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淹死的鱼-弱女在北京扎挣奋斗的经历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4 23:13:00 点击:12667 回复:2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
今天往家打了个电话。
放下电话之后,我蹲在地上,头放在膝盖那里,双手抱着膝盖哭了好久。
来北京四年了,从没像刚刚那样难受过。
  因为电话里,妈妈说,村里有一个老头儿,前几天死了。可是,他什么时候死的,却没有人知道,当臭味传到邻居家里,邻居把他儿子叫来,撬开锁进去之后,发现老爷子早死多时了,身子上爬了许多苍蝇蚊子蛆等各种虫子。真是惨不忍睹,臭不可闻。
  这样的事情,以前听别人也说过。但以前是当故事听的,这次从我的老娘嘴里说出来,真是百种滋味在心头。
  儿子和老爸在一个村子里尚且如此,我和姐姐都在外边,等以后爸爸妈妈再老些了,可怎么办吧?
  我是很想能把他们接到北京来,可我在北京漂了四年了,还是一事无成,工资少得可怜,别说买房子了,买个厕所都不买不起啦。即使将来能找到一个有房子的(这是假设)老公,又有哪个女婿愿意跟丈人丈母娘住一起呢?
  一想到这些我就觉得自己的压力好大,我的泪就开始止不住的往下涌。怎么办呢?我可不能让老爸老妈那样子在老家里度过晚年啊。妈妈说那件事情的时候,我能听得出,她语气里的不安和恐惧。是啊,谁不怕死呢?谁不担心自己死的那一刻会被遗忘,会兀自变臭而没人理会呢?
  可是,我怎么办呢?北京的房子这么贵,钱这么难挣,我一个平平常常的女子能怎么样呢?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4 23:30:39
  很多时候,我都没敢去想未来,因为太遥远了,我想也没用。只能得过且过的混日子,混一天是一天。事实上,谁不想规划出一个美满的未来呢,谁不想儿孙满堂的快乐过日子呢?可是,在北京这个地方,在这个贫富差距VERY特别大的地方,身为最底层贫困线上挣扎的我,要怎么样去规划自己的未来呢?连郊区房子的首付都付不起,我有规划未来的权利吗?
  我从不来敢把希望寄拖到男人身上,自己的经济基础也决定了你在你的小家庭里的地位,如果自己不努力,即使将来嫁出去了又怎样,还不是被老公买回去的媳妇,一切都得听人家的。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的。
  可是,我自己的工作稀松平常,又没有经商头脑,要怎么样才能富裕起来呢?大家是怎么致富的呢,教教我吧。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4 23:53:17
  我自己呢,在北京混了四年,要人脉没人脉,要钱没钱,要色也没能换得来房子的色。即使能换个首付的房子,我也不想去换。
  以前没有机会的时候,我觉得如果能换到的话,出卖色相就出卖呗,毕竟房子的诱惑真的好大啊,当真的可以让我选择的时候,我却逃避了,因为我根本不会这种交易,人家提出来了,我也是一脸木然,一副被吓退的样子,人家一看我那么一百个不乐意的,人家谁愿意花了钱买个苦瓜脸回去呢。
  所以,终归我还是卖不出去的。即使我想把自己的卖了,我这种喜怒皆形于色的人,也不会讨好买主,到交钱见货的时候,也得谈崩了。
  
