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离开了我,永远地离开了我

楼主:woshinanji 时间:2007-12-02 23:04:00 点击:347452 回复:499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50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
我目送你的身影而去,心如刀绞,我知道你不会回头,绝对不会回头的,在你的心目中,我是一个肮脏透顶、无可救药午夜牛郎,一个挟别人隐私为乐,心理变态的男人,一个根本不值得你爱的浪荡子。
虽然明知这些,我仍有一丝幻想,那夜,我站在你的楼下,望着你的灯光,心里充满着绝望的柔情,我鼓起勇气,去敲你的门,你没有回应,第二天我才知道,你走了,为了躲开我,你走得那么诀绝,不给我,也不给你任何机会。也许在把你当成一个胡搅蛮缠、毫无自尊的男人,你或许会认为,在我的心目中,你只是一个数字。哦,不,请你相信我,你不是一个数字,绝不是的,我从未把你当作一个数字,你将会是我一生中最爱的女人,我甚至希望你是我一生中最后一个女人,即使明知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你走后这些天,我曾经幻想,我要在一个肮脏的小旅馆中,沦为一尊不知疲倦的性器,一直把自己弄死为止,哈哈哈,那我不成为一名真正的做爱大王吗?可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我发现我并不需要女人,我对女人肉体已经厌倦到呕吐的地步,我讨厌这种无爱的性交,我就算完成了我的宏伟目标,又怎样,我就算用自己的全付力量来报复社会,最后又会如何。我就算死了,又有谁会怜惜我呢?虽然我一直都在渴求着死亡,甚至渴望那种最卑贱的死法,死要女人的床上,哈哈,那样我就死亦瞑目了。真的会瞑目吗?我知道我不会,我不会,所以我没呆在小旅馆,反而呆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小公寓,天天对着电脑,给你写这封信,这封你也许永远也收不到的信。
  那天,那位自称是我的母亲的女人来了,她哭着,喊着,跪在我的床前请求我原谅她,我无动于衷,我的心早就死了。我对她哈哈大笑,说:“你是不是也很想要我,我会如你所愿的。”她哭了,哭得很伤心,可我心硬如铁,我继续冷笑着说:“来吧,来吧,如果你有钱,我也可以和你上床的……”说着说着,我又笑起来,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我看到她的脸,她的脸依然美丽,即使她年纪这么大了,还是这么美丽,我发现我很像她,我确实遗传了她的俊美,所以……所以我在任何风月场所,都是头牌,可这又怎样?我看着她的脸,她的脸像死人一样惨白……这个女人差点和她的亲生儿子乱伦,她凭什么当我的母亲?凭什么?我没有母亲,我的母亲早就死了,在我三岁的时候就死了。多少年来,我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个美丽慈祥的母亲形像,在一夜之间崩塌、扭曲、变形,我没有母亲,我从来没有母亲。我只有你!只有你!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你是我今生的最爱,可你也离我而去了,永远都不再理我,因为我是一个卑贱的午夜牛郎,是一个人尽可妻的做爱大王。你曾经那么爱过我,你曾经说过不在乎我的过去,但你在乎我心态,你认为我是个典型的变态色情狂,一个累积女人个体数字为乐的男人。不错,我确实在积累,不住的积累,但我没有快乐,从来没有。到后来,连性交时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即使再美的女人在我的床上,我也无动于衷。我机械地和女人做爱,一心渴望着快点死亡。直到那天你来找我……我才觉得自己活下来了,在跟你的那三个月中,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我每天都想见你,都想看着你,看着你炒菜煮饭时温柔的背影,看着你伏案写书时的专注神情,看着你明澈如水的双眸,看着你那羞怯无比的容颜。我的心在颤抖,在弹奏着最轻快的小乐曲,一股热流从我心头窜过,我感到自己日渐死去的心活了,正在热腾腾地跳动着,那种感觉是多么甜蜜,多么幸福!那是什么感觉呢?那是回家的感觉啊,我就像一艘疲倦至极的孤帆,破不及待地驶向“家”的港湾,即使这个家根本不属于我。我想,也许我一生注定过着无妻无儿却有无数女人的生活。家对于许许多多的人而言,都是唾手可得的,而对我而言,却像是遥远不可及的星辰。我曾经渴望和你建立一个小小的家,有你,有孩子,我的一生足矣。可你离开了我,永远地离开了我。孩子,永远在梦中。
