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 沈阳 为背景的爆笑小说《我叫王老五》 大家支持一下!

楼主:劉柳六 时间:2013-03-19 09:34:38 点击:5976 回复:2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小说的主角名叫王老五,是个在沈阳收破烂的屌丝,后来他奇迹般的遇上一位极品美女,于是上演了一出屌丝逆袭白富美的爆笑故事……
  目前小说正在舞文弄墨社区连载中,还望各位老乡前去支持兄弟一下!不胜感激!

  链接地址: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491074-1.shtml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7次 发图:2张 | 更多 |
楼主劉柳六 时间:2013-03-19 11:10:00
  @牛滥删二过头 1楼 2013-03-19 10:11:00
  强烈支持,要是发在沈阳版就好啦
  -----------------------------
  谢谢!
楼主劉柳六 时间:2013-03-19 11:52:00
  我传几个搞笑片段上来,如果各位老乡觉得还可以,还望去支持下兄弟!
楼主劉柳六 时间:2013-03-19 11:54:00
  我叫王老五,这不是外号,而是名字,我身份证上的名字。要说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我兄弟你肯定认识,他是个著名中医,专门治上火的,叫王老吉,不过现在改名了。
  这个名字给我的压力很大,我甚至不敢告诉别人我叫什么,只是让他们喊我老五。我也想问问父母为什么不给我起个“人”名,但我没有机会,因为我没有父母。确切的说,我是个孤儿,我甚至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
  从我记事起,我就在孤儿院生活。小的时候我还幻想着我老爹是个富翁,他想让我在逆境中成长,锻炼我的意志,不被金钱迷惑,等我成人之后他就会来接我,让我去继承他的产业。我当时还特瞧不起他,竟然用这种小伎俩迷惑我!而当我真的长大的时候,我发现,原来是我想多了。
楼主劉柳六 时间:2013-03-19 11:55:00
  出师不利,大早上就遇到个卖黑货的,真他妈晦气!我默念了几句祖师爷保佑,别让那小子找我麻烦。我不知道收破烂的祖师爷是谁,就把自己归到丐帮了,丐帮的祖师爷我也不知道是谁,只能当成是洪七公洪老前辈了。
楼主劉柳六 时间:2013-03-19 11:58:00
  话说二笔周岁的时候,他老爹给他举行了隆重的抓周仪式,也不知道老陈怎么想的,地上放满了酒瓶子、骰子,还有若干条他妈的裤衩,说这是代表酒、赌、色。把他妈气的直薅老陈耳朵,老陈这才如梦初醒,眼看着二笔奔着裤衩去了,急中生智从兜里拿出笔就扔了过去,说来也怪,二笔就真弃裤衩于不顾,屁颠屁颠的拿笔去了。老陈为了纪念此事,就给二笔起名为“陈笔”,又因为二笔排行老二,所以人称“二笔”。
楼主劉柳六 时间:2013-03-19 11:59:00
  我从没吃过西餐,但也知道西餐是拿着刀叉吃,什么龙虾、蜗牛、鹅肝、生菜叶,还有红酒。不过红酒我是一口不喝的,太苦太涩,难以下咽。点餐的时候服务员问喝什么,我说你这有没有散白,60度的。服务员愣了一下,没有说话,摇了摇头,脸憋得通红。
  二笔尴尬的对着服务员笑了一下,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钱说:“不好意思,麻烦你去买瓶五粮液,剩下的钱当做小费,谢谢。”