  人长大了可真麻烦,光是责任二字,就能把人压得直不起腰来。怪不得好些人把责任这两个甩到九霄云外去了呢,一副人生要及时行乐的混账样。从来不去想别人的感受,得骗就骗,得便宜占就占,脸皮厚到了极点,尊严扔到的脚下!
  我有尊严,到现在我也能自豪地说一句:虽然我穷得吹不起空调,可是我活得一直都很有尊严。这是这又有什么用呢?你上对得起天地良心,下对得起乡亲父老又有啥用呢?你没钱哪里有什么真正的尊严,你可以不为一斗米折腰,可是你的父母却要在老家村子里受罪,这就是你所谓的活得有尊严了吗?可是,哪天如果因为你没钱把父母接来跟你一起住,他们老死家乡了,这就叫有尊严了吗?
  扯吧,所以,还是钱才是最重要的。不然连赡养老人的责任都担不起,凭什么谈什么尊严呢!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5 00:34:40
  恩,多谢楼上两位。我是刚刚打完电话,特别难受才钻牛角尖的,明天醒来可能就又恢复正常了。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5 00:36:59
  我其实很想找一个跟我差不多的人,我们平等的相处,平淡的生活,然后一起为未来奋斗。可是,这个要求高吗?居然这样都不行,都不可避免的在刚交往的时候便争吵啊,争吵。是我脾气太坏了,还是我一个人生活得太久了,不知道怎么跟别人相处了?
  如果注定要孤独一生,那么就多赐于我点个人能力吧,让我工作有些起色,让我能当上个房奴。以前看一个朋友的QQ签名,就是:神啊,求求你,让我当房奴吧。当时我看了笑了笑,心说,还真是,我们这些连房奴都当不上的人,是被神遗弃的那一群吗?
  如果要遗弃我们,为什么又要我们来到这个世上呢?难道就是为了看我们的笑话,以供神取乐的吗? 
  真不公平啊。
  上哪里去找什么公平呢?哪里又能找得到什么公平呢?
  如果有公平可言,大家就不用都使劲往上爬了吧,如果上上下下都一个样,爬上去干嘛!既然大家都想往上爬,就说明,还是上边好,上下是不一样的,公平是不存在的。
  向上爬,向高处爬,每个人都极尽所能,无所不用其极的要往上爬。我也要,从金字塔的最底层往上爬,只有爬到上边去,才得看到俯视别人的脸,否则只能仰望别人的屁股。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5 02:29:55
  我不得不承认,我刚来北京的时候,显得傻气十足。因为我从小长在农村,地方偏远,人又稀少的,不会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也不会有那么多各种各样花花肠子的骗子。顶多有些二百五的,不赡养老人;犯混蛋的,跟邻居吵吵架;贪小便宜的,见别人家玉米熟了去偷几个玉米。但大家生活水平都相差不多,所以,没有什么大事,也没有太离谱的狡诈。
  直到我上大学前,我接触的也都是这些耿直纯朴的乡下人。到了大学,各色人多了,贫富差距也出来了。像我这样的,倒成了少数。以前在中学学校里,大都是我们那片的人,大家都差不多。可是,一下子到了大城市里,大多数都是城市里的孩子,我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成了异类,而且我的确也显得异类。所以,本来话就不多的我,更加沉默了。
  平时衣服也是土里土气的,头发流海长长的挡着大半个脸,没事就低着头作看书状,不管看没看进去,都可以避免跟别人的眼光相撞。因为跟别人对视会让我感到更加自卑。仿佛只有独自缩在角落里低着头才有些安全感似的。
  我怕看到别人嘲笑的眼神,我怕别人瞧不起我讽刺我。在这种完全陌生没有熟人的环境里,我除了用这种方式来维护自己脆弱的自尊之外,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5 02:46:57
  恩,受刺激了,呵呵~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5 03:07:17
  男的可以出来挣几年钱,然后回老家娶个媳妇。可是,女的不行啊,读了大学出来了,晃到老大不小了,再回老家都是嫁不去的,被人笑话的了,更惨。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5 03:22:12
  大学里,为了不至于让家里的父母太辛苦,我一直坚持着过最贫苦的大学生活。其实我可以跟家里多要一些,让自己过得体面一些,但是,我觉得我没要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而使得父母更加辛苦。那样的虚荣会令我心碎。在亲朋眼里,我打小就那么懂事,总是一副很听话很替别人着想的样子。
  在这种以省钱为一个中心,以少跟城里人接触,多看书为两个基本点的大学里,我的生活显得单调而乏味。除了宿舍教室食堂之外,我能出现的最后一个场所,就是图书馆。操场边的小树林里没有我的身影,小湖边的垂柳树下没有我的身影,豪华大商场里没有我和身影,舞会上没有我和身影,社团里没有我的身影……
  与书为伍的日子干净而纯粹。只有一个个感人的故事在陪伴着我,从国外经典小说,到中国古典文学,从当代流行小说,到各类文艺杂志,我全都会去看。因为我的时间太多了,除了上课之外,我总要做些什么吧,不是我多么热爱文学,而是我除了看书之外,不知道怎么能不用多花一分钱就融入城市人的那种生活中去。
