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第45期:新加坡每天都是蓝天白云——对话导演柳萌

楼主: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3-10-25 11:01:00 点击:208087 回复:49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5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

在本期访谈中,柳萌说到:能放弃梦想的人,一定有太多别的选择。借用《中国合伙人》里的一句话“梦想是什么,梦想就是一种让你感到坚持就是幸福的东西。而在温暖的问题上,柳萌说到:当家人不支持,感觉仍然很温暖,因为最爱你的还是你的家人。

当你现在所处的工作和生活跟梦想有很大出入时,是否能放下一切追寻心中的梦想呢?当周围的人都不支持你的想法的时候,你会怎么样呢?欢迎大家以回帖的方式加入讨论。

只要抢到每页20.40.60.80.100楼的网友,将获得20元充值卡一张。每天限5张,共计25张。先到先得。每个ID最多获奖3次。

=================================================================
以下网友分别获得20元充值卡,请获奖网友在11月28日之前把姓名和电话号码私信ID"石化实说1983",超过规定时间提交,则视为自动放弃获奖资格。多谢大家的热情参与!
巅峰再会_文联
拉面山子
sugar_cat
幽幽茵
newbj2010
duan8868
danaangel
刘子希ABC
ozipgp
liu235000
syq360357010com
五月乔
纤纤Neu
一天upto24小时
闯CC
檀叶山房
suwanna
我叫海伦
kris_yanqi
瓷器鸭嘴兽
fxyyhy
思涯ltwj
A极度男人A
邓淡草
=================================================================


注:获奖楼层回复内容必须跟本次活动主题有关,若不符合内容,仅灌水或者纯顶贴,则不算中奖内容,需顺延,一直顺延到符合获奖规则为止。恶意抢楼者将取消中奖资格。



姓名:柳萌
职业: 导演。
个人经历: 电影《止杀令》副导演,国际协调。参与宣发《流泪的新娘》《断喉弩》《江湖奇案》《女子炸弹部队》等多部电视剧。大型公益活动《第四届演艺界十大孝子评选》前期导演。导演访谈节目《无声世界里的爱之舞》,编剧导演电视散文《俺娘》,此片获得“星光奖”和“中国电视栏目优秀节目评选”一等奖。以雕塑《自由式购物》赢得The Art Of Giving You Bags Full of Style购物艺术雕塑比赛第二名。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wolfgood

止杀令战争场面恢弘

《止杀令》根据宋末元初全真教道士丘处机70高龄,历时两年多西行三万九千里面见成吉思汗,劝说其终止西征的真实历史改编

第22届“星光奖”在武汉颁奖

为了给母亲过58岁生日,儿子张怀堂给山东卫视《天下父母》节目写了信,节目组将“俺娘”的故事做成了电视散文诗。
1、我的梦想就是从事与电影相关的工作,给剧组送盒饭都可以
《江湖》:柳萌你好,我知道您现在是一名导演,能不能给大家介绍一下你自己呢?

柳萌:大家好,我叫柳萌,34岁,纯爷们儿。我目前在一间电影制片厂工作,除了导演的活我什么都干,充其量算是一个从事电影工作的人吧,离导演还差的很远。

《江湖》:您是新加坡人吗?在新加坡呆了多少年?家人在那边吗?为什么会回国?

柳萌:我在新加坡呆了十多年,从读书到工作。入新加坡国籍也是在工作期间,当时我单位里只有我自己持中国护照,每次出国的时候人事部的同事都会抱怨,因为他们需要为我的签证问题来回奔波,我实在是不忍心看着他们受罪,就叛变了。我现在算是个新加坡国籍的中国人,说起来挺可悲的,因为不管在哪个国家都没有那种从容的归属感了。

到今天为止我在新加坡只有少数几个读书时认识的朋友了,从中国过去的更是少之又少,大部分人都回国或者去别的国家了。我离开新加坡是很多原因导致的,其实之前曾经多次想过这件事情,但就是不够自信,缺了一份勇气。一直等到与朋友的投资失败,与家人的关系也遇到了一些麻烦才决定离开那个当时让我有点窒息的地方。

2、可以放弃梦想的人,都有很多路可以走。
《江湖》:在你看来,什么是梦想?

