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神》—天生有阴阳眼哑巴的故事.更新中

楼主:就叫我阿良 时间:2010-10-22 10:26:17 点击:11518997 回复:2077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208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是个哑巴,但是上天总算是公平的,我的眼睛总是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就是别人所说的阴阳眼。
  
   很多年以前,母亲领着我从集市上回家,看见一个老头站在我家门前,他身上的衣服很破很脏,像个乞丐,那个年代乞丐是很常见的,但他头发却白的发亮,我惊奇发现他身后有一个飘忽忽的五彩斑斓的东西,让人看上去神清气爽。他四周观望了一下,遥遥头。母亲喊住他说道:“老人家,我去家里给你拿点吃的吧。”那老头微微一笑,但突然冷不丁的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很是复杂,让我不禁的打了个寒颤,至今那个眼神还不时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然后转身走了几步,回过头来说道:“十年之后你家必有人‘出马’。”我当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我明显的感觉到母亲的手抖了一下,我转头看了母亲一眼,发现他一脸的愕然。
  
   母亲赶紧拉着我的手回到家里,然后紧紧的关上了大门。后来我才知道“出马”就是替神在人间来做事,我们称这类人叫香官,也就是农村常说的神婆,神仙如果看中你了,便给你一些神奇的能力,替人间消难,同时也要饲奉神。但是我很不理解当时母亲的心情为什么这么紧张。母亲时告诉我别理他,他是个疯子。我只是木木的点了点头。只记得母亲背过身去衰叹了一声。
  
   父亲晚上干活回家,母亲把这个事讲给他听,父亲突然停下了筷子,脸上划过一丝异样,没说什么,继续吃了下去。我当时不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打赏

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就叫我阿良 时间:2010-10-22 10:30:00
  因为我没有语言功能,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挺自闭,和父母的交流也很少,更没有什么朋友,但父母对我却疼爱有加。
  
  在我十五岁的时候,有一次跟着爷爷到山里去打猎,这也是我最喜欢的,那天很奇怪连个兔毛也没打到,我们往深山越走越远,但还是一无所获。天色渐晚,爷爷说道:“阿良,回去吧,山里晚上冷,说不定还有野兽。”我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爷爷笑着摸摸我的头说:“过几天再带你来。”
  
  我们正要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突然看到草丛深处有个山洞,我兴奋的正要准备钻进去。爷爷拽住我说道:“你在外面守着,我进去看看。”于是把猎枪交给了我。爷爷严肃的说道:“把子弹上膛,在外面好好守着。”我看出了事情的严重,于是很坚定的点点头。
  
  我在洞外焦急的等着。过了几分钟爷爷钻了出来,我还没来的急问里面有什么,爷爷说道:“阿良,快走!”我虽然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爷爷的语气告诉我有危险。于是我和爷爷就快步的走下山去。
  
  快到村口的时候,爷爷的脚步慢了下来说道:“阿良,你看!”爷爷竟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狼。我很是兴奋的接了过来,看见它好像睡着了,样子很是可爱,我把他小心翼翼搂在怀里,用衣服裹着,能感觉它暖乎乎、肉乎乎的。爷爷说:“别闷死了,唉!现在的狼越来越少了,狼群都往大山深处迁走了,不知道怎么会有个掉队的,母狼可能去找食了,不然我们刚才肯定会惊动它,怕它找食突然回来,所以让你在洞外守着,我进去掏了一只。如果是以前的话,猎人都会弄死一两只,因为他们下山祸害人,如果带回家狼群也会找到村里,现在狼越来越少,都快被人赶尽杀绝了。”我一直在兴奋的观注着小狼,没有太在意爷爷说的话。爷爷看着我高兴的样子,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第二天大清早,我便拿了个碗跨进羊圈里,抓住一只母羊就挤奶。这时突然从屋里传出小狼竭斯底里的衰嚎。我扔开碗,飞奔到屋里,看见小狼嘴里流出些血丝。爷爷放下手里钳子说:“狼牙。以后怕这东西伤你。”我抱起小狼看着他在发抖,还发出呜呜的呻吟,心里很不滋味。爷爷拿了些草药给小狼敷上说道:“对这种东西不能手软,不然以后它会伤着自己。”我捡起狼牙看了看,很是精致。爷爷说道:“以后不要喂的太饱,也不要喂肉,太野了控制不了。狼牙是避邪最好的物件,你带在身上吧。”我抱起小狼,没看爷爷一眼,走到门外。爷爷看出来我的不高兴。心里肯定也很难受,现在想想很理解他当时的做法。
  