  与你营造的小“家”散了,永远散了,“家”对于我而言,是个奢求的稀世珍宝。我没有家,自小到大,从来就没有拥有真正意义上的家。现在我已经相信,即使我活到死,也不会有家了,我唯一值得“骄傲”的是,我拥有无数的女人,可能还拥有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私生儿女,哈哈哈。
  今夜我对着电脑,在想着你,我……我多么希望我的最后一个女人会是你,但我又分明地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你不会来找我的,你绝不会的。虽然你不会来找我,我仍愿意将我的一生的经历告诉你,你是我一生中最爱和最信任的女人,我曾经说过:如果你想听的话,我会将我的一生向你和盘而出,无一丝隐瞒,现在我开始兑现自己的诺言(也许你不想听吧,那就原谅我的自私,因为我太累了,实在太累了,累到了差不多到了死亡的地步。)
  “家”,多么美丽的字眼,但我从来都没有真正地拥有它。从来没有。
  
  
  天涯来吧,匿名可直接回复;登陆后发主贴回复均可直接上传图,不限大小,不防盗链 
  点击进入[交友]吧==>>我是外企白领,征雇男友回家过年,日薪1000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woshinanji 时间:2007-12-03 15:19:17
  这几天我一直都浑浑噩噩地,恍若行尸走肉,我不知道我要做些什么,我对未来极度恐慌,完全失去了信心。像我这种人,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楼主woshinanji 时间:2007-12-03 23:37:10
  我的母亲是个知青,父亲是个山民,听说母亲原本出自南方一个优裕并且有教养的家庭,但在那场人所共知的性灾难中,她失去了所有。最后只能随着其他知音来到这个极为偏僻的山城。并且认识了父亲。
  父亲只读到高二就缀学,他面色黝黑,长得高大英俊,那时乡里有好多女孩子喜欢他,他不为所动,他爱上了母亲,一个从远方城市来的美丽姑娘。母亲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与父亲恋爱结婚了,并且很快有了我。那时我很小,但我一直到现在都相信他们原来是恩爱夫妻,因为就算在我长大之后很多年的梦中,都依稀可以听到母亲在我耳边轻唱的童谣,那么的甜美,让人怀念,又让人心碎。
  但那一天终于来临了,来得那么快,那年我才三岁,有一个夜晚,母亲抱着我,亲我的小脸,她的脸上也淌着泪水。第二天她就跟同乡的一个男知青走了,自此三十年来,她从来都没有回来看过我,她可能忘了有我这个儿子,直到前几天,有个女人出现在我的床上……哈哈哈,天下有这么滑稽荒唐的事情吗?
  听奶奶说,母亲走后,父亲整个人都变了,他不再笑也很少哭,只是木木地坐着,奶奶甚至担心他会神经失常,他后来恢复过来了,并且很快离开我,到千里的省城谋生。
  就这样,我一直跟奶奶住在一起,奶奶很疼我,而父亲他只管寄钱,二年只回来看我一次,五岁时我见到他时还躲在奶奶身后,因为他对于我而言完全是个陌生人。他也对我爱理不理的,也许是因为我的长相吧,我相信我的长相集合了父母的所有优点。
  奶奶在我六岁时就与世长辞了,父亲在那个城市中也有了新家。那个女主人不欢迎我的到来。所以我只好和叔叔婶婶生活在一起。叔叔住在农村,他有三个儿子,我在这家中又算什么呢?我和叔叔的儿子挤在一张大应中,他们占的位子通常比我要大得多,冬天我有时会冻醒来,才知道他们把被子都卷过去了。那时在漆黑的夜里,才六岁的我睁大眼睛:爸爸妈妈都不要我了。我是个没人要没人疼的孩子……在这个世上,除了逝去的奶奶还有谁会真正地疼爱我呢?一个六岁孩子就会产生绝望,谁会理解他呢?
