”林凡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略带敌意的问道,“现在只过了5年,那个时间还没有到。”
  “我知道,”萧狼耸耸肩,说道,“你知道我不是为了你而来。”
  林凡握住电话的手有些发紧,他沉默起来:一方面是为了拖延时间,想出一个解决的办法;另一方面,他更想知道萧狼一定要找到这个女人的原因。
  “她是我的病人,我是她的主治医生。”仿佛是看透了林凡的心思,萧狼一字一顿的说道,“现在,我要带她回去。”
  萧狼一边讲着电话,一边打手势让士兵们准备冲进去。
  林凡听到了那些杂乱的呼吸——人数很多,他静下来,甚至连那些人的心跳都可以听得清楚。
  “你该知道你根本无法阻止我离开。”林凡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说道,“哪怕是我要多带着一个女人。”
  “为了一个陌生女人,你要跟我作对?”萧狼皱起眉头,同时示意士兵们暂停行动。
  “我实在想不通,庸医萧狼竟然也会有自己的病人。”林凡不屑的说着,小心翼翼的退离大门,“那时候,你可算是一个杀人医生呢!”
  萧狼强忍着怒火,在门前踱起步来:“林凡,我并不想与你为敌,我想你也一样。我承认如果你要离开,我根本拦不住你,但是你也不要忘记,如果说到追踪,这世界上没有我找不到的。”
  林凡轻哼一声,微笑道:“包括简璃吗?”
  “你是想激怒我吗,林凡?!”萧狼一拳重重砸在了大门上,金属的震动在空气中激起一层层纹波。
  卧室的女人被这巨响吓得一声惊叫。
  林凡转过头,感觉到那团漩涡似乎更大了——而更要命的是,仿佛与那震动产生了共鸣,漩涡有着向外扩张的趋势。
  门外的萧狼露出了微笑,那是一种得意的微笑。
  “你应该发现了吧?”萧狼一手支在门上,嘴角带笑,“现在的你应该可以看到,这个女人的不同。”
  此时的林凡根本没有在意手机中萧狼的得意。他面向那团漩涡,深黑的眼中也卷起一个旋涡。
  “你根本不知道那女人的底细,她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是非常危险的。”萧狼突然发现手机那端没了回应,他急忙喊道,“林凡,快把那女人交给我!现在的你根本应付不了那种情况!”
  手机那端依然没有回应,萧狼盯了手机几秒钟,忽然趴在了地上。
  门与地面依然残留着一道极细的缝隙,除了模糊地光线,根本看不到内里的情形。
  卧室的门口,林凡正紧“盯”着那股旋涡。女人蜷缩在床上,全身打着颤。
  “听我说,你不需要害怕,我会陪着你,没有人能将你带走。”林凡说着,小心翼翼的向着女人靠近。
  女人抬起头,看到的是林凡那对漆黑的眸子——那黑色,仿佛深夜奔腾的湍流,向自己奔涌过来。那一片黑色汪洋中,仿佛有个庞然大物若隐若现,吞噬着她的恐惧。
  她渐渐被吸引,紧握被单的双手松了下来。
  林凡的感觉没有错:女人身边的空气旋涡源自她紧张恐惧的心绪。他试图吞下她的恐惧,却渐渐感到竟是自己在被吞噬。
  门外响起了萧狼不停的叫喊:“林凡,不要尝试去吞下,你会被反噬的!”
  听清这话的时候,林凡已经感觉到有些迟了:他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从他的眼中,他的脑中拉扯出去——他很痛,身体却石化了一般无法动弹,漩涡在挤压着他,仿佛也在帮助着那股牵引力。
  门外的萧狼猛然站起来,将手机狠狠摔碎在地上:“跑!快跟我跑!千万别回头!”
  他喊着,头也不回的向着安全楼梯跑去。茫然看着头领离开的士兵们隔了几秒才回过神来,慌张的跟了上去。
  从细细的门缝中,黑暗缓缓流淌出来,仿佛黑色液体,却又瞬间蒸发,变成幽深的黑雾,向着奔逃的士兵飘去。
  “那是什么?!”
  “它在跟着我们!”
  “不要回头看,快点跟上来!”萧狼用最快的速度在楼梯间奔跑,他的心中充满了恐惧。
  “是暗鱼!”他又恨又怕,全身的紧张感几乎使他要把牙齿咬断。
  “这不是这世界应该存在的东西!”他在心中呐喊着。
  这是他第二次与暗鱼如此接近。自从五年前见过了暗鱼真正的形态后,他发现自己患上了黑暗恐惧症——在漆黑的夜晚,他的皮肤,他的发梢总会突然莫名紧张起来——他不知道暗鱼会躲在何处的黑暗中,他更不清楚这世界还有多少只暗鱼。
  吞噬,或者是被吞噬,无论是哪一种结果都使他感到恐惧。
  林凡——萧狼曾认为他是这世界上唯一可能控制住暗鱼的人,但现在……
  楼梯间的空气变得干燥起来,身后的声音不再杂乱,渐渐的,他看到了出口,而身后也彻底安静了下来。
  