  就这样我和爷爷之间有了隔阂,再也没跟着爷爷进山打猎。小狼一天天长大,它也成了我唯一的朋友,我几乎和它同吃同睡,父母看着因为小狼的到来我变得开朗了许多,也没怎么管,只是限制着小狼的食物,我把狼牙晒干后,钻了个孔挂在脖子上。
  
  那年冬天爷爷病重,卧床不起已经很长时间,在那个刚能吃饱饭的年代家里有人得了病一般都用土法子胡乱医治,要么听天由命。从父母的言行中我了解到爷爷好像快不行了。我也好久没有和爷爷交流了,那天我跑到爷爷床边。爷爷吃力的张开双眼,浑浊的双眼发出了激动的光芒,他说道:“阿良啊,你来了,咳咳,爷爷快不行了。唉!我知道你一直都恨爷爷伤害了小狼,我也是为你好啊。”我努力的摇着头,眼里有些湿润。爷爷继续说道:“我还是给你说说你奶奶吧。你奶奶年轻的时候很漂亮,爷爷有一次把她从狼窝里救出来,后来她就嫁给了我,生了你爸爸后,她就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疯了。于是找了个郎中给她治病,那个庸医开出的药,你奶奶吃了没几天就去世了。后来我把那个郎中的手打残了,让他以后再也不能再豁害人。你奶奶当时疯的时候谁家小孩要是发热几天不好,她摸摸小孩的头过会就能好起来。听老年人说她是闹坛,必须让她顶神,不然会一直疯下去。可是那个动荡的年代没人信,也没人敢信这东西,你奶奶死的冤啊。如果当时让她出马兴许就不会走那么早。”闹坛就是没按神的意思“出马”,让你精神恍惚不宁,我突然想起许多年前的那个老头说的那句话。我恍然明白为什么父母的表情那么凝重。爷爷继续说下去:“我快去找你奶奶了,你以后要听话,也不要怨恨爷爷了。”这时爷爷脸上露出微笑,我这才意识到和爷爷的命运竟这般悲苦,自己好像做的有点过份了,我拼命的摇头,趴到爷爷怀里,热泪哗哗的滚落下来。
  
  那天晚上我守在爷爷床边,生怕他真的走了,突然有只猫头鹰在院子里乱叫,我知道这不是什么好鸟,一叫准没好事,我操起猎枪冲到院子里,寻视一圈没找到那只破鸟,但突然发现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飘进屋里,我知道又是这种灵异的东西……
  
楼主就叫我阿良 时间:2010-10-22 10:32:00
  虽然我能看见这种东西,但一直没有正面接触过,所以还是非常害怕的,我一时有种不祥的预感,它会不会把爷爷带走呢。
  
  我悄悄的躲到窗户后面,偷偷的露出个脑袋来,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一看吓得我毛发都竖了起来,那个女鬼直挺挺的立在爷爷的床前,一动不动的,对!他没有影子,一定是鬼了。我的胆子应该是够大的了,如果别人看到当时的场景估计早就吓瘫了吧,但我还是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冒汗,双脚无力,爷爷突然很吃力的说道:“你来了。”
  
  我听说,人快要去世的时候,都能看到以前的死去的亲戚朋友,我的心凉了一半。但我猜不这女鬼是哪路的。这时我胸口有一阵炙热,我一看是狼牙。我突然想起爷爷曾告诉过我狼牙是最好的避邪的东西,但我没想到离鬼近了竟然自己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我当时想拼了反正先把这东西的赶走再说。
  
  我拽下狼牙,紧握在手里,快步冲进屋里。我一手护着爷爷,另一只手拿着狼牙对着那个女鬼。那个女鬼一抬头,透过它的散乱的黑发,煞白煞白的脸,眼球突暴,瞳孔却只有绿豆粒那么大,它就这么死死的看着我,我吓得眼泪都快下来了,心几乎快要跳的炸开,我把狼牙往前伸了伸,希望能赶走它。
  
  突然,门“咣”一下关上了。死定了!我听说这叫“鬼关门”,门一但关上哪怕再有力气也打不开,我回头看了一眼爷爷好像没有了气息,我这时终于崩溃了,我想从窗户逃走,没跑几步,窗户也关上了,我用力推就是打不开,我的指甲好像已经抓出了血,它却一步步向我逼近,我发生凄惨的嚎叫。我一想完了,于是缩在墙角,把头埋向自己的怀里,拿着狼牙对着她,我的汗已经把棉衣全部湿透了。
  