  我拦着二笔,说:“喝什么五粮液,那酒度数太低,不好喝,还是来瓶二锅头吧。”我哪喝过五粮液啊,只是听一个也是收破烂的朋友说过,他以前收酒瓶子的时候,有个五粮液的瓶子里还剩下一口,他给喝了,说那酒就跟水似的,不好喝。
  我把二笔的钱塞回他的钱包,从兜里拿出十块钱,说:“来瓶半斤的二锅头,剩下的钱当小费,谢谢。”小费一下从几百变成几块,服务生脸都气绿了,但碍于二笔的面子也不好说什么,转头就买酒去了。
  可能我就是穷人的命,享受不了有钱人的福,这西餐我吃的很是不习惯,这哪他妈是下酒菜啊!我端着二锅头都不知道该怎么喝。二笔也看出来我不习惯吃西餐,就打算换家中餐吃,我说不用那么麻烦,于是叫来服务生,给他二十块钱,让他给我买两袋花生豆,两根火腿肠,一袋鸡爪子。
楼主劉柳六 时间:2013-03-19 13:07:00
  会喝酒的人都知道,酒量是和心情有关的,心情好真可谓是千杯不醉,心情不好喝一口都迷糊。今天二笔要走,虽然只是离开十几天,但我的心情不怎么好,毕竟在一起吃住两个多月了,突然间少个人心里空落落的。我两腿发软,倒骑驴骑的晃晃悠悠的,眼睛也有点花了。我不敢快骑,就慢慢的蹬着。
  今天确实有点儿喝多了,浑身一点儿力气也没有,有些蹬不动了,我就想下去撒泡尿抽根烟,然后歇一会儿,等醒酒了就加足马力快点儿回家,毕竟现在是秋天,夜晚有些凉,再加上喝了些酒,现在的感觉就像感冒了似的,有点儿冷。
  我叼着烟,奔着一棵小树去了。有时候我也很纳闷,为什么男人都喜欢在树根下撒尿,难道这是传统?我摆好姿势,正要掏出家伙,这时借着吸烟发出的光亮我好像看到了什么,我低头一看,吓得我差点尿裤子里,嘴里的烟也掉到了地上,我大吼了一句:“我草你妈的!”
  我看到的是一具尸体!一具趴在地上的尸体!我没心情猜这是谋杀还是自杀,更没有胆量去检查一下,我魂儿都快吓没了。我顾不上擦头上吓出的冷汗,掉头就跑,跑着跑着我就想,万一死的这个人见我没为他含冤昭雪报复我怎么办?我停下脚步,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机报了警,警察问了我具体位置,让我留在原地等候,一会儿和他们回去做笔录。
  我看了看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我突然感觉周围阴风阵阵,怕是黑白无常索魂来了,我吓得上下牙直打颤,还哪敢继续在这呆着了,管他警察还是法院呢,人不是我杀的,我更没有义务给你看着尸体,报了警也算情至义尽了,我还是溜吧!
  我鼓足勇气对着尸体拜了两拜,说:“兄弟只是个过路的人,刚才喊那句‘我草你妈的’不是骂你,只是我平时的口头禅,无心冒犯,您老千万别见怪啊,您放心,此事我已经报告了政府,如果您老是被人所害,一定会沉冤得雪的,您一定要相信政府啊,有事找政府就行,我只是个收破烂的,要是指着我您这仇八成是报不了了,我一个毛头小子也帮不上什么忙,这就不打扰您老的清修了。”
  说完我掉头就跑,又怕警察找我麻烦,就把手机卡拿出来掰碎扔了,就可惜我里面的三十多话费了。现在我酒醒的差不多了,跨上倒骑驴一阵猛蹬,估计百米提速不比轿车慢多少了。多亏我在倒骑驴前边安了个手电做的车灯,不然此时魂不守舍的我都可能骑沟里去。
  此时由于害怕,也忘记了累不累,只是下意识的紧着倒脚,可是还没骑出多远,前面突然蹿出个人来,正好挡住我的去路,速度如此之快眼看是躲不过去了,我只好使出我的绝招:脚刹!可惜由于我是汗脚,此时仍然穿的是拖鞋,这一刹车不要紧,把我的鞋底蹭掉了,脚跟也磨掉一层皮,火辣辣的疼。我正要开骂,却觉得这人穿的衣服如此眼熟,不需要回想我也肯定了,这他妈不是那具尸体穿的衣服吗!
