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天涯太监太多,真实故事艺术加工思维哥系列一

楼主:1985sw00 时间:2011-12-12 15:26:44 点击:801 回复:2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乌金马鞍
  
  引子
  
   60多年前,桂中地区。
  酷热,骄阳如刀火,洒在鹅卵石铺成的马道上。所有人都不说话,直勾勾的盯着前面端端正正的坐在马道中的人。
  许副官随着白老大走南闯北20余年,倒是没见过在这个放个鸡蛋在路边都可以晒熟的天气,居然有个男人穿着大棉袄背对着他们坐在马道中间。更为奇怪的是穿着纺锻单衫的人已经满头大汗,而这个人反而连一滴汗都没有冒出来。许副官皱了皱眉头,一挥手队伍立马分散开来,形成散兵突击队形。向前锋老张使了个眼色。
  老张也是老油子了,从许副官上任的第一天开始,就跟在队伍里面做前锋。自然明白老长官的意思,轻咳两声忽然道:“前面坐着的朋友,我们要过道,要休息请换地方。”
  老张本来嗓门就大,又故意想让这个人吓一跳的。谁知道这个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端端正正坐在路中央,张询问的目光递向许副官。
  “安全。”许副官微微颔首。
  “噌”的一下,老张无明业火就窜了起来。提着盒子炮,忍不住就走上前去,手一拍那人的肩膀,忽然间就哈哈的笑起来。
  “笑什么!”许副官喝道。
  “艹,就一死佬。看样子刚死没多久。”
  “真TMD晦气。”许副官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把枪别在裤头上转身向后边的一个黑衣青年道:“黑仔爷,虚惊一场。上马吧!”
  黑衣青年颇有不悦:“许副官,你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这样大惊小怪,草木皆兵的想吓死谁?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一死佬吓成这样,也不怕折了老爷的名吗?”
  “黑仔爷说的是。”许副官掏出块青手帕擦了擦汗,忽然间发觉自己真是老了,许大胆的胆子随着滚滚而来的红色帝国,一天天在缩小,或许这就是在这块熟悉的土地上执行的最后任务吧。
  不对,多年生死边缘的徘徊,让许副官对危险的有着一种敏锐的察觉。大热天的尸体摆在路上早该臭了,而且这里是马道来来往往人也不少,当地的保长如何不派人来收尸。许副官刚想出声提醒,忽然发现黑衣青年抖得像筛子,双眼死死瞪着前方。
  转身、拔枪、射击一气呵成。
  许副官对自己这一手回马枪非常自信,常理上讲:因为无论是谁,假如你每一天练 个几十次,且坚持练 了10年的手艺,都会对它非常自信。但是这次许副官错了,真的错得非常厉害,因为他现在面对的是不在常理上的东西。
  老张笑声还未止,惊见自己的肚子就长出一只手来。随后“嗤、嗤”两声子弹打进肉的声音,就再也没有如何感觉了。听到枪响,所有人立刻猛的一醒。职业军人的素养此刻立马表现出来,纷纷拔枪、点射成战斗队形分散开来。
  许副官用力一巴掌抽在浑身打颤黑衣青年的脸上,喝道:“上马,快跑!!!”黑衣青年这才木讷的向身后的白马跑去,可惜他手软脚软,试了几次竟都无法登上马镫。许副官焦急万分,也不顾身后枪声大作,窜上去,猫着腰,一把把黑衣青年托上马背,用尽全力一打白马,还未转身,喉咙一甜,第五根脊椎处传来巨痛,就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1985sw00 时间:2011-12-12 15:28:00
本故事乃真实故事,地点人物经过艺术加工但是皆可考究!!!但是拒绝跨省
楼主1985sw00 时间:2011-12-12 15:33:00
你妹的居然没有回复
楼主1985sw00 时间:2011-12-12 16:02:00
果断回了,看好你,坐等下文,
  