  过了一会没了动静了,我透过衣缝看了看,只见爷爷拉着那个女鬼的手走进墙里,这是不是就是鬼门关呢,到了后来我才知道每一道墙都是通鬼门关的,我用一道符便可进去,一柱香的时间必须得出来,不然就永远也出不来了。
  
  这时我想到这女鬼是不是奶奶呢,我终于虚脱了,昏死过去。
  
  
  
  “阿良,阿良”我听到有人叫我,我一看是父亲和母亲。看我醒了过来他们松了一口气,我突然感觉手指很疼,一看双手血淋淋,指甲有的掉了下来。他们说:“你手怎么回事,刚才听到你在这里喊什么?”我指了指爷爷,父亲跑过去一看爷爷已经走了,于是放声大哭。
  
  父亲自小就没有了母亲,爷爷是一手把他带大,虽然家教很严,但却没让父亲受一点饿一点冻。他和爷爷的感情是当时我那个年龄所体会不到的。父亲哭的像狼嚎一般,我想这才是男人的眼泪,是有情有义的眼泪,是最应该哭的眼泪,母亲捂着脸,泪水也是哗哗的流下。我随着父亲的每一声哭喊泪如泉涌。
  
  爷爷走了。
  
  父亲给爷爷守孝,在爷爷的灵前跪了三天,爷爷下葬的那一天,下着小雨,路途很是泥泞,我们穿着白色的孝服,腰上缠着一条很粗的麻绳,我扶着父亲在前面引路,后面是村里的几个壮汉抬着爷爷的棺材,纸钱洒了一路,这时父亲突然脚下一软,昏倒了。他三天来几乎没吃东西,这时送葬队伍一阵混乱,村里长老一级的人物王太爷大喊道:“棺材不要着地,千万不要落地,接着走!”
  
  
  
楼主就叫我阿良 时间:2010-10-22 10:33:00
  据说人死后,送葬路上棺材是不能落地的,不然逝者的灵魂将得不到安息。我们用前后两根木棍横在棺材下,用粗壮的麻绳捆绑着,就像给古代皇帝抬龙椅一样,不过我们是横着抬,他们是顺着抬。四个壮汉抬吃力的走在泥泞的路上。
  
  我将父亲扶到旁边,让送葬的队伍先过去。坟地和下葬的时辰都是王太爷找人算好的,不能耽误了。离坟地还有不到一百米的时候,后面的那根木棍好像有点腐化了,发出“啪啪”的炸裂声。
  
  四个壮汉都慌了神,这时前面的两个壮汉感觉肩膀一吃力,后面的那根木棍彻底断成两截。后面有一个叫二虎的直接丢开木棍,用肩膀硬生生的将棺材顶住。这时送葬的队伍发生一声惊呼。棺材是用松木做的,也得有几百斤,二虎哥大叫“快拿木棍来!”这时王太爷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根更加粗壮的木棍,将它穿到棺材下的扣结上。总算是有惊无险。
  
  爷爷的棺材刚放在葬坑里的时候,一时间雷电交加,风雨大作,送葬的人都被雨水呛的喘不过来气。二虎哥带着三个壮汉顶着风雨还是将爷爷的棺材顺利的埋下。二虎哥这个人比较憨厚耿直,而且身体健硕,村里人一直很喜欢他,在后来还帮我不少忙。王太爷舒一口气说道:“总算是完了,阿良家以后应该会出一个不凡的人。”
  
  曾经听老人说过神、鬼都喜欢缠着一些身体虚弱的人,这种人阴气重,称这种人为软骨人。父亲由于后期又淋了雨,在家里养了几天,一直高烧不退,母亲几天来一直守候在父亲身旁,我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劝母亲好好休息一下,母亲都一笑的拒绝了,我便承担起了给父亲熬药和照顾母亲的责任。
  