  我和叔叔一家生活了六年,在叔叔家里我是个不受欢迎的人,因为我没有同龄人的活泼可爱,常常沉默不语,形单影只,村里的孩子都不喜欢我,他们都骂我的妈妈是狐狸精,说她会离开我是因为跟别的男人私奔了,我跟他们打架,回来时还被婶婶骂。在这六年中,父亲只回来看我二次,每次都只给我一些钱,勉励我读好书。我曾请求说要他带我去他的家,他没有说话。我明白了……明白了,我是个多余的孩子,父亲的新家根本就不欢迎我。听说,父亲那个妻子是那个城市中某个局长的女儿,娇生惯养的,她为他生了一儿一女,我那两个从未谋面的弟妹,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比较起来,我又算得了什么呢?我明明父母健在,却过着比孤儿还要痛苦的生活,我的人生一开始就注定是个悲剧,这种悲剧贯穿着我的整个命运,我根本无法摆脱。十二岁那年,我就想到了自杀。在一个寒冷的冬天,我跳到河里,河水太浅,我没有被淹死,相反,刺骨的河水把我凍得全身发抖。我就像河边的那棵只有几块叶子的老树,在呜呜的北风中颤栗,哭泣。一个过路的乡人看到我在哭,把我拉回家。一路上,我一直在哭。
  我病倒了,不住地说胡话。叔叔一家从中得知我居然去跳河自杀,他们都震惊了。等我病好之后,叔叔在婶婶的强烈要求下,给父亲打个长途电话,诉说这件未邃的自杀事件。他说我是个极不爱说话的男孩子,整天郁郁寡欢,沉默少言,他说他根本就不了解我想的是什么?为免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不敢再留我住在他家了,他对父亲说,你是他的亲生爸爸,你要负起这个责任来。父亲听了叔叔的话,第二天,便亲自搭车来接回他的新家。据说,因为这件事,他还和继母吵了一场。他后来无意间透露,他说他以前也并不是不想接我过去的,只不过……他没有下文,可我明白他没说的话是什么。
  我在父亲家住了五年,哦,这也不是我心目中的家,父亲常年出差在外,继母在他面前对我还可以,父亲一走后就对我瞪白眼,那眼神明显地告诉我:我不喜欢你,你还不快滚。她给她的亲生儿女吃好穿好的,对我则是爱理不理,就当我不存在。她本是父亲上司的女儿,婚前曾对父亲说:绝对不要你跟前妻生的孩子一块生活。而我这个不受欢迎的孩子却来了,成为她不必要的负担。而父亲,怎么说呢?他有时也会现出痛苦嫌恶之色,在农村,叔叔曾跟我说,我长相比较像母亲,身材则像爸爸。父亲想必从我脸上想到了母亲,那个弃他而去的美丽的女人——几乎所有的亲人都跟我说,我妈是跟一个男人私奔的,她不要你,她是一个不要脸的荡妇。
  
楼主woshinanji 时间:2007-12-04 11:43:26
  今天到现在才起来,昏昏沉沉的。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又看这个帖子,发现有很多错别字,不管了。痛苦郁积了太多年,只想尽情发泄,爆发。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我从来都没有顺过,噩运一直伴随着我,我无可逃脱,这是我的命运吗?
  
楼主woshinanji 时间:2007-12-04 22:20:26
  尽管所有的人都在骂母亲,可我依然恨她不起来,在当时的我心目中,母亲依然是那么美丽,那么温柔,我在梦中,依然可以回响着她在我耳边轻唱着童谣:《小燕子》、《让我们荡起双桨》,母亲的歌声柔美,让我沉醉。何况她在我小时候,天天都带着我,不曾有过须臾的分离。我甚至认为,母亲离开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我与继母的关系一直都无法改善。也与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妹没有交集。我的弟弟是个非常任性的男孩子,早就父母给宠坏了。他一直都不肯承认我这个哥哥的存在,常常在外面跟别的孩子打架,在家就成了一位飞横拔扈的小霸王。我懒得理他。对他的挑衅视若不见。我越不理他,他就越讨厌我,视我为仇人。至于妹妹,我初次见她时,她还很小,扎着小辫子,脸红粉红粉得像个水蜜桃,她是个非常美丽的女孩子,她跟我一样,在相貌上继承了父母所有的优点。她叫我大哥,我一眼看到她就喜欢她,可那时我一直对她非常冷漠,我总觉得,她会跟我的继母与二弟一样自私,一样任性。虽然她是我的亲妹妹,可我依然对她有种戒心,我那时才十多岁,就沧桑得像个老人了。谁又会想到,一个才十来岁的孩子,就有过自杀的经历呢?
  尽管家离学校很近,上了中学后,我仍然坚持要寄宿。父亲同意了。他那时已经辞职下海,长期奔波在外。我很少回家,就算过年过节,只要父亲不在家,我宁愿一个人呆在学校宿舍,也不想回到冰冷的家,哦,它不是我的家,对于我而言,它比旅店还好不了多少,我终其一生都在寻找一个家,一个小而温暖的家,为何一直现在都没有找到?为什么会这样?