  ------------------------------
  
  我在上班 没有存货 现场写的 至少保证每天两跟以上
  
  这个故事的开始发生在广西 国M党 时代的 钢七军
楼主1985sw00 时间:2011-12-12 17:08:00
真是杯具
楼主1985sw00 时间:2011-12-12 21:28:00
黑衣青年发了疯似的一路狂抽着白马,一口气跑出10里多地,才敢停下来。这个黑衣青年也不是个二流货,平日里在深墙之中作为私生子存在的他,尔虞我诈,杀头流血也看得多了。越是在最恐惧的时候,越是要冷静下来。毕竟这个世界上最最恐怖的东西就是人,只是太年轻,见识虽多,但是心境还不够稳定而已。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了压情绪。刚一回头,赫然发现,那个人居然在10米之外,直勾勾的望着他。黑衣青年双手忍不住的颤抖起来,险些掉下马去。索性他把心一横,拔出腰间的盒子炮,紧紧的拽在手里,力气大得仿佛把盒子炮捏出了水。只要那东西一动,一梭子子弹打过去再说。奇了的是,那人一动不动的矗立在那,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对视着对方。约莫十来分钟,黑衣青年才猛的发现,那个人身上穿的大棉袄很是眼熟,就像…就像白老板曾经穿过的大棉袄,定睛一瞧在袖口处还绣着一个小篆体的白字。黑衣青年满脸疑惑,一转念,心想这个畜生要害我,我估计早就到阎王殿报道了,于是提着枪,壮着胆子,摸了过去。
  虽有心理准备,走近一看,仍然头皮发麻,胃里一阵翻腾。这分明是一个被剥得只剩下头部皮肤的人!从敞开的领口看去,颈部以下血淋淋的一片,可是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东西,他居然可以行动,这简直已经彻底颠覆了黑衣青年的世界观了!然而这个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酸臭味,反而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淡香。强忍着呕吐的欲望,黑衣青年细细的打量起来。这件大棉袄的上衣口袋,被一种透明的丝线牢牢的缝合着,不近距离仔细观察,根本就发现不了。黑衣青年拔出匕首,细细的割开丝线,一股刺鼻的气味散发开来。黑衣青年立刻屏住呼吸,在口袋中发现了一张字条,内容如下:
  吾儿黑仔,你能看到这个字条说明你已经成熟了。近期匪势越来越猛,长此以往不可想象。为父交你办理的事情,相信有许副官的协助也已经处理完毕。然此事关系之重大,各方的觊觎让为父如芒在背。为绝对保守此秘密,在分不清是人是(暗)鬼情况下,只能出此计策。一来可以让水变浑,二来宜不失军心。
  ——白
   看必,黑衣青年立刻掏出打火机点燃了纸条,纸条还未烧尽,旁边的血尸连带穿着大棉袄就已经化作一滩血水。
  
楼主1985sw00 时间:2011-12-12 21:33:00
我去我的故事居然没有人看。有识货的吗
楼主1985sw00 时间:2011-12-13 13:50:00
莫名其妙
  