  这次我看清了,这是个女鬼,乱糟糟的头发把脸都挡住了,我吓得一口气没倒上来,险些晕了过去,指着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用手捋了一下头发,对我很勉强的笑了一下,看来还想对我说点什么。
  她动作很温柔,可这在我眼里是个极其危险的信号,电影里的女鬼发威的前兆都是这样的!虽说此时形势比较危急,但我被她吓着吓着的魂儿就回来了,心里也发起狠来。我心说我那泡尿要是尿你身上了你要杀要刮五哥也不放一个屁,我不是都憋回去了吗?还差点没尿我自己的裤裆上!我虽然爆了粗口,但那的确不是对你啊!我对你也算够意思了,帮你报了警还给你拜了好几下,你不找杀人凶手去你找我干什么玩意?难道鬼也拿软柿子捏?不过你要真把五哥当软柿子你可就错了!五哥的一贯宗旨是佛挡杀佛,鬼挡杀鬼!
  这个想法在我脑海里只是瞬间就过去了,想到这我也就不管那么多了,既然你诚心要找五哥的晦气五哥也不能让你囫囵个的去阴曹地府!我不等她说台词,跳下倒骑驴拿起挂在车子上的称盘照着她脑袋一下拍了过去,称盘都给拍瘪了,我扔下称薅着她的衣襟给了一拳,边打边骂:“卧槽,你不是装逼吗?你不是吓唬五哥吗?来啊!你咬一口五哥试试!你妈个本儿楼地!你他妈咋不吱声了呢?……”
楼主劉柳六 时间:2013-03-19 13:07:00
  我从不打女人,但是女鬼可就不一样了,不把她打趴下我就得报销在这儿,我抡圆了胳膊在她身上招呼。打着打着突然发现她没有动静了,好像又死了一般。鬼还能死?我看了看我的拳头,我没这么牛逼吧?能把鬼揍死了?我也不知道鬼有没有呼吸,就伸手在他鼻子下探了探,这一探把我吓了一跳,她不仅有呼吸而且还是热的!
  难道她不是鬼?这时我闻到了一股淡淡香水气味和很重的酒气混合的气味儿,开始我以为是我的酒气,我把鼻子凑近她身旁闻了一下才知道,那是她身上的气味儿,比我的酒气大多了!我草!想不到五哥英明一世糊涂一时啊,把人当成了鬼,还把人家一小姑娘揍成这个德行,她静静的躺在地上,不知是昏过去了还是没醒酒呢。
  我不知该如何是好,我不敢去医院,更不敢去警察局,把他丢在这又很不道德,这不是五哥的作风,没办法,还是先弄回家再说吧。
  也多亏今天没收多少东西,不然都没法带她。我在车上铺了一层报纸,把她抱到上面,又找几个麻袋把她盖的严实,这要让人看见还以为我是拐卖妇女呢,她现在浑身是伤还昏迷不醒的,到时候我长一万张嘴也说不清了。
  路上我把这事捋了一遍,明白了大概:她应该是酒喝多了,走到这儿的时候顶不住就在这睡着了,而我以为那是一具尸体,情急之下把她吵醒了。但是你醒了就醒了,你拦我车干什么呢?你也别怪五哥心狠,没有怜香惜玉,要怪只能怪你先装鬼吓唬我。
  我骑了一会儿就碰到了警车,警察见到我把车停了下来,把我下个半死,心说这警察办事效率也太高了吧,我刚犯完事就来抓我了?没等我自首,警察说话了,原来他是问路的,问的就是我刚才“谎报军情”的那个地点,原来他们是来找尸体来了。我怕他们让我带过去,没敢说实话,就说我也是路过,不知道在哪。
  由于害怕被别人看见我车里有个昏迷不醒的女人,我车子骑得飞快,把她颠的“恩恩”的轻吟,叫的我春心荡漾,心里升起一股无名之火。听见她的声音我也就放心了,至少没被我打死。
  回到家,我把她从车上抱了下来放到我的床上,打开灯之后,我才看清她的本来面目,虽然被我揍得鼻青脸肿,但这掩盖不了她超凡脱俗的气质和倾国倾城的容貌,我拍着脑门说:“王老五啊王老五,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你竟然当成了鬼!还把人家揍得不成人样,活该你二十五了还是光棍啊!”