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2008-08-22 14:45:00
  哈哈哈,再多来点人哈,谢谢亲们,抱一个,团抱
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2008-08-23 13:06:00
  预告:今晚更新,明晚也更新
  
  谢谢朋友们的支持~~~
  
  
  
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2008-08-23 18:24:00
  第三章 暗之间(上)
  林凡睁开了眼睛,他发现身边是一片斑斓的色彩。
  有点愕然的,他突然发现自己能够看到东西了——虽然,此时此刻他的身边空无一物,只有雾气般的色彩在他周围飘动。
  他感觉自己是躺在地上的,可是看到身下,却是漆黑一片。手按下去,扎扎实实,平滑的仿佛大理石地面。
  “我被暗鱼吞下了?”林凡苦笑一下,打量着周围。
  隔了五年,他又一次可以用眼睛观察身边的一切了。
  这是个深黑的没有轮廓的世界。
  色彩如绸带飘荡在期间,无风却能游动,无水却似在流淌。
  林凡站起身,却不知道该如何迈步。
  “这里就是暗鱼的体内?”林凡又一次问自己。
  “你喝什么,咖啡还是红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林凡背后响起。林凡回过头,呼吸刹那停滞了。
  “简璃?!”
  “还愣在那里做什么,快说,要喝什么?”简璃明媚的笑容让林凡恍若梦中。
  林凡此时才发现,黑色的世界不知几时变成了一座公寓套房,而自己正站在餐厅中,而简璃穿着一套桃红色的居家服,一手端一只杯子,正微笑着望着自己。
  面前的简璃依然是6年前她失踪前的样子——长而微蜷的头发扎在一侧,刘海弯若新月,遮住了额头,她的眼睛还是那样的明亮,泛红的脸颊让人想到了温润的玉,她的嘴唇轻轻翕动,吐气若兰,软软的声音使人几乎就要抱住她,保护她。
   “你真的是简璃?”林凡一张嘴,泪水忽然忍不住流了出来。他急忙去擦拭,然而却越拭越不止。
  “你怎么了?”简璃忙放下手中的杯子,上前去为他擦拭。
  “这六年你去了哪里?”林凡泣不成声,“我……萧狼……发生了很多事,一切都变了!”
  “你在说什么啊?”简璃眼神迷茫的看着林凡,“你们早上不是刚刚见了面吗?你还约他晚上一起去吃饭的。”
  “你在说什么?!”林凡惊讶的停止了哭泣,眼睛圆睁的盯着简璃。
  “你不是简璃!”林凡忽然一把将简璃甩开,后退几步,“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是在那里?这是哪里?”
  “救救我!”远远地呼救声回荡在林凡耳中,他循声看去,却发现周围又变回了那个黑色的世界。
  “这是暗鱼体内产生的幻想吗?”林凡蹲坐下来,一边平复激动的心情,一边分析着自己的处境。
  “救救我!”
  就是这个声音!
  第一次听到是林凡走在大街上时,第二次听到是在那个女人瑟瑟发抖的向自己哀求时,每次听到这个声音,他的心都会阵阵绞痛。
  “为什么?”林凡反问着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痛不欲生的感觉?”
  黑色的世界如同一块巨大的幕布,忽然被拉开,明亮的光线刺激着林凡的双眼,好半天他才适应过来。
  “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对我!”一个女人疯狂的叫喊着。
  林凡看清了这个雪白的房间,还有那刺眼光线的来源——这是一个手术室。
  淡蓝的消毒衣,叮叮当当的手术器械,女人恐惧而凄惨的呼叫……林凡忽然感到一阵眩晕,他走过去,却没有人注意到他——仿佛他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手术台上绑着一个女人,林凡一眼就认出了这就是简璃!
  “麻醉。”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声在林凡右手边响起。林凡缓缓转过头,从口罩上露出的那双弯细的眼睛,他认出了那就是萧狼!
  打了麻醉针的简璃很快昏睡过去。
  萧狼盯了简璃几秒钟,转头对身边的医生护士说道:“今天我们要做的手术是面部的完全整容……”
  “你想要做什么!”林凡听到这话,愤怒的去推他,却扑了个空。
  “怎么会这样?”林凡看着自己的双手,一脸的不可思议。
  林凡又再走近萧狼,伸出右手拍向他的肩膀,却仿佛触到了空气一般,穿了过去:“与刚才不一样,我成了额外的存在了?!”
  林凡抬起头,发现萧狼已经在进行手术了——他无法阻止什么,更不敢走近去看。
  他闭上了眼睛,只盼这一切快快结束。
  幕布又一次的拉上了。
  林凡睁开眼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他突然有种莫名的恐惧,随着血液的脉冲不断袭入心头。隐约中,他似乎明白了一点,但那想法却又转瞬消失掉。
  