  这样的大学生活,造成的后果,就是,我在大学里依然保持着我的纯朴(换个词,就是傻气)这令我在刚刚步入社会的那两年里,傻气十足,做了不少让人难以置的傻事。用人家的话说,就是“真怀疑现在大学生的智商”。其实,被骗不完全是智商的问题,而是情商或者人生经验的问题吧。如果买菜的时候算不对账,是数学没学好,是大学生的智商上的问题。但是,遇到骗子还傻乎乎的信以为真,却是涉世太浅,严重缺乏社会经验的问题了吧。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5 03:56:39
  哎,冷,睡了。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5 12:23:40
  哎,我刚来的时候比她们还辛苦,第一个月算实习,工资只有六百。只能住一百五一小条条的地下室。熬了这么久了,还能去哪儿呢?如果当初就有更好的选择就根本不会来这里了。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5 19:05:10
  很烦,有些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起来时已是中午了,吃了个昨天剩的煮玉米,喝了点酸奶,开始发呆。重新又搜出来《重庆森林》和《阿飞正传》又看了一遍。我已记不清我看了几遍同《重庆森林》了。我很奇怪我每次都能看得那么津津有味,虽然我几乎能记住哪里演员该说什么话了,可是,不知道干什么的时候,我还是会打开来看啊看的。
  那是属于小资阶层人的生活,我只有仰望的份儿,没事谈谈恋爱,抒点小情~ 里边的人都是一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屌样~
  可能这种生活离我太远了,所以,我想在看电影的时候感受一下吧。他们都不用为了吃饭发愁,只会为了丢了一份感情而兀自伤怀,对着香皂说,“几天不见,怎么瘦成了这样?”对着滴水的湿毛巾说“你怎么哭成了这样?”
  我也很想对着我的屋子说“你也大哭一场吧,你哭了至少屋子里的温度会降低一些吧,我真的很热,鬼冷风扇一点都不冷,完全起不到降温的作用,几百块钱买了一大个儿的破电扇我亏死了!”
  说起这个破风扇,我很想说,它让我感觉到了男人的重要。当我买下它往家里弄的时候,我是多么希望有个男人能帮帮我。虽然它的功能性不怎么样,但个个头真的蛮大的,我从国美买下之后,一问,人家店大,不管送这种小货。无奈,我费力八叉地从店里弄出来,过了马路,本来想坐公交车来着,因为站牌就在前边,可是我的胳膊刚走了几步路就已经酸得不行了。虽然坚持到站牌应该没问题,但问题是下了公交车到住的地方还有十分钟的路程,我想,这个庞大而沉重的东西,再拎上十分钟,我没什么的,但我担心万一我的胳膊一个坚持不住,再给摔坏了,我就亏大了。
  于是,思前想后,还是打了车。
  对于我这种挣扎在贫困线上的人来说,打车真是好奢侈的。
  虽然打了车,可,把它弄到屋里之后,我的胳膊还是酸疼了几天。因为住的地方没电梯,我要弄它到五层。我走走停停的,弄到屋子里,已浑身汗透。
  那可是北京最热的那几天啊。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5 20:36:59
  现在,北京依然很热,我的老家也依然很热。
  没有空调,我睡觉又吹不了电扇。因为屋子小,电扇个头儿大,能放它的地方只有挨着床的那个角落里,而电扇总吹着的话,风离我太近,我怕吹得腿疼肚子疼的。再加上比较有噪音,所以,每个晚上,我翻身的时候,一摸背底下的床单,都被汗侵的潮了一片。
  我不知道这样日子还要过多久,我村里长大,确实比较能吃苦,但是,我不能因为能吃苦就总处于吃苦的状态中啊。
  我渴望盼望十分希望,能有自己的一个一居室。只要一居室就够了,属于我的一居室。这个要求很高吗?
  我渴望盼望十分希望,有这样一个一居室,然后我的父母来的时候,可以住到卧室里,我呢,住客厅睡沙发就行了,这样,我就很满足了,这个要求很高吗?
  对于有钱人、对于高官子弟来说,这非常简单,一点点都不高。
  可是,对于我来说,却不知道要奋斗上多少年!
  为什么,我一样跟别人长着两胳膊两腿一个脑袋,一样跟别人读过书上过学,却不能拥有一样的起点和奋斗过程呢?
  可见,人从一出生,就已经注定了好些事情。那些试图靠个人奋斗改变命运的人,需要有怎么样的努力付出和坚韧性格啊!
  我希望我能坚持下去。
  至于,我为什么非要留在北京?没什么理由啊,只是没地方去啊,回家种地去?我也不会了,而且回去了脸往哪搁啊?别的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我还能去哪呢?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5 21:43:40
  恩,说一下我的朋友。
  我来北京的时候,这里是有同学的,可是,我一个也没联系,可能是天生性格比较倔强吧。我
  希望能凭自己的能力立足,不想去麻烦同学,而且又不是特别特别熟的同学。
  我想等我站稳了脚根,等我活得像个样子了,再联系同学们,一起玩儿,可是,这一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来啊。
  