  她的容貌已经达到了我意淫的标准,我看着她,竟然有一种想要当爹的冲动!我心里的两个小人这时已经打的不可开交。左边的小人说:“上啊王老五,看看她是多么美,现在她是你的了,你还是不是男人啊!你告别处男之身的时刻到了,come on!”右边的小人说:“王老五同志,你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你一直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你是共青团员的楷模,你是青年同志中的典范,党和人民在考验着你,你一定要摒弃杂念,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阿弥陀佛……”
  我晃了晃脑袋,真是纠结啊,这两个小人说的都没错,我应该听谁的呢?我倒是想听左边小人的,和她同床共枕,可是我没那个胆儿。算了,我还是去睡觉吧!我给她盖上被,自己也拿了一床被子去二笔的路虎车里,二笔今天没有开车回家,车仍然在我这放着,今天正好给我当临时帐篷了。
  躺在车里,我不由的想,我怎么这么招风呢,刚走了个二笔,又来了个大美妞儿,只是明天该怎么应付她呢,是我揍得她她应该是知道的,如果她要报警,法院肯定得判我故意伤害罪,绑架罪,凌辱妇女罪,这我得判多少年啊!明天我一定打死也不承认是我揍的她,就说我是见义勇为,和歹徒做了殊死的搏斗才救下她,不然我得在监狱里蹲到死!想到这我就下车把屋门反锁,又在外面拿木棍把门和窗户支上,这样她就不能趁我睡觉跑出去报警了。做完一系列工作我才安心的睡下,今天折腾的太厉害了,累的要死,虽然脑袋里都是事儿也挡不住袭来的浓浓困意。
楼主劉柳六 时间:2013-03-19 13:08:00
  这觉睡得昏昏沉沉的,很是不踏实,翻来覆去的醒来很多次,看来昨晚真是吓得不轻,总是梦见锁魂的厉鬼。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我从车上下来,伸个懒腰,骨头噼里啪啦的响,还隐隐有点儿酸疼,可能是很久没锻炼的关系,昨天揍她那几拳把肌肉都拉伤了。
  我从窗户外面看见她还在熟睡,这我就放心了,好在她没跑出去报警。看着她肿胀的脸我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就被我的几下拳脚毁了,她醒来一定不会轻饶我了。为了减轻心里的负罪感,我决定出去给她买点儿药。
  我在药店买了一堆的药,都是治疗外伤的,有内服的有外敷的,我只挑贵的买,花了我一百多两银子,但愿她能看在我知错就改的面上不要追究我的刑事责任。路上我又买了几张馅饼,心想回去再给她煮点粥,人家莫名其妙的挨了揍,怎么也得让人家吃饱了再走。
  回到家里,我把顶在门外边的木棍拿走,手伸进裤兜里掏钥匙,咦?我钥匙呢?擦!落屋里了!好吧,我跳窗户进。
  我把窗户外边蹩着的木棍拿下,正准备爬进去,搭眼一看,大事不好了!她不见了!这可给我吓得不轻,我还没解释呢你怎么就走了?你要是真报了警我这辈子可就交代里面了!五哥可还没娶媳妇呢!
