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个算计哥哥女朋友“未来连娘家房产”的妹妹,发誓要把他们拆散

楼主:吃货的马甲2011 时间:2011-12-28 15:33:00 点击:13132 回复:22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
今天来八卦一下我哥和他的女朋友。
   我哥的女朋友暂时叫小溪姑娘吧。小溪姑娘身高大概有160,皮肤白皙,是那种颇有姿色的小女子。小溪父亲是个工人,母亲从结婚后给人打短工,现在是在小商品城帮人卖东西,小溪是私企的职业。我哥是在同学的婚礼上见小溪的,她是女方姐妹团成员,我哥有种一见钟情的感觉。就请新郎介绍他们认识。
   结果这个新郎极其不靠谱的对小溪姑娘说“他们家是农村出来的,他还有个妹妹上学呢。他虽然在XX局上班,那个工作是没编制的,不算是公务员。”小溪姑娘当时就拒绝了说自己谈着一个。新郎就告诉我哥说没戏了,姑娘谈着一个。我哥还有点小失落。
  
   先说一下我家的情况。我家是农村的,我家父母生了我哥后,就超生生了我,罚了不少钱。我父亲通过努力,再我小学的时候,已经搬到了城里。家里边有一套跃层自己住,另外还有几套住宅,几套门脸,还有另外经营的小公司,个人觉得算是家境殷实,不必城市里的孩子差。
  
   过了几天这事新郎的妈妈知道了,新郎妈妈当时就批评新郎了,说没你这么说媒的,就又给小溪姑娘打电话,重新介绍。“男方虽然家是农村的,但是家境不错,家里有房有车有公司。结婚时一直帮忙的那辆奥迪和Q7都是他们家的。”
   小溪姑娘就同意和我哥谈朋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吃货的马甲2011 时间:2011-12-28 15:34:03
  以上就是新郎的母亲有一次在碰到我妈时给我妈说的。我妈还挺高兴的,说要是孩子的事情能成,给她买双好鞋。
  
   我还是先说重点,前几个星期有一次我、我哥和小溪姑娘一起吃饭的时候,小溪姑娘就感慨说他们家现在还没供暖,房子把边,还没有朝阳的窗口,特别冷。她家一直供暖不好,今年都不供了。
   我就出主意说“你和我哥结婚后,让你父母把房子卖了,卖房子的钱作为首付,选择一个成熟的社区买一套好的房子,然后你的工资还房贷。我哥哥的工资养你。你父母的钱养老,我哥有房有车,你们经济压力也不会太大。”
   小溪姑娘在私企当职员,她自己说工资有1500,但是我觉得可能不止这个数。
   我哥就说“这个主意不错,你父母的将来不都是你的。”小溪姑娘当时没说话。
楼主吃货的马甲2011 时间:2011-12-28 15:35:48
  我们家在这个小商品城有一个柜台,每年大概有3、4万的租金。去年比较特别,租我们这个柜台的人年初付了租金后,两合伙人发生争执了,两人就谁也不干了,柜台就空了。因为给了租金,就没又在找租客。小溪姑娘就跟我哥说,溪妈在小商品城里帮人卖货,大中午的没地方去,中午可不可以去柜台那里睡一会。我哥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大概又过了几个月,小溪姑娘说,溪妈拿了一些货,可不可以在那个柜台放一下,我哥也答应了。秋天的时候,我们家厂里的会计发现,溪妈在那个柜台开始卖货了,就和我妈通了个气。
   我妈就问我哥了,我哥也不太清楚这个事。后来溪妈通过小溪姑娘转达,希望租这个柜台。我哥就给我妈申请“让她家租了,租金从下一年开始算,今年就白占。你一个柜台也不能重复收两个家的钱....这是女朋友的妈妈....白占几个月吧”我妈当时迟疑的一下,但是很宠我哥,看他们感情很好,就答应了。
   现在快过阳历年了,我妈本来对小溪姑娘有点小不满,就指示会计去柜台那里看看。能收租金就收租金,不给要让溪妈知我们个情,知道是白占柜台。
   我家的这个会计是远方的亲戚,以前也是她打理这个柜台。会计特地挑了一个顾客少的时候,来到柜台。看到溪妈就寒暄几句“卖货呢,生意好呢,我是小涛(我哥名字)家的会计”
   寒暄过后,会计就直奔主题“你看着柜台,位置很好,现在也很红火,好几个租客盯着想租呢...阳历年到了,以前都是我打理这个柜台...”
   溪妈就说“这个柜台啊,是小涛让我在这占的,你给小涛商量商量…你让小涛给我说…最近货不好卖…生意不好…”
   会计一听,收租金没戏,也不太想掺和我们家事,就想着夸夸我哥,增加一下他在未来老丈母娘心中的形象。就说“小涛孩子品质特别好,长得也很帅,小溪还挺漂亮,两个孩子金童玉女似的,看着就高兴。”
   溪妈就说“小涛个人条件不错,就是家是农村的,还有个妹妹。以前给我们小溪介绍的,一听家里边孩子多,连见都不见。”
   会计说“小涛有房有车,张的也很帅,家里边还能再给赞助,妹妹也在上大学,很快就毕业了。”
   溪妈说“小涛负担多重,父母将来不都靠他养。他妹妹特别精(贬义词),我们家未来的房子都被她算计了。我没说啊!房子是我们家的,在怎么着,也轮不找她。”之后狠狠数落了我的很多缺点。
   会计战败落荒而逃
   回来,给我妈详细汇报这件事。
   我妈就愤怒了,白占我家柜台还数落我家女儿。
楼主吃货的马甲2011 时间:2011-12-28 15:54:58
  说说小溪和我家的故事吧。
   有一次小溪来我家,恰好生意伙伴给我妈一些好的羊绒线,让我妈织毛衣,这些羊绒线是从内蒙古带回来的,都是出口最好的线,市面上不好买到。羊绒线一共是三个颜色,一个男士的颜色,两个粉嫩的女生的颜色。我妈就觉得这个颜色适合小女孩们穿。
   当时我妈刚到家,看到我哥和小溪姑娘也在家,我当时在学校呢。就招呼小溪姑娘说“来,你挑一个颜色,给小涛织一件,你和妹妹一人织一件。”
   小溪姑娘打开看了一下说“阿姨,所有的我都喜欢。”
   我妈说“你挑个你喜欢的。在大街上找那种织毛衣的店就能织。”
楼主吃货的马甲2011 时间:2011-12-28 15:56:40
  ----------我是表示时间飞逝的--------------
   后来我哥围着一件新羊绒围巾,很漂亮。我哥就和高兴的逢人就说“是小溪姑娘给他织的。”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回家了,我们吃饭的时候,我妈看着围巾突然问,“我给小溪的羊绒线,织了毛衣了吗?”
  我哥说“织了,围巾就是啊。”
  我妈就又问“不是说给她挑一个她喜欢颜色,剩下的妹妹之一件?”
  我哥说“小溪说,两个颜色都喜欢,就都织了,织了一个长点的一个短点的。”
  我妈就有点晕“不是说给妹妹织一件?”
  我哥“你说的,让她挑喜欢的,两