柳萌:有梦想的人都是些感性的傻瓜,而实现梦想却要吃得了苦,经得住诱惑,有一股把傻事做到底的傻劲。

其实大多数人都是很能吃苦的,而大部分有梦想却没实现的人不是受不了苦,而是有太多别的选择。因为这些别的选择在一段时期内看上去比梦想更美更实在,所以他们的理性战胜了感性的那一面。我一直很羡慕那些可以放弃梦想的人,因为他们都是些条件不错的人,他们有很多路可以走,有很多方向可以选,没有被逼到非要坚持梦想那个份上。

借用《中国合伙人》里的一句话“梦想是什么,梦想就是一种让你感到坚持就是幸福的东西。

我还在通往梦想的大道上,我很幸福。

3、从小到大看过3000多部电影,看了不下30遍。
《江湖》:那你的梦想是什么?

柳萌:以我34岁高龄今天还在这里谈梦想,我是多么厚颜无耻呀。但仔细想想,貌似除了梦想之外,我也真的没什么能拿得出手来跟人谈的了。

我的梦想是当一名电影导演。

《江湖》:既然您的梦想是当一名电影导演,那您从小到大看了不少电影吧??

柳萌:我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天至少看一部电影。这个习惯有十多年了,除非彻底喝茫不省人事,不然我一定要至少看一部电影才能睡着觉。如果非要问从小到大看过多少部那真的是难以计算了,估计加上“日本爱情动作片”的话应该在3000部只多不少吧。哈哈.

《江湖》:您看了这么多电影,对您影响最大的电影人是谁?最喜欢的电影又是哪一部?

柳萌:我在大学时期一直想拍个短片,当时还没有“微电影”这个词。这个短片是关于一个钱包的。我在剧本里写了一个老阿婆一早出去买菜,她从抽屉里拿出自己的钱包,放入一个小菜篮子里,她挎着篮子挤公车的时候钱包被小偷偷走了,之后这个钱包经历了很多人和很多偶然事件,最后原封不动地回到了老阿婆的篮子里。老阿婆也因为一些事情最后没有去买菜,她从始至终都没发现钱包的遗失。回到家,她把钱包从菜篮子里拿出来,放回到了抽屉里。

写这个故事的初衷是我一直认为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微妙地联系着,我相信这是个不错的想法,但我一直都没有付诸行动把它拍出来。2008年大卫.芬奇在《本杰明.巴顿奇事》这部电影里完美诠释了这种人与人之间微妙的关系,就是Daisy被汽车撞断腿的那一段。

所以我最喜欢的导演就是大卫.芬奇了,最喜欢的电影是《搏击俱乐部》。我看了他所有的电影,其中好几部我看了不下三十遍。不仅看他的电影,还看他的导演阐述。他的电影像没有正确答案的谜语一样吸引着我,而我就是那个想无限接近谜底的孩子。每看一次,我都会有新的发现,而这种发现…借用《天使爱美丽》的一句台词:只有第一位进入法老王陵墓的探险家才能体会我当时的心情。

4、如果你真的想拍电影,就回中国去!
《江湖》:给我们讲讲你的追梦过程吧,和天涯网友分享一下这些年来追梦的苦与乐,悲与喜。

柳萌:这就说来话长了。

我从小学习不好,偏科偏的厉害。因为平时喜欢画画,考大学的时候我侥幸考上了一所在新加坡还算有点名气的艺术学院。这所学院第一年什么专业都要学,美术,雕塑,摄影,服装,广告等等,那段时间我在多媒体课上第一次接触到了影视制作。当时为了完成作业,我拍了一个短片叫《动物的悲哀》。我让几个同学在镜头前面假装动物,接受我的采访。在采访的时候,他们要说出自己内心的悲哀。那个视频很短也很小儿科,但却被一个叫Groundwork II Exhibition的展览收了进去,还发给了我一纸证书。这纸证书像一针鸡血一样,从那天开始我决定做一名导演。