  在学校读书,我也是最孤独的孩子,没有什么朋友,但我的成绩最好。记得刚从农村来到城市,我第一次考试成绩是全班倒数第二名,仅比那位专门被同学脸上画胡须的大冬瓜多二分,一个学期后,我考上全班第一名。父亲见我聪慧好学,比他另外那个儿子优秀得多,便加大对我的培养,这使继母对我很不满,我的待遇更差了。读初三时,父亲的生意受损,我家离学校这么近,不能再寄宿了,只好搬回来,我和继母几乎没有说过话,她常常暗示我快点滚,这种日子真是难以忍受,可我又不能不忍受着。那时我便有个想法强烈迸发,我要读书,我要拼命地读书,我一定要考上几千里外那所人所众知的名校,离开这个没有半点意义地家,摆脱这种可悲的命运,永远也不再回家。我要在另一座城市中呼风唤雨,做出一番事业来。至于婚姻,如果我不能承诺给妻儿一个安稳的家的话,我宁愿一辈子也不结婚。我不能让我的孩子也来承担我的痛苦,虽然我一直都那么渴望家。当然那时,我对未来还是有很大的信心的,我相信我能够建造一个家庭,成为一个让孩子自豪的父亲。
  父亲的生意越来越难做,继母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我上高中后便不在家白吃白住,上学时在学校读忆,放假时便到城里新开的一家餐厅打工,当个普通的服务员。我十六岁便长得很高,有一米八零了。我骗他们说我已满十八岁,他们全都相信,因此我领了一份薪水。除了当服务员,我还做过其它杂工,有些工作是相当辛苦的。
  快过年了,某一天,我正在餐厅收碗筷,我的二弟带着一个漂亮的女孩过来吃饭,他看见我,一脸的不屑,他没有叫我大哥,他可能怕那个女孩子知道他有这个大哥,我也没有理他,我们两兄弟完全跟陌生人一样冷漠。就这样,他们在我面前大吃大喝,而我则冷淡地站在餐厅的另一角,好像他们不存在。但二弟他们走后,我却觉得心里憋得慌,我几乎要爆炸了,为什么同是一父所生,我们的命运就这般不同?二弟什么都有,有父母的疼爱,有一副健美的身材,小小年纪就懂得谈恋爱,而我一无所有,卑微地站在餐厅中,对着所有的顾客露出笑脸。
  天越来越冷,再过几天就除夕了,我的生日也快要到了,可我衣着单薄,又没去买新衣,患了重感冒。
  我生日那天,冷风刺骨,我实在没有力气去上班,便请假,我全身无力地躺在餐厅那个小宿舍中,孤零零的,没有一个人知道我生病,当然更没有一个人知道那天就是我的生日。我的人生就是如此的卑微,没有一个人会知道我的存在,就连父母也不要我。我承认我当时哭了。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我还不算是个真正的大男人,我还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大男生。
  那天中午,我躺在木板床上,暗自神伤,因为吃了感冒药,便躺下来睡了。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回来吃饭的同事说:阿峰,你的妹妹来看你了。
  我的妹妹?我的妹妹!我睁开眼睛,果然看见妹妹站在我的床前,我有好几个月没看到她了,她长得越来越美丽,越来越招人疼爱。当时她一脸地担忧:“大哥,你感冒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我承认我当时的声音并不是很友好很和蔼,虽然我心里感到温暖,但仍有疑惑,妹妹为何会来这儿?
  “是二哥告诉我的,他那天回家说你在一家餐厅打工。大哥,你又病了,这里的被子这么薄,你会很冷的。”
  
楼主woshinanji 时间:2007-12-05 13:52:43
  昨晚又喝酒了,越喝越清醒,越想醉越醉不了。又是失眠。今天睡到中午,已经三天没有出门了,我走出房门,走在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但他们都跟我不在一个世界中,这个城市给我太多伤感的记忆,命运就像孙悟空的紧箍咒,套在脑中,无法逃避。
  
楼主woshinanji 时间:2007-12-05 21:35:01
  我现在都快要疯掉了,我得不到她的半点音讯,她整个人都失踪了。就算失踪,也要告诉我一声啊,可她就这样一声中吭地走了,打电话也不接,好像我不存在。我甚至不知道她是死是活,要是她半路被人抢劫了被人害了,那该怎么办?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要遭此报应?