  七天后,父亲身体突然好转,精神涣发。母亲和我都非常的高兴,父亲说要出去干活,我却感觉到有些莫名的不安。
  
  那天晚上,父亲回家的途中,突然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父亲走了几十年的路突然找不到方向,知道自己被“鬼打墙”了。“鬼打墙”就是那些灵异的东西把你的肉眼蒙上,让你看不到前方的路,有的甚至把你引到深水里淹死,它们好得以脱生。父亲胆子一直就很大,这时他大喊道:“人有人路,鬼有鬼路,你们生为人,死为神何必和我过不去”父亲连喊了几声还是没有效果,他急地已是满头大汗。突然看见前面有一个影子打着白纸灯笼,他不知道是吉是凶,却不知不觉的跟着走下了去。
  
  很晚,父亲终于回到家,母亲松了一口气,我看到父亲前面有一个挑着纸灯笼的影子,父亲一进门的时候它便消失在门口。父亲一到屋里便不能自已的放声大哭,我和母亲怎么都劝不好,一时不知所措。这时母亲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快去找王太奶!”
  
  我把王太奶请来后,父亲还是没有好转。王太奶一直都是那种信神的善人,她拿出几捏铂纸叠成了四楞八角的东西,然后在门口烧尽,口中念念有词。烧完之后才父亲才停止了哭泣。
  
  父亲给王太奶讲了途中的经历,王太奶说道:“那是你父亲!幸亏他把你送到家中,不然今天你不一定能回来。”
  
  当天晚上睡觉的时候父亲一直呓语,第二天,父亲起床后,身边竟跟着一个金灿灿的影子。父亲用非常生硬的语气让母亲去买铂纸,父亲和母亲的感情一直是非常好,从来没听过他用这种语气和母亲说话。母亲没有违拗,买回来后父亲就无师自通的叠了起来,然后焚烧掉。
  
  连续几天父亲都是这样,也没去干活。后来他从里屋内搬出两把椅子,东西两边各放一把,中间放一张八仙桌。并在东边的那把椅子上绑了一个拐棍,母亲一看父亲好像着魔了一般,又去请教王太奶。
  
  王太奶听到母亲的讲述,王太奶给母亲说道:“这是闹坛!得出马,必须找个人给他安上坛位,不然时间长了人就疯掉了,重走你婆婆的旧路。”母亲听后黯然神伤说道:“唉!作孽。它们何必折磨我们这一家人呢?王太奶你快帮帮我们,找个人给他安上吧,不然……”王太奶叹了一口气说道:“唉!这方圆百里有两个人能办得了这事,一个是李老太婆,一个九姑娘。李老太婆是个很贪财的人,找她给你安,肯定会问你要很多钱。而九姑娘是个脾气古怪的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已经好久没出马了,找她可能性太小。”母亲这时坚定的说道:“就算砸锅卖铁也要把他弄好。就请李老太婆吧。”
  
  爷爷的葬礼花去不少钱,我真不知道上哪再去凑钱。母亲走到里屋,从衣服箱的最底层掏出一个红布包裹,打开后里面是一些金银手饰,应该是母亲的嫁妆,她拿着红布包裹出去了。
  
  第二天,母亲在王太奶的引导下请来了李老太婆。她长着一副的男人相,身后也跟着一个影子,但那个影子给我感觉却有三分邪气。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父亲身后的影子突然亮的有些异常,而李老太婆身后的那个影子好像有些胆怯一般并没有跟着进门。
  
  李老太婆嗑瓜子,眼神一扬说道:“给你当家的安坛,得消耗我多少年的修行啊,而且……”这时母亲看出她的意思,从口袋里拿出五百块钱,语气坚定的说道:“钱不是问题,多劳您费心。”那时候五百块钱可以相当于现在的五千吧,李老太婆看见钱笑的嘴都合不扰,一时语气改变了,说道:“你看您客气的。”并迅速的把钱塞进口袋里。
  
  李老太婆坐到西边的那个座位上,这时父亲身后的影子亮的更加明显。父亲厉声说道:“你算什么东西,这个位置也是你坐的?它们都不敢进,你给我滚下来!”父亲的声音异常的大,把李老太婆吓得真的从座位上滚落下来。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座位确实不是她该坐的。这时李老太婆灰溜溜的要走,我一把抓住他,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她,她好像真的被父亲吓到了,把那五百块钱双手递了过来,我冷冷的夺了过来。
  
  王太奶得知这事后,说道:“唉!也只有去请九姑娘出马了!”
  