  其实,这里有一个我很要好的小学同学。从半年级到小学六年,中学三年,我们都一个班级里,我们的家离得比较近,以前是天天一起上学,一起下学的。
  她,当时人比较腼腆,每次去我家叫我上学的时候,总是推开门子站在门口也不进去,如果出来的是我爸妈,就不说话只是抿着嘴笑笑,爸妈知道她是来叫我一起上学的,就进屋叫我一声。要是正好是我出来,她也只会说句“快点啦”什么的。
  到中学为止,她都是我最要好的同学。我们像姐妹一样一起度过了十年时间。十年啊,一生有几个十年呢?
  
  可是,如今,我们却陌生的像两个从来没见过面的人了。
  因为,她在北京发展的很好。初中毕业后,我继续上学了,她出来打工了。七年时间,我上学了。她在北京混了。
  七年后,我再来北京时,她已经有了老公,有了一家不错的店,店是她和她老公开的。当然,也有了车,有了房。
  而我呢?住着地下室,拿着勉强够吃饱饭的工资。我怎么能从容地站在她面前呢?家里花了好几万块钱,让我读书了,上学了。可是出来之后呢?跟人家简直是天壤之别啊。人家挣了七年的钱,并且房子也买了,家也有了……
  让我怎么去面对这一切呢?
  真的是无颜以对啊。所以,我逃避着和她的见面。如果不能奋斗出点样子来,我们就是在一个城市里的曾经最熟悉的陌生人了。
  
  人是社会性的动物,即使不想比,但自家兄弟都还比呢?想绝对的不比较,几乎没有可能。除非你脱离人群,自己生活到深山老林里去。我只是找个渠道发泄一下,生活还在继续,明天又是周一,日子依然一天天地过。我依然会在这个城市里穷晃。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5 22:33:57
  嗯,小城里,家里没有关系,我学的专业太冷了根本找不到工作的。不然干嘛非要到北京来找啦。我没那么虚荣,非要别人觉得我活得特别光采似的。
  