  只是门和窗都被我蹩上了她怎么跑出去的呢?情急之下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进屋收拾收拾东西跑路吧!我提臀挺胸收腹,纵身一跃,爬到窗台上,还没等爬稳,只见一只鞋直奔我的面门而来,如果只是一只鞋也就罢了,大不了疼一下了事,我皮糙肉厚还伤不到我,可他妈的鞋上还有一只脚!她他妈的是踹过来的!我刚要大叫脚下留情,还没等说出话,那双鞋已经贴到我脸上了,最可恨的是她穿的还是高跟鞋,长长的鞋跟正好插在我大叫的嘴里,我被踢得人仰马翻,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鼻子顿时一酸,眼泪和鼻血哗哗的淌了出来,她这脚的力度着实不小啊!我心有余悸,她要是踢偏点,非得踹掉我几颗门牙。
  我揉了揉鼻子,用衣袖擦了擦眼泪和鼻血,吐了几口唾沫,她这一脚把我踢急了,心中愤怒的小宇宙彻底爆发,心说你他妈昨天装鬼把我吓得半死,我揍了你这是情有可原的,我都准备赎罪了你他妈还踹我这么狠的一脚,要是把我鼻子踹歪了我非得留你做压寨夫人!我正要站起来破口大骂,她却从窗户上跳了下来,稳稳的落在了地上,我惊讶的看着她穿着高跟鞋的双脚,这也行?你他妈不怕崴脚啊!我还没惊讶完,她就像拎小鸡儿似的把我从地上拎了起来,啪啪的左右开弓抽了我几个嘴巴,我脑袋左右晃荡的甩出几滴鼻血,正好甩在她身上,她厌恶的看了一下,然后把我掉了个个儿,又啪啪的猛抽我的后脑勺。
  妈了个巴子的!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五哥我还就不怜香惜玉了!管你是不是女人,管你还报不报警了,五哥今天就以身试法了!我转过身大骂:“你奶奶个腿儿的,你个小逼崽子也太他妈猖狂了!五哥不教训教训你你还真不知道五哥的厉害!”我撸胳膊挽袖子就要开打,还没等我伸手,她一拳过来,速度之快我竟然无法避开,这一拳正好打到我太阳穴上,我笔直的躺了下去,砸起一阵尘土。
  这一拳把我揍得眼冒金星,说什么也站不起来了,她竟然还是余气未消,按着我脑袋往地上撞,我反抗不得只有挣扎,双手双脚并用在地上乱扒,如果旁人看见,肯定以为我在练蛙泳。
  我已经猜出来了,这娘们儿肯定是练过,不然不能这么轻易把我放倒,我一个老爷们竟然毫无还手之力。我实在疼的受不了了就大喊:“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竟然恩将仇报!而且光天化日之下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男子,你算什么英雄好汉?”
  “老娘本就不是英雄好汉!昨天我憋了一肚子气没处发,今天不好好收拾收拾你实在是难解我心头之恨!”说着又给了我几拳。她刚才只顾着揍我,一句话没有说,这是她说的第一句话,从她的话里我隐隐感觉到一股杀气!杀气?我擦,看来今天我小命难保了,我后悔呀,如果我去投案自首也不至于混到如此田地,警察叔叔肯定不能像这位女煞星这样对待我,她真他妈的是往死里揍啊!
  没想到我王老五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今天要死在一个女人手中,我冤啊,我竟然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好在我昨天给了她几下,不然到地府里我也得被众鬼耻笑。真是人不可貌相,她明明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怎么如此的心狠手辣!古人说的好啊:最毒妇人心!
楼主劉柳六 时间:2013-03-19 13:51:00
  @律香川的暗器 11楼 2013-03-19 13:11:00
  次奥,爆发型发帖啊?大忌啊。
  -----------------------------
  呵呵
楼主劉柳六 时间:2013-03-19 14:28:00
  @我爱动动2009 13楼 2013-03-19 13:53:00
  前十。
  -----------------------------
  神马意思?
楼主劉柳六 时间:2013-03-19 18:27:00
  各位老乡,捧个场啊!
  
楼主劉柳六 时间:2013-03-20 08:15:00
  @大鳖犊子 17楼 2013-03-19 19:57:00
  把钻石留下,把王老五带走。。。。
  -----------------------------
  兄弟的名字真是透露着一股东北味啊,哈哈
楼主劉柳六 时间:2013-03-20 16:49:00

  
楼主劉柳六 时间:2013-03-20 20:27:00
  回复第20楼(作者:@lesu2000 于 2013-03-20 18:59)
  一首《雨花石》小诗
  可恨无才难补天,
  化做雨花落人间。
  千磨石砺灵性在,
  谁不赞……
  ==========
  我也回一首
  岩中籽

  籽落岩中无人暇
  一寸之隔即天涯
  重石压顶何所愁
  不将石破不露头

  
楼主劉柳六 时间:2013-03-21 16:17:00
  岩中籽
  籽落岩中无人暇
  一寸之隔即天涯
  重石压顶何所愁
  不将石破不露头
  -----------------------------
  @lesu2000 23楼 2013-03-21 13:35:00
  好诗
  -----------------------------
  呵呵,这是我十六岁时候写的,那时候正是中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