我要评论
楼主就叫我阿良 时间:2010-10-22 14:03:00
  沉了
楼主就叫我阿良 时间:2010-10-22 14:08:00
  感谢 大家的支持,我会一天更新一章,还得是抢电脑写。。。
楼主就叫我阿良 时间:2010-10-22 19:07:00
  王太奶告诉我们,九姑娘也是闹坛疯了好多年,家里人一直以为她是精神病,找了一个懒汉嫁了。那个懒汉因为她的到来却变得非常勤奋,对她体贴入微,没几年带着她请高人安上了坛位,这才正常起来。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不出马了,只在家侍奉着坛位。听说她男人暴病而亡了。王太奶特意交待千万不要提钱,多少人因为仗着有钱请她出马,都被她乱棍打出来了。
  我和母亲带了点家里晒好的红辣椒皮,这种辣椒十里八村的应该算是有名的辣,算是一片心意。按照王太奶说的地址,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九姑娘家。
  从外面看,九姑娘家破破烂烂,不过我看到一片清烟在她家宅子上盘旋,我还以为是仙气,进来才知道原来是在熬着一大锅什么东西冒出的烟。顿时一股恶臭呛得我不能呼吸,原来她家养着猪,这臭味肯定是从猪圈里传来的。突然一股火苗从地锅下窜了出来,旁边就是杂乱的柴禾垛,如果不及时扑灭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我一个箭步跑过去将火踩灭。
  这时猪圈里探出一个脑袋来,大喊道:“谁呀?”然后那个人拎着个猪食桶从猪圈里翻了出来。这个女人长的身材臃肿,头乱杂乱,衣着脏旧,脸上还有些泥巴,我真不知道她这身材是怎么这般迅速翻出来的。
  她大声问道:“你们干什么的?”我一看一个喂猪的口气还这么强硬,帮你踩灭火也不知道感谢一下,要是我能说话,我真就顶撞她几句了。母亲这时恭恭敬敬的说道:“对不起,我们是想见一下九姑娘。”
  “九姑娘?死了!走吧走吧!”
  “我们确实有事相求,请劳您大驾叫一下吧。”
  “死了死了没听到啊,快走快走!”
  真晦气,刚进门就吃了个闭门羹。那个喂猪的把食桶横进锅里,挖出半桶猪食,拎着又翻进猪圈。
  我突然发现,不对!这人就是九姑娘!她身边有个比父亲身边还要亮的金色的影子。幸亏刚才没顶撞她,我拽了拽面色焦急的母亲。在地上写了个“九”,然后指向她。母亲吃惊的看着我,显然不相信,要不是看见他身边的金影我也不相信。
  可是母亲一时间好像想到了什么,跑到猪圈那扑通一下就跪下了,恳求道:“九姑娘,救救我们一家人吧。”九姑娘回头看看母亲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就是九姑娘啊?”母亲说道:“您高深莫测,真人自然不露相,我们都是凡眼肉胎,还请九姑娘发发慈悲救救我当家的吧。”
  九姑娘接着喂猪,冷漠地说道:“哼!你是凡眼肉胎,屋去吧。我喂完这几头猪再说。”那个“你”九姑娘说的很重,好像故意说给我听的。
  这时母亲仿佛看到希望忙说道:“多谢九姑娘,多谢九姑娘!”九姑娘好像有些不太耐烦了说道:“谢什么谢,我又没答应你什么,先屋去再说!”
  母亲真会说话,这时我想我帮帮她喂猪吧,也许能讨好她一下。于是我忍着恶臭翻进猪圈,指了指猪桶,做出帮他喂猪的手势。九姑娘很是生气的看着我,说道:“滚出去!”我这时慌忙出来了,可再别再惹恼了她。
  我和母亲走进屋里,我看见她屋里尽是各种各样的金色影子,而且形态各异,我好像身在仙宫。我正在陶醉其中,突然听见九姑娘在外面大喊:“上辈子不好好做人,这辈子做猪,活该。”然后传来猪的嚎叫,九姑娘应该在打它们,我和母亲对望了一眼,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楼主就叫我阿良 时间:2010-10-22 19:11:00
  不好意思对不住大家,今天继续写下去,如果有可能的话再发一节,请谅解!持续更新不会太监,麻烦大家MARK
楼主就叫我阿良 时间:2010-10-22 20:28:00
  过了一会,九姑娘进了屋,将手仔仔细细的洗了两遍,真搞不懂她这么粗鲁的人洗手洗这么干净干什么。(只在这里说她粗鲁希望她不会听到)后来我才明白香官烧香时必须把手洗干净,因为叠铂纸和烧香都要接触到手,手脏神仙会生气的。九姑娘一边洗,口里还念叨着:“神仙不嫌猪脏,只会嫌人脏。”
  