  朋友,后边慢慢说吧,呵呵。
  
  解释一下,我写贴子,
  一不是来怨天尤人的,纯属昨天情绪拨动较大,找一个发泄的渠道的。但既然有人看,我就接着写下去了。希望有些经历能让看到的人有些启发,不要冲动做决定,不要去不适合自己发展的地方瞎晃。
  二不是来让人同情的,我不需要同情,我只是想在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诉说一下我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如果是熟人,我绝对不会把自己的这一面呈现出来,而是会装作混得还凑合的样子,把所有的苦都咽到肚子里,包括家里人,我也只是和他们说我混得比较好的部分。
  三我把自己的ID叫成傻丫头,就是先自己说了自己刚来北京的时候确实很傻,现在也还很傻,所以,想骂我们的人呢,就请嘴下留情,我脸皮不是那么厚,不想看到太多人骂我弱智之类的。
  嗯,最后呢,我很希望并且很感谢看到贴子的朋友们留个记号或者给点建议意见,这样会让我感到些些温暖的。毕竟我这个人有的时候是有点钻牛角尖的。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5 23:30:18
  小城市里贫富差距没这么大,诱惑没那么多,人的心气相对也不会那么高了或者什么的。你天天看着跟你差不多的一个平常人开着宝马,你却连自行车都没有,能不难受吗?你天天看着你身边的同事住了别墅又买了处高级住宅,你却还和别着挤着间没空调的小屋子,能不想找个地方发泄吗?
  终究是贫富差距太大的原因吧。中国向来是不患寡而患不均的。貌似有调查显示,小城镇的人生活的舒适度安逸度都比大城市里的好~离婚率啦什么的也都更低些。
  所以,还是小城市更安居乐业呀。
  
  
  恩,再说一个我的同学,想知道我是哪里的的朋友,可以从车费上猜一下。呵呵。
  我还有一个小学的男同学。是一次过完节回北京时,在村口等车的时候碰上的。
  当时,老妈陪我在村口等车。远处开来一辆小面,在妈妈面前停住。
  当时车上的司机探出头来说,“北京的。去北京吗?”
  “是啊。多少钱?”老妈问。
  “一百”
  “这么贵啊,能便宜些吗?”(我买火车票才二三十块)
  
  当妈妈和那个司机讲价时,我想躲开,但见妈妈说起来没完,才犹豫地走上前去,拉了一把妈妈,说“别讲了,汽车一般都是100。我不坐。”
  妈妈说“这一下子就到北京了,而且有座。”
  “我不坐”我又重重地坚决地说了一句。
  
  当好不容易把妈妈拉了过来,盼着那位司机赶紧走开时。
  司机对我说话了“你是小萍吧?”
  我笑了笑说:“是啊。”
  “我看着像你,但都不敢认了。”司机笑着说。
  我当时心里说,呵,你往这儿一停,我就认出了你。但只得浅浅一笑说:“你是小伟。”
  “对啊。上车吧。啥都别说了。”
  无奈,我只得上了车了。
  妈妈笑着跟我挥手。因为是同学她也就放心了。
  
  我其实一开始就认出了同学,没搭话,是因为我们本就不熟,而且10年不见,无法预知的情况太多。如果他变得很北京很势力很为钱不择手段,我会很伤心。如果他依旧很仗义很同学,不收我的钱,我又不愿欠下这个人情。 与“聚了总要散,倒不如不聚的好”是一个意思。
  
  只是,当他认出我后,我再也无法逃避。在车上,我静静地观察着他,很少说话,我平时话也很少的,因为大多数时候我都不知道说什么,问来问去的我怕万一哪一句问错了令别人尴尬,不问什么只说自己的情况,我又觉得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他也是初中毕业后到北京打工闯生活的人。偶尔听到过一些他的消息,但大抵都是些鸡毛蒜皮,我从没记住过。
  他很娴熟地开着车,每到一个村口有人站着等车的时候,他都会停下大声地喊:“北京的,去北京吗?”像城里那些小公共在每个站牌处喊:“公主坟、西站的,有去公主坟、西站的吗”一个样。他的声音洪亮,主动热情。看的出来,他热爱自己的行业,喜欢自己的小面包车。
  
  开始,我还担心,他在北京那么多年,是不是也像北京那些老油子似的,为了区区点钱,而不惜破坏美好的同学情谊呢。那样的话,可就又加深了我对这个世界的失望。人生本就不美好,将梦幻里的美破坏掉显得太过残酷。
  
  还好,他虽有些北京打工人的小心眼,但没使到我的身上。
  半路上,他还下车去买了个驴肉火烧给我吃,很好吃的火烧。
  行至半路时,我想给他钱。他的脸一下竟一下子红了“你还给什么钱啊。”我想要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看着他微红的脸,我有些不好意思。
  