  我莫名其妙的盯着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混血美女,听着她这个莫名其妙的故事。不由得理了理自己莫名其妙的思路。
  大学毕业,我就莫名其妙的当上了宅男。莫名其妙的过了四年,家人都觉得我整天莫名其妙的过着莫名其妙的生活是不靠谱的。有一天母亲在一家羊肉摊前,又莫名其妙的碰见了个某上市房地产公司的老总,莫名其妙的他很欣赏我。两个月后,我就莫名其妙的来到一个叫D城的海滨城市,莫名其妙的进了一家房地产公司,每天莫名其妙的上着网,莫名其妙的就晃荡了大半年。忽然,莫名其妙的接到XXX国际贸易公司的人事经理的电话,我就莫名其妙的飘到这儿。
  “呵呵,sir 思,你考虑得怎么样了,要不要加入我们公司。”美女咬了咬嘴唇。
  “你的香水很香”我莫名其妙的蹦出了这句话。
  香水并没有说话,穿着爆乳装的她脸红了,红得就像远山外的夕阳,头更低了,居然很害羞。
  这个世界上,只要不是太要命的事情,相信没有任何男人会拒绝一个尤物的利诱。然而这个世界这么乱,要命的事情太多太多,虽然现在我嗓子发干,虽然现在过着莫名其妙的生活,但是总比莫名其妙的挂掉要强得多。
  长长的舒了口气:“虽然你们开的价码很诱惑,但是听你这么说,里面牵扯得貌似不简单,而我又可以帮你们做些什么呢。”
  “我们需要一名向导”香水道。
  “向导?”
  “sir 思,其实你过于谨慎了。事情虽然不简单,但是也远没有你想象中凶险。当年许副官其实是我们安插在白老板旁的眼睛,那黑衣青年其实也不是白老板的私生子,而是许副官的儿子。当年许副官把自己的未婚妻献给白老板享用之前,就已经怀上了黑衣青年。白老板虽然是个老狐狸,但是依然骗过了他。现在说起来你会觉得很简单的,就是满大街都有的小广告嘛,200元一次的处女膜修复手术。这招可是学习战国时代的吕不韦的计谋哦,呵呵…想不到吧,这个技术最早运用于军事的。”香水吃吃的笑了起来。
  
楼主1985sw00 时间:2011-12-13 14:21:00
唉,没有人来看。算了就当日记记录下来吧
  
  自娱自乐得了
楼主1985sw00 时间:2011-12-14 00:51:00
我心理咯噔一跳,忍不住问道:“然后呢?”
  “我们的人赶到时,那里已经没有活着的人了。许副官撑着最后一口气,在地上也只留下个马字。我们的人顺着蹄印,最后也就发现那滩血水,黑衣青年消失了。”
  “消失?什么叫消失。按你所说这么多势力要找个人,就算是只地底的臭虫也应该可以翻出来,怎么会消失了!!!”我忍不住脱口而出。
  “sir 思,你也应该知道后来这边发生的事情,没多久白老板就撑不住了。白老板到台湾刚下飞机就被老头子软禁起来。后来李老板为这件事回到大陆,但是那时大陆这边文化大革命已经开始,有关部门也被冲击得七零八落,相关资料和人员也不知所踪。而我们的势力也退出该地区,中间间隔了20余年,所以黑衣青年就此消失。反而现在唯一知晓线索的只剩下我们。”香水愈发笑得灿烂起来,就像朝阳晒化了初雪般温暖。
  但我却感觉不到一丝丝暖意,豆大的冷汗直接渗了出来。套用一句现在很流行的话。
  你知道得太多了。
  
楼主1985sw00 时间:2011-12-14 10:41:00
即使只有一两个读者,我也不会太监的!多谢对我的支持
楼主1985sw00 时间:2011-12-15 17:27:00
大雅堂
  
  9月19日,午后。我从L市一家酒店走出来,沿着这又长又直的街道大步前行,太阳已经升得老高。
  这实在是座非常美丽的城市,平整的街道、整齐的楼房、满眼的翠绿、清新的空气。不管你从哪里来,或者将要去何方,只要你来过,你就无法忘记它的风情。对我而言这座城市最美的既不是它的街道,亦不是房屋,也不是风景,而是这里的人情。
  香水亲昵挽着我的手臂,宛如热恋中的情侣一般。我们虽然走得飞快,但是我却完全不知道目的地。恰如香水所说,我确实是他们能找到的最好的向导。当年,许副官与黑衣青年行动路线就是沿着红水河逆流而上,而这条路线,我熟悉得简直像我手上的掌纹。父亲是个根雕匠人,为了寻找合适的木料,20年来一直在这条线上活动。除了那些从来不和外界打交道极度闭塞的老瑶寨、老苗寨外,沿线上其他的村村寨寨基本上都有几个老朋友。在众多少数民族聚集的广西,特别是乡下,很多事情并不是用钱或者ZF出面就可以解决的。况且黑衣青年最后消失的地界,离L市约100多公里的乡村,正是我外公的老家。当地人本土观念极重,世代都居住于此,不是亲就是表的。假如发生什么事情,简直是一呼百应,虽然只是土枪土炮,但是胜在人多。加上这件事过去这么久,香水这帮人能有什么手段找出来?最多当陪他们旅旅游,还有这么丰厚的报酬,何乐而不为。一旦想通,我阴霍的心情也一扫而空,不禁得意的笑起来。
  很多人往往在不自觉中就拿自己世界观,去丈量这个未知的世界,这样不但错得厉害,而且有时可能还会要了你的命。因此很多人都希望能买到后悔药,殊不知后悔药早就藏在自己的性格之中。
  看着我阴晴不定的脸,香水依过来,摸着我的头:“亲爱的,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们现在去?”我很配合的捏着香水的脸。
  “讨厌,他们和装备都到了,我们去见他们。”
  