大二分科的时候我弱弱地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学院既没有电影系也没有导演系。我当时问了很多人,我问他们怎样才能当上电影导演。当时有个高人指点我说:你学广告呀,那啥,当广告导演呀,你当了广告导演就能拍广告,再拍MV,然后不就能,那啥,不就能拍电影了嘛。

不管你们信不信,当时我是信了。

但当我挤破头皮进了广告系之后,我才发现离电影最近的其实是摄影系。

本来以我的智商是发现不了这件事的,都是因为有一天来了两个摄影系的中国留学生找我,他们听说我的卧室有张大床,他们想要借我的大床拍一段床戏,从那之后我跟摄影系的人混在了一起。后来摄影系的哥们们发现实在找不到比我脸皮还厚的人了,他们开始让我出演他们的各种影视作业。我当时任何表演的训都没练过,但是我坚信自己脸皮够厚,不用化妆我就敢在他们的各种片子里演各种男一号。我在大学期间演了好几个短片,还跟他们一起玩剪辑,玩配音,玩特效,玩慢动作,我的名字也上了并列导演的行列,那段时光实在是太好玩了,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地满足,我到现在都还没玩够。

毕业后我进了一间广告公司,我记得去面试的第一天老板给了我一张名片,在他的名字下面印着“Director”。我问他:你是电影导演吗?他很诧异地看着我说:不是。我又问他:这间公司拍广告吗?他很生气的说了声:不拍。说完就转头走掉了。我当时心里拔凉拔凉地呀,第一次我深切地感到电影梦离我远去了。

之后,我在电脑前当了几年的苦逼设计师。慢慢地我打听到拍广告必须去4A广告公司,我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后来我进了4A广告公司,但是我还是拍不到广告,我只能做创意。因为只有创意被采纳了以后才能有机会跟广告导演合作把片子拍出来。在4A广告公司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位在台湾赫赫有名的广告导演,有一次我们坐在一起聊天,我告诉他我的梦想是先当一名广告导演,再慢慢转型当电影导演。他听完后很严肃地对我说:柳萌,想做什么你就直接去做,不要走弯路。我也想拍电影,至今我只拍了一部纪录片。我已经四十多岁了,我可能不再有机会拍电影了。你只有二十多岁,如果你真的想拍电影你就回中国去,去拍电影。

这是他的原话,到今天我都记得。

之后我在广告公司死皮赖脸地又呆了一段时间,还经历了投资失败,经历了汶川地震,经历了女儿降生…再后来我回国了,我以为我终于有机会拍电影了。

5、当我看到拍出来的画面时,一切都是值得的。
《江湖》:回国后的经历怎样?听说您刚回国就得奖了,能不能说说经过?

柳萌:你说的是买彩票中奖吧,哈哈。

刚回国的时候是蛮苦的。记得当时有个朋友回国探亲顺路来看我,一到我住的地方他就哭了,他是个大老爷们,他哭了。我问他哭啥?他说:相比你在新加坡的条件,我觉得好心酸啊。我说:心酸你妹,我挺好的。

当时我在山东卫视《天下父母》栏目组工作,起码跟影视沾点边。当时的制片人吕明晰很信任我,我一去他就拿了封观众来信给我。这是一个农村孩子写来的信,讲述了他平凡而伟大的母亲的故事。制片人让我改编个电视散文性质的短片,然后拍出来做一期节目。