  有时候特别讨厌那种为了挣钱不择手段的人,为了小钱六亲不认的,十分令人作呕。
  而有的时候,又有些害怕不为钱不肯收钱的人,欠下个人情,比欠人钱更令我不安。
  当钱解决一切时,觉得世界太冰冷,
  当钱一文不值时,又觉得世界太局促。
  
  那一刻,我很局促,好像我不该在这时候拿出钱来。
  缩回去的手有些不知道往哪儿放。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6 09:19:02
  谢谢lybblueice,晚上回家后再继续。
  
  圈子是比较窄,而且人也腼腆,见了生人不会说话。
  
  “执着妄想”?空了我也找些佛学的书看看吧。我觉得我的沟通能力确实很烂,人际关系一塌糊涂。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6 20:08:15
  后来,车继续行驶,我接着听着他们的闲扯。他旁边坐着他的妻子,一个长得可以说是很不好看的女人,小眼睛,大嘴巴,也可能只是不符合传统的审美而已。情人眼里出西施,人的审美是本就不该有个统一标准。
  
  吃苹果时,他妻子自己吃一口,把苹果递他嘴边让他咬一口,很动人的一个场景。
  
  快到北京时,我再次拿出钱,想把钱给了他的妻子。
  他妻子问:“你同学的钱,收多少?”
  他没回头:“不要了。”
  我坚持:“收下吧。”
  他妻子:“她要给。”
  他仍然是没回头:“收下吧。”
  他最后只说了这很短的几个字,再也没回头看我。
  我长长舒了口气,心里漾出了笑,很感谢他收下了我的钱。
  朝不保夕,自身难保的日子里,我不想欠下任何人人情。我怕我以后没机会还。
  
  虽然我留下了他的电话,但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没有什么交集的生活,自然就渐渐的生份了吧。
  况且我本身就不是那种特能交际的人。
  
  同学还有几个,但总说同学很没意思,所以还是说一下我刚来时做过的蠢事吧,希望不要有人步我后尘(当然,傻到我这种级别的人确实也没几个了)。
  
  
  
  恩,很感谢纯无神论者,还有矛盾体之一,我会试着改变的,虽然人的个性很难改,但为了更适合生存,还是要逼着自己做些改变的。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6 20:26:06
  记得我头一次到北京,是来面试一家房地产文案的工作。
  工作呢,是网上投简历找的,人家让来面试,我就颠儿颠儿地坐了公交坐火车坐了火车又坐公交的跑来了。
  
  当时我对房地产一窍不通,而面试我的那个人说起话来滔滔不绝,一副不容置疑的样子,我就只有点头回应的份儿了。
  人家口吐莲花般说了一大通,把我思维给绕进他们的框框里去,说,从事房地产工作,要有什么资格证啦,现在我也记不清是啥证了,反正就是我需要先考个证,他们这儿呢,可以负责报名培训,但是,需要我交报名费,培训费啦什么的……
  我很无语,我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没有怀疑那些钱为什么不可以从以后的工资里扣,也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打电话跟家里人说一下公司及工作的情况,便当即交了钱……
  也许是太想赶紧找到一份工作吧。
  钱不多,好像才三百多。
  然后呢,记得是按照那里的工作人员说的,却找附近的那个员工宿舍。说是宿舍,但是住宿费还是要自己交的。
  我往住的地方走的时候,边走边觉得不对劲了,于是有些些后悔了,觉得刚刚交钱交得太不经大脑了。想回去要了。正想着,要找的那个地方到了。
  一看那个破地方,我差点要崩溃了。
  极破烂的一个小胡同里,路面上有些臭水流出来,从其中一间小门里进去,然后,顺着不像楼梯的破破的颤颤微微的楼梯上到二层(估计是非法接上的二层),房东是个肥胖的女人,我说我是某某公司的新员工,她就扫了我一眼“嗯”了一声,然后,拿出一串钥匙,挑出其中一个,打开了一间房的门子。
  她打开门子之后,里边更是恐怖。极小的一间屋子,摆了两张上下铺。这间屋子摆了这两个上下铺之后,就只剩下一条小过道的空地了。
  就是这样的破环境,其中的三个床铺上已有了铺盖,看起来像是有人住下了。铺盖卷看起来很灰暗,像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电影里的那些难民们背的。
  “就剩那个上铺了,一个月二百八,交了钱就可住下了。”肥胖的女人面无表情地说着。
  “这么破还么贵啊?”我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出来了。
  “切,在北京这样的房子这样的价钱还嫌贵?那你住桥洞去算了”胖女人一脸鄙夷地说着,“要住的话赶紧交钱定下来,不然晚了连这样的都没了。”也不知道她是麻将没打完,还是锅里煮着肉呢,反正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催着我交钱。
  “哦,我再考虑一下吧,而且我身上没钱了,就算住的话,我也要出去先取了钱再说。”我实话实说,因为确实没带多少钱,我就怕被人骗,不敢多带现金。我是那种有多少现金都一冲动就敢花没了的人。但取钱呢,会有个去银行的过程,这个过程正好能令我冷静下来思考。
  肥女人撇了下嘴,身子往下一退,手扶着门框作送客状。
  我从屋里退出来了,却不知道接下来要去哪里。
  怎么办呢?显然是上当了。
  钱还能要回来吗?
  是就这样回去呢?还是想办法把钱要回来再说呢?
  我茫然地走在这条小街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6 22:54:12
  呵呵,写着写着觉得有些地方不敢写出来,怕被认识我的朋友不小心看到对号入座了。
  