楼主1985sw00 时间:2011-12-17 22:18:00
没走多远,香水指了指一辆停在路边的越野车,我们就窜了进去。
  正驾驶位上,坐着一个约30多岁的中年男子,穿着一个绿马甲,脖子上挂着个单反,摄影师打扮。普普通通样貌,普普通通的身材,普通到即使你们见过面,但是不注意盯过他的脸,下一秒把他丢在人群中,你就很难把他翻出来。而副驾位上,坐着一个鹰眼高鼻的青年,严肃的脸上,总是带着接近残酷的表情,看来就像深海中伺机而动的鲨鱼。
  香水简单的介绍后,鲨鱼鼻冷冷的望了我一眼,就转过头去望向外边。摄影师白了鲨鱼鼻一眼,乐呵呵的和我打起招呼来。
  “时间不早了,兄弟我们得快点赶路呀。那边有地方住吗?我可不想住车上。”
  听见摄影师的富有生活气息的话,一下子就打破了鲨鱼鼻刚刚制造的尴尬,我点点头道:“我们那有间老屋,像四合院样,就一个表叔住里面平时帮打理着。我们就清明节回去住几天,还算干净。”
  “这不错呀,我们一下到镇上买些熟菜和学生用的文具及糖果,晚上也可以和相亲们热闹热闹,及给山区的孩子们献上点爱心。我们可是打着D市慈善摄影协会的名号的呀。”
  “也好,不然我忽然回去也太过突兀了。”
  汽车终于启动,向着老屋疾驰而去。
  约莫一个小时,我们就到了老村头。远远的看见村头桥上立着一个人,靠近一看原来是朱老三。朱家可是我们村的一大姓,他们祖上可是大名鼎鼎的乞丐皇帝——朱元璋,即使到了晚清,依然人才辈出,贵州知府就是他家出的人。衣锦还乡后,就选出一块好地,建祠堂——红墙、琉璃瓦、漆金招牌,书香门第、大雅之堂,故称大雅堂。可惜文革时,被破了四旧,漆金招牌砸烂大炼钢铁了去。好在场地够大、质量够好,没有被完全破坏,被留下来开会、批斗的地。现在则是用来村里聚会吃饭、商议事情的地方。
  
楼主1985sw00 时间:2011-12-17 22:52:00
跳鼓阵
  
  朱老三看见我嘿嘿的傻笑起来:“哥,你来了。”
  “恩,你去和八爹(村长)说,我回来了。”我道。
  “十爹(我外公)呢?”朱老三伸头望向车里。
  “哦,他没有回来,我是和几个同事回来拍点风景、民俗照片的,快去。”我催老三道。
  香水吃吃的笑道:“他看起来有点像白痴,傻愣愣的和你一样。”
  香水笑起来真的非常好看,即使我知道我只是她人生中无数个导游之一,我还是看得一怔。佯装发怒:“别乱说,朱老三只是小时候得了脑膜炎,发烧过度,脑子有点不灵光。可是却是阵头的好手,有机会给你开开眼界。不是说要送东西给我们山区的小学生吗?这个竹杠我可得敲你咯。”
  香水咯咯的笑起来。
  车向着村里面小学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