其实我当时还是做了一番功课的,我先打电话对当事人进行了一番采访,然后花了一个礼拜写了个剧本,挑选了几个帅气美丽的演员,组了个不到十个人的小团队就奔蒙阴去了。

那可以算是我第一次去农村,在那之前我吃过猪肉,却没见过猪跑。我带的钱只够维持三天的,于是我展开了寒冬里没白没黑的拍摄进程。

有件事情挺有意思,记得第一天我们开了大半天车,下午才到蒙阴。一到蒙阴就开始拍,一直拍到半夜两点多,回到小旅馆已经是半夜三点了。我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找了很久未果,我猜想手机应该是落在村里了。有个小伙子跟我一起回去找,我们一进村他就开始给我的手机打电话,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看到土路上有一道光一闪一闪的。小伙子跑过去把我的手机从土里抠出来对我说:萌哥,灵异事件啊,你电话没有电池还能亮。后来我们摸着黑在土里找到了我的手机电池和后盖,据我分析我的手机是在搬设备的时候掉落在地,汽车开过去的时候又把我的手机压进了土里。后机盖已经压坏了,但是手机电池还与手机保持着联系。当小伙子把我的手机从土里抠出来的时候,已经坏掉的后机盖和电池一起掉落了,所以就变得很像灵异事件。找回手机的我万分高兴,除了后机盖坏了我的手机一切完好。我撕了块大力胶带把后盖粘在手机上,心里想的是:不愧是诺基亚!赶紧查查汽车轮胎被硌坏没。

再次回到小旅馆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四点了,为了拍井边打水的戏我已经不能睡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头还没挨到枕头边我就睡过去了。

一个小时后,闹钟把我叫醒,但我却叫不醒其他人。只剩一个演员和一个摄影跟着我去拍井边打水和田里锄地的戏。当时我感觉特别冷,心冷。等快到中午时分,这两场戏拍完了。我站在一望无际的田地里突然哭了起来,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就感到特别委屈。为什么我要自己找罪受?为什么我要有这么一个不靠谱的梦想?我一直在反复问我自己这两个问题。但当我看到拍出来的画面的时候我一下就释怀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记得离开蒙阴的那一天下着小雪,我们与那位伟大的妈妈拥抱道别,我们都哭了。

回到栏目组,我花了好多时间来剪辑这个片子,但是怎么剪都没法看。演员太年轻了,动作太假了,一看就是没在农村生活过的人拍的。我一气之下把素材锁在了柜子里,当时认为这个片子完蛋了,自己也完蛋了。后来我与部里的一个做后期的哥们成为了好朋友,他叫林闯。跟他混熟了之后我才又拿出那些素材来与他一起慢慢剪慢慢做,那些日子我们天天通宵达旦做这个片子,你们就知道我拍的东西有多烂了。有一次我们一起吃完晚饭后准备再回部里加班,在回去的路上林闯突然对我说:柳萌,你整天跟我说电影说电影,我从来都没应过你,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电影离我们太远了!谁不想做电影?但是可能吗?不过认识你到今天我突然觉得可能了,所以我决定用我能做的来帮你实现梦想。这是他说过所有的屁话里最让我感动的一句。那一年五一放假结束的那天,我第一个从家里赶回部里,结果发现林闯把两个椅子拼在一起躺在上面睡觉,电脑里是我那个不争气的片子,键盘旁边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看看行不行,不行咱再改。看着纸条,我哭了。

剪辑过后我又经历了给片子配旁白的事,好几个专业配音演员都没有过制片人那一关,反而是我亲自上阵的旁白过了。那时我才知道,普通话标不标准其实并不重要。

再后来这一期名叫《俺娘》的节目收获了一个“星光奖”,其实作为我来说真的挺惭愧的。整件事让我懂得了生活对一个导演来说是多么重要。我真的好怀念那段与好兄弟一起没白没黑并肩战斗的日子。

6、如果说后悔,那就是我悔不该急功近利。
《江湖》:在追寻梦想的过程中,您又曾经失去过什么呢?有没有后悔过?

柳萌:当然有,不仅后悔,而且很后悔。

在电视台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为了我的电影梦我离开了电视台,蒙海润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副总裁张小军的收留,我加入了这个大家庭。

我在这个公司里交了很多朋友,领导们也都很信任我,这使我在公司里如鱼得水。这时公司的新媒体部正在策划一个网络剧,总监张春雨发现我的很多想法与他非常契合,很快我就以导演的身份开始负责这个网络剧的制作计划。