  本来就是一冲动写的贴子,冲动劲过了,自然就没那么大热情了吗。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6 23:06:37
  四年前,我一个人茫然走在街上的时候,脑中一片空白。
  看到路边有一个网吧,就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
  照常登陆某论坛,登陆上QQ,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来进来上网,浪费时间,这个时间我应该在回家的路上或者讨回钱来的路上,可是,我却消极地进了网吧,这也是一种逃避吧,轻微受挫之后就消极地逃避。
  进了网吧上上网也就算了。
  更离谱的是,在网上,我遇到了一个以前聊过一两次的在北京的网友。我发牢骚般地跟他说了我的遭遇。我本来想的是说出来可能会好受些,然后我该怎么样怎么样去。
  但是,我没想到,北京的网友会那么热情,坚持要来看我。
  我说不用了。
  他说,他过来看看我,没准能帮我把钱要回来。
  我说真的不用了。
  他说真的没关系。
  最终,他请了假,打了车,来到了我当时在的地方。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6 23:14:53
  很多细节我都还记得:
  比如,他是个长有很浓络腮胡子的大个子男人,这还罢了,当时他还戴着一顶帽铅压得极低的帽子,一个大大的黑色眼镜。这一切构成了我在电视里所看到的黑帮片里黑老大的形象。阴森森的,让人不由产生畏惧的那种。
  比如,他没有帮我去那个破房地产公司要钱去,而是说先去他家歇歇吧,天都快黑了,人家公司也该下班了。
  我以为他是一个值得信赖的网友,虽然我们聊得并不多,但是我们在一个论坛里待里好久了,有几个共同认识的有共同爱好的网上的朋友。
  所以,虽然他长的有些吓人,我还是天真的以为,他真的只是想帮帮我,毕竟我们一起聊过相似的爱好,一起聊过一些八卦的人或事。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6 23:26:12
  恩,有些事回忆性地写起来,真的很吃力。
  ……
  ……
  ……
  ……
  ……
  ……
  ……
  ……
  
  总之呢,这件事情告诉了我们:网友是不可以随便见的。尤其是一个只身在外地的没依没靠没人撑腰的女生。
  
  
  算了,让我接着讲故事的小盆友,今天的故事呢就先讲到这儿吧,早睡早起好习惯。
楼主傻丫头讲故事 时间:2009-07-06 23:42:56
  突然觉得,省略号是一种很锻炼人的发散性思维的东西。
  有人这可想成这样,
  有人也可以想成那样,
  还有人可以想出花样来。
  
  我自己就可以编出各种各样的故事,来套到省略号的那个地方。呵呵。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