  她家里的摆设虽然杂乱,但布局和父亲摆的差不多,也是东西两边各放一把椅子,中间一个八仙桌。不过她家八仙桌上有三个神像,我就认识中间的是玉皇大帝,神像前面有三个香炉,里面的香灰满满的都溢了出来。
  
  她先点了一根蜡烛,然后拆了六根香,用蜡烛引燃。插到最中间的大香炉里,旁边的两个小香炉却分别点了十多根。后来父亲才告诉我六根香的意义。
  
  她一边忙活着一边问:“你婆婆怎么死的,冤气这么重,差点伤着这娃?”
  
  “让江湖郎中害死的”母亲如实的告诉她。”
  
  “你公公走了几天,你当家的就不行了”
  
  “七八天吧”
  
  她感叹一声:“命啊!”接着说道:“你婆婆跟着你公公走了,所以这个坛位必须你当家的接了。”我这才回想起那天那个女鬼真的是奶奶。
  
  这时九姑娘突然看着母亲,很惊奇的问道:“李老太婆去你那了?”母亲一看九姑娘脸色不好忙说道:“当时急病乱投医,离九姑娘你家远,没来请您,所以…..”
  
  九姑娘打断母亲的话说道:“这个死老太婆,哼!”
  
  这时九姑娘香烧的差不多了,拿起桌上的一双筷子将蜡烛熄灭,然后坐在了西边的那个座位上,说道:“磕头!”
  
  母亲慌忙过去跪在桌子前面的棉垫上,对着神像磕了三个头,九姑娘掐着右手手指,深深的打了个哈气,闭着双眼说道:“点烟!”这时我看见一个金影附到了她的身上,点烟两个字都是男腔说出来的。我有点慌了,恐怕母亲出点什么差错。母亲从桌上拿起烟盒,抽出一根烟,递到九姑娘嘴里。九姑娘用生气的语气说:“两根!”母亲慌忙又抽出了一根递了过去。点上了后,九姑娘一路猛吸,不到一会功夫两根烟已抽到了底。
  
  令我们娘俩非常吃惊的事发生了,烟吸的只剩下烟屁的时候,烟灰却一点没掉下来。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但这活生生的一幕惊得我目瞪口呆。
  
  这时九姑娘把烟屁往地下一扔,又打了个哈气,那个金影从她身上分离出来。
  
  九姑娘说道:“这坛我安不了,你们走吧。”这句话仿佛是一盆冷水泼在我和母亲身上。母亲忙过去磕头说道:“您发发慈悲,可怜可怜,救救我们一家吧。”
  
  九姑娘冷冷的说道:“你们另请高明吧,别啰嗦了,快走快走!”母亲就这样跪着一直磕头,我能清晰的听到“嘣嘣”的声音。
  
  九姑娘一看没办法说道:“安坛也行,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母亲一看有希望了说道:“九姑娘您说,哪怕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愿意。”
  
  九姑娘冷冷地说道:“好!我要这娃娃的一个眼珠子。”于是她从桌子上拿了一把剪刀,扔到我的面前。
  
  这句话仿佛成了晴天霹雳,母亲惊恐的看着我,我想我反正怎么都是个废人,还不如救父亲,一个眼也是活。我从地上捡起剪刀,看着锋利的刀尖,我想这会不会特别的疼呢。我用发抖的手拿着剪刀,几道汗珠从我的额头滚了下来,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这时母亲扑过来一下子从我的手里夺过剪刀,平时弱不禁风的母亲这时竟有如此大的力气。
  
  母亲说道:“九姑娘,您今天竟然这样说了,我就给你挖一个眼珠子。希望你说到做到。”母亲这时拿着剪刀正要刺下去。
  
  九姑娘厉声呵道:“不行!我就要这娃娃的!”
  
  母亲的行动激励了我,我难道还不如一个女人家吗?怕疼还叫大丈夫,我走过去夺母亲手中的剪刀。
  
  
楼主就叫我阿良 时间:2010-10-22 20:31:00
  对不起了,我的脖子太酸了,今天就到这好吗,小生这厢有礼了!
楼主就叫我阿良 时间:2010-10-22 20:34:00
  麻烦大家简短的留个言,贴子沉了,就不太好找了
我要评论
上页 1 2 3208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