在这个网络剧的制作前期,我们到处搜集剧本,我因此认识了很多优秀的作家。那段时间我白天面试演员,夜里修改剧本,这是第一次我感知到自己的梦想离我只有一步之遥了。

但这次我却失败了,而且败得很惨。

我只拍了这部网络剧的第一集就被封杀了,而这一集的剧本恰恰正是我自己写的。其实在我写完这个剧本的时候这部影片已经在我脑子里演完了,不仅演完了,而且很精彩。但实际开拍的时候情况则完全出乎我的预料,那时我应该让整个项目停下来的,但是我没有。我深知如果项目停摆我可能会失去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我把筹码压在了后期制作上。因为我太依赖用后期去弥补前期的不足了,致使前期亏欠了太多东西,这一集影片也成了硬盘里永远无法见光的数据,给公司造成了很多损失,而我也只能辞职谢罪。

这之后我消沉了好一段时间,多年后的今天这一段还是我不愿被触及的伤。

有时我又感到自己是幸运的,我比起那些因为一部失败的影片就断送了整个电影事业的人来说是幸运太多了。

如果说到后悔,那就是我悔不该硬着头皮非要急功近利地做成一件事吧。我辜负了好几个人的期待,这份情是欠下了的,以后有机会慢慢还吧。

7、只要傻傻地坚持下去,通往梦想之路就会越走越明了。
《江湖》:在中国您是怎么从零开始您的电影梦的呢?

柳萌:翻译,我刚进组拍电影是做翻译的。因为那个剧组里有很多不同国家的团队,这些团队之间沟通最简单的就是用英语。我的英语半死不活正好能听懂,所以我就当了翻译。后来组里发现除了翻译的活之外我还能干点跑腿的活,有的时候现场也能传达一下导演的想法,后期也能盯点制作流程上的事情,所以我慢慢就变成副导演了。拍电影跟做其他行当一样,只要热爱,虚心从底层做起就会学到很多东西,只要能学到东西就是快乐的。虽然有时痛,但痛并快乐着。

《江湖》:那您迄今为止在这个梦想里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柳萌:最大的收获是我终于被王坪导演领进了电影的世界,终于知道了电影是怎样炼成的了。在协助他制作电影的过程中我又认识了很多跟电影相关的人,学到了很多跟电影相关的经验。这是我最大的收获,感谢王坪导演。

《江湖》:给我们讲讲您的电影吧

柳萌:我的电影还在酝酿阶段,我一直想拍一个起码让自己满意的电影,但是眼高手低一直没把剧本改完,说来真的惭愧。虽然我脸皮很厚,但还是决定不讲了。

《江湖》:那到今天为止你的梦想算实现了吗?

柳萌:梦想是在坚持的过程中逐步完成一个个小目标后实现的。而目标在不同的阶段是不一样的,只要傻傻地坚持下去,通往梦想之路就会越走越明了。我离开海润之后就一股脑想靠近电影行业了,当时的目标很小,只要能从事与电影相关的工作就可以,就算给剧组送盒饭都行。当然到今天为止这个目标已经超额实现了。我下一个目标是拍一部自己导演的电影,这就比较难实现了。在这个目标上我没给自己时间上的期限,因为梦想是要用一辈子去实现的。

不过一个很懂我的朋友说我这其实是一种因为怕失败而在时间上对自己放纵的逃避行为,他说的也不无道理。

8、我的至亲至爱不理解我的时候,我心里是很温暖的。
《江湖》:您有没有遇到过周围人不理解你的时刻,您当时的感受是什么样的呢?给天涯网友具体讲讲。

柳萌:我不认为身边的人会不理解我,因为根本没有人在关注我,大家都比我忙。

如果说真有人不理解我,那这些不理解我的人就都是我的至亲至爱了,所以当他们表现出不理解我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很温暖的。

多年前我离开了一个公司去追梦,那个公司里每个人都对我很好,但他们都不是从事电影行业的。在我与他们渐行渐远的时刻他们曾逐个跟我长谈过。他们说我也老大不小了,劝我应该踏踏实实的着眼现在了。当时的一切都还不错,在不远的将来会更好。而我如果离开了那里,我孩子的奶粉钱和学费都可能没了着落。他们当时说的特别实在,我几度落泪。虽然他们多是些不理解我的人,但我唯一不想离开那里的原因还是不想与他们分开。当时的感受是五味杂陈的,我到今天都很不想去触及那一段往事。