楼主woshinanji 时间:2007-12-05 23:52:30
  大哥,她叫得那么亲切,那么自然。
  “是谁让你来的?”我的声音依然很冷漠,虽然她是我妹妹。
  “是我自己要来的,中午吃饭时,我听到二哥讲到你,我饭都不想吃了,就出来找你,我找了很久,终于找到这儿,你好久没回家了,大哥。”妹妹说着说着,眼光中闪着泪花。
  谁也无法想象她眼中的泪花,给当时的我带来多么大的震撼?心中有股暖流,如夏季的疾风暴雨一般突然向我袭来,只在瞬间就整个儿地吞吃了我。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意识全无,身体像一朵透明的早春薄霞,悠悠地漂浮起来,一切在这一刻都不再存在,留下的唯有灵魂在颤动。
  妹妹就这样站在我面前,眼光中闪着泪花,我再一次发现,她长得很美丽,真的很美。她就像一个天使,我第一次感到她像个天使,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回想以往,其实妹妹一直都对我很好,常常在我面前大哥长大哥短的,她在学校上不会做的题,也常常过来向我讨教。可我出于对继母的怨恨,对这位比我小好几岁的妹妹避而远之。
  我怔怔地看着妹妹,不再说话,妹妹见我发呆,以为我病得迷糊了,便来探探我的额头。她的小手有些凉,在我滚烫的额头中轻轻抚摸,就像是荒漠中的一缕温泉。
  妹妹,她就是我的妹妹,我的亲妹子呵。我这个大哥以前对她很冷漠,可她一直把我当成她的大哥。
  “妹妹,今天是大哥的生日。”我不知为何,蹦出这句话。
  “太好了,大哥,今天是你的生日!生日快乐!”妹妹白净的小脸露出了欢乐的笑容,两个圆圆的酒窝使她变得更加可爱:“我到外面买生日蛋糕。”
  “妹妹,我……没钱”我很为难,我那时身无分文,哪有钱买蛋糕?
  “我回家去,把那小猪扑满摔了,就有好多钱啦。你等我,大哥。”妹妹好像怕我再说下去,一溜烟就跑了。多么善解人意的妹妹啊,谁能够想象,她原本是一位娇生惯养的孩子,可天性的纯真与善良与对知识的热爱(妹妹和我一样,非常爱读书,在学校她一直都是班干部,品学兼优),使她没有一点骄奢之气。
  不知为何,自从妹妹来后,我的感冒奇迹般地变好了。
  那天下午,可以说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一个下午,妹妹到外面买来一个很大的蛋糕,下午工友回来,我们全宿舍的男孩子,还有妹妹,给我过生日,在烛光下,我吹灭蜡烛,他们拍着手唱着生日歌,找乐子,乱扔蛋糕,玩得可疯了。
  晚上,我送妹妹回家,我本不想回家的,但拗不过妹妹那双期待的双眼,便迈进家门。
  继母看到我回来,没有说话。照我以前的态度,她不说话,我更加不会说,我会当作她不存在,但那天我实在太高兴了,念在她是妹妹的亲生母亲的分上,我破天荒地跟她打个招呼,她惊讶至极地看着我。她的脸色本来很不好看的,但看到妹妹一直牵着我的手,也勉强笑一声。
  我回到自己的屋子。屋子里有爸爸,原来即将过年,爸爸也回家了。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阿峰,你回来了。”
  是的,我回家了。因为妹妹,我回家了。
  也许是父亲对我有愧疚之心,那晚,他对我非常和蔼,跟我谈得好久,当然他一直没有提到我的生日,他忘了。既然他忘了,我当然不会提。
  我开始了新的生活,因为妹妹的存在,这个我一心想要逃离的冰冷之家,也变得温暖起来了。妹妹还是像我从未离家时那样,人前人后叫我大哥,她学习很认真,有什么不会的题目,常常过来向我请教。二弟的读书成绩一向不好,她很少去问他。
  星期天,我们兄妹到郊外去放风筝,妹妹银铃般的笑声,一直到现在都在我耳边响起。而今,每当我回忆起这些美好的日子,既感到温馨,同时又心如刀绞。对于我而言,所有的幸福都是短暂的,就连这种家庭幸福,也一样短暂,如同流星,一闪便消逝无踪。
  不过,那学期确实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不单因为妹妹,还因为她的出现。
  
上页 1 2 350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