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2008-08-24 20:02:00
  第四章 暗之间(下)
  林凡盘膝坐下,色彩的流动在他看来像是一段段的符号。
  它们游动着,组成不同的形象,又自我打散,重新排列组合。它们像是音符,欢快跳跃;像是字符,却看不出意义;像是图形,形状奇特。
  林凡看的几乎入迷了,直到黑幕又一次的被拉开,他才如初次登台的演员,慌张的起身应对。
  这是个狭小的房间,如同牢房。墙壁虽然洁白,却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房间里有一张床,一个三角形的木质床头柜,梳洗的水池上有一面大大的更衣镜,几乎可以照入整个人去。
  一个头上包裹着绷带的女人坐在床边,目光呆滞。
  林凡知道,这一定就是简璃!
  身后的铁门在沉闷的响声中被打开,萧狼与一个护士走了进来。
  “拆开吧。”萧狼吩咐道。
  林凡强压住怒火,走到简璃身边,蹲下来,将自己的手停在她的手上——仿佛这样,他,林凡就是真的与简璃一直在一起的。
  白色的绷带在护士手中越来越多,而简璃的脸庞,或者说她的新面孔渐渐显露了出来。
  林凡低下了头,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也许是恐惧,也许是愤怒,或者,是愧疚。
  “到镜子前来看看吧。”萧狼的声音中听不出分毫的感情波动。林凡想不通萧狼为什么要这样做。而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萧狼那冷漠的语气。
  简璃仿佛人偶般站起身,缓缓走到了镜前。
  镜子中映出一个人来:光洁的额头,略带忧郁的双眸,弯翘的睫毛终于带来了一丝活泼,她的唇是粉粉的红润,可爱的想要让人一口吞下。
  林凡终还是抬起了头,看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女子,他呆住了。
  镜中的女子,整容后的简璃,竟然就是自己救起的陌生女人!
  原本圆润的面庞变成了瓜子脸,而那充满灵气的眸子,也成了毫无灵魂的忧郁之瞳。
  萧狼为什么要这样做?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六年前简璃并不是失踪了,而是被萧狼囚禁了起来。否则,以萧狼追踪的本领怎么会找不到。
  为什么简璃没有认出我?林凡忽然想到,但随即,他又自嘲的笑起来——6年的折磨足以让简璃忘却过去——简单说,简璃应该是失忆了。
  幕布又一次的拉上了。
  然而这一次,林凡却比之前冷静多了。
  他的心中有太多的疑问,可是现在却没有那么多时间容他细想——他需要尽快找到出去的办法,尽管这世界上还从没有人能够被暗鱼吞噬后活着逃出来。
  “如果我刚才看到的都是真的,”林凡分析着,“那么这就说明这一切都是简璃的记忆。至少从目前的几次场景可以确定这种推断。”
  林凡打量着漫无边际的黑暗,突然想到:“为什么简璃的记忆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她也被暗鱼吞掉了?不对,如果她也在,我不会感觉不到她。”