9、新加坡文化审查制度令人喷饭。
《江湖》:我们都知道新加坡也是由华人为主组成的社会,它和中国区别大吗?在这里你曾经感受到过温暖吗?请具体讲讲。

柳萌:新加坡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主要由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组成。它和中国最大的区别就是每年除了印尼烧芭的那几天,几乎天天都能看到蓝蓝的天上白云飘。

记得我到新加坡的第二天,学校老师给了我们每人一张小纸片,上面印着去中国城钱币兑换商的地图,让我们自己去那里把人民币换成新币。我到那里的时候出错了地铁口,又不知道怎么跟当地人打交道,自己英文又烂又很自卑。正在着急之际遇到了一个看上去七十多岁的阿婆,我向她说明了自己的困难后她说自己顺路要去那里,然后主动带我穿过天桥去到钱币兑换商那里,最让我感动的是她把我带到地方后又原路返回了,我才知道她根本没有顺路。

《江湖》:新加坡有没有类似中国一样的电影审查制度?

柳萌:新加坡文化方面的审查制度其实很有趣,记得我读书的时候买了一张阿姆的新专辑,当时一听就喷了,因为专辑里所有的脏话都被消音处理了。一首三分钟的歌,里面有两分半是静音的,当时我就发现整个世界好安静啊。那张专辑我至今没有听完,算是我压箱底的珍藏里最奇葩的一张CD吧。

电影方面虽然新加坡有所谓的G,PG,NC16等分级制度,但依然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新加坡导演陈子谦曾经拍过一部歌舞类短片《CUT》,就是讽刺新加坡的电影审查制度。故事大体说的是在一个超市里,有个愤青认出了电影审查部门的一个主管。那个主管是个大胖女人,头发烫的很夸张,戴着细长的眼镜,一看上去就很尖酸刻薄。在大胖女人购物的时候,愤青就在她耳边碎碎念,骂她对各种已经分级的电影刻薄的剪辑。里面有一段台词很搞笑,翻译成中文大体意思是:你剪那些片子我都不管,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你连毛片儿都剪。老子是成年人,有需要的时候想买个毛片儿来降降火,结果你们连毛片儿都剪,被剪了的毛片儿我们还看个毛啊,靠!

这是个很有趣的短片,大家有机会可以找来看一下。

10、什么电影都能拍,就是赔钱的电影不能拍。
《江湖》:您评价一部电影成功与否的标准,和票房关系大吗?

柳萌:王晶曾经说过一句话,大体意思是:什么电影都能拍,就是赔钱的电影不能拍。我没拍过院线电影,但我认为他说得应该挺有道理的吧,但是想要做到又是多么难呢?

《江湖》:您对中国编剧怎么看?中国内地缺乏有影响力的好片子是否和编剧创作本子受各种限制且并没有获得象外国一样的尊重和地位有关?

柳萌:今天天气不错哟!

《江湖》:你的电影里边有没有关注过温暖温情的传递。你觉得影视作品在社会教化方面是否需要担负一定的角色?对于象《焦裕禄》这样的主旋律电影您觉得温暖吗?

柳萌:不知道明天的天气怎么样?

11、在新加坡乞讨是违法的,可能坐牢两年。
《江湖》:街头和地铁上常常能看到很多许多乞讨的人,你会伸出援助之手吗?你对这些人有什么样的看法?新加坡有这样的人吗?政府是怎么处理的?

柳萌:我在北京的地下通道,天桥和地铁里经常看到乞讨的人,我大都不会伸出援手,可能是因为各种报道看多了吧,除非是真正上了年纪的老人家。

在新加坡乞讨是违法的,有过两次乞讨记录的人可被罚款约一万五千人民币,还要坐牢两年。本地乞丐被捕后会交给家人或福利社。外国乞丐则会转交新加坡移民局遣送回国,并列入黑名单。

我心里在想:人家都乞丐了,还要罚人家一万五千人民币,这不科学啊。但如果一不小心是真的,那就只能说明连乞丐都比我有钱了

《江湖》:平时,你会参加一些公益活动或者公益捐款吗?

柳萌:参加过几次,其中有一次让我非常感动。

那是汶川地震的时候。当时我在新加坡,老婆在重庆待产。我们在失联好长一段时间后重新通上话,得知全家平安后我非常激动和感恩。第二天我就跑去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捐款,结果当我进去的时候发现椭圆形的大会议桌上堆满了钱,真的是堆满了。有一些老阿公老阿婆,平时生活很拮据的老人家,颤颤巍巍地走进去捐款,而且数额都不小。虽然他们在几十年前为了逃荒远渡南洋,但他们心里一直挂念着这片土地,我当时是非常感动的

12、新加坡的法律是蛮严的,鞭刑比坐牢有用。
《江湖》:你觉得现在的人心和过去有没有变化,这种变化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柳萌:形状上应该没什么变化吧。如果今天遇到老人家摔倒我还是会去扶的,因为实在没办法视而不见。

《江湖》:新加坡对于随地吐痰,乱扔垃圾,在街道上乱涂乱画不仅要承受巨额罚款,甚至有可能遭受鞭刑,这是真的吗?这种很严厉的处罚起到作用了吗?

柳萌:你是想问我有没有被鞭过吧,哈哈。

新加坡的法律是蛮严的,随地吐痰,乱扔垃圾都会被开巨额罚单,换算成人民币每张罚单都要成千上万的。

鞭刑就更不用说了,新加坡的小朋友从上学期间就开始接触鞭刑了。触犯到校规的孩子会在学校大礼堂当着全校同学的面被鞭,当然了,此鞭非彼鞭,但据说打在屁股上也是蛮痛的。入新加坡国籍的时候我被要求看国民教育影片,其中也有关于鞭刑的。那屁股呀,一鞭子下去就变四瓣了,白花花的伤口要过段时间才会冒出血来,真是触目惊心呀。我认为鞭刑应该比坐牢来的管用吧。

13、失去了信用,再也没有机会在这行当工作。
《江湖》:新加坡对于知识产权保护有多重视?据说完全杜绝了盗版现象。

柳萌:我刚去那几年还好,后来我开始工作了就越来越严了。经常听说哪个理工学院的学生又因为下载MP3被带走了,被退学还被罚了多少多少钱之类的事情。

我自己遇到过一件事,当时我还在一个专门做网页设计的公司做苦逼设计师,突然有一天我收到了一纸聘书,那是一间我做梦都想去的4A广告公司。当时我还很年轻,一拿到聘书心就飞了,就开始不好好干了,天天混日子。那间公司专门负责管我们的艺术总监是个女的,跟我背靠背坐着。我开始偷懒磨滑之后她对我意见特别大,为了更好地监视我,她在自己的显示器上粘了个镜子。当她实在受够了我的时候她主动来找我谈,我看人家都主动找我谈了,我就辞职了。

后来过了好多年,突然一天遇到之前那个公司的同事,他跟我八卦起来,说多亏我早辞职了,那个女领导为了省钱,经常让职员从一些有版权的图片上抠下一部分来免费使用。后来事情曝光了,她被抓了,罚了好多钱,她的几个很听话的属下也跟着倒霉了,这几个人失去了信用,再也没机会在这个行当工作了。

《江湖》:您觉得您现在成功了吗

柳萌:借用王朔的一句话:什么成功,我最恨这词了。不就挣点钱被傻逼们知道吗?你看,挣了点钱的都这么说,没挣钱的呢?我还是把嘴闭上吧……

"梦想" 梦想就是一直一直一直的去努力,只有豪迈的不怕跌倒不怕痛不怕一切的困境羞辱,就可能实现你有没有过闪闪发光的梦想呢?现在是否实现,有没有问过自己真的努力了吗?柳萌的人生告诉我,梦想,即使从三十岁开始努力,也会渐渐变成真的现实.
出品:天涯江湖 | 策划:金波 | 美工版式:@贾也 | 本期编辑:云中羽衣子| 本期主持:云中羽衣子| 邮箱:feidaojin@qq.com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上页 1 2 35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