  “最关键的一点,如果她的记忆可以这样出现,为什么没有我的记忆?”林凡越分析越觉得思路清晰了,渐渐的,他已经找到了那条系结着出口的线,“所以……所以这里不是暗鱼的体内,而应该是——简璃的记忆之河!”
  黑暗中忽然出现一块隆起,很快,那隆起变成了一段深黑色绸,飞快游向林凡。
  “果然是你!”林凡高兴的差点要欢叫,看着黑绸如宠物狗般在自己身边围绕,他笑着说道,“谢谢你,暗鱼,我应该想到这是你为我造的暗之间。是怕我被卷入到她的记忆洪流中吧?”
  黑绸点着头,似乎被夸奖而感到非常开心。
  林凡明白,这并不是暗鱼的实体,不过是它的一部分。
  暗鱼非常的敏感,无论是对于生物还是周围的环境,极细微的变化都会被它立刻觉察到。
  这也就是为什么林凡虽然看不到,却依旧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正如萧狼所说,这世界上如果真有人可以控制住暗鱼,那么只有林凡了。
  林凡长长叹了一口气:“如果要让她不再被这些恐惧折磨只有一个办法吧?”
  说到这里,林凡的泪水忽然又流了下来。他摸摸湿润的双眼,嘴角泛起层层苦涩,喉头似乎被什么梗住了,说不出的难受。而心,他的心正隐隐作痛,仿佛有什么将要被生生扯离出去。
  “去吧,暗鱼。”林凡哽咽道,“我只希望她能过得快乐一些。”
  黑绸倏然溶进了黑幕中去,斑斓的色彩也瞬间消散。林凡只觉得在黑暗中一阵阵的眩晕,强烈的睡意袭上大脑,顿时失去了意识。
  夕阳是桔色的,不似火烧云那样浓烈,却不乏暖意。
  林凡觉得鼻尖其痒难耐,打了个喷嚏,醒了过来。
  睁开眼,依旧是黑暗。
  林凡有些失望。他本以为会自己的双眼会就此回复光明。
  他发现自己是倒在地上的,那么简璃,此刻应该还在床上。
  他急忙爬起来,摸向床边:柔软的床单,柔软的绒被,还有柔软的手。
  林凡安心的舒了一口气,无声的笑了起来。
  泪水,又一次从他的脸颊滑落。
  
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2008-08-24 22:20:00
  谢谢各位的支持,奥运终于闭幕了。恭贺!
  
  
  现在奥运已经结束了,我暂定了更新的时间
  每周二、四、六、日晚9:30更新,如果因为有事,我会提前或延后两小时。
  
  
  有了固定的更新时间,相信大家也会减少对于是否坑的担忧了吧。
  
  
  
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2008-08-25 16:35:00
  呵呵,这次一定努力!!!
  
  一定会写完的
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2008-08-26 11:36:00
  作者:末落公主 回复日期:2008-8-26 9:28:00
  
  
  =============
  笔误,哈哈哈
  眼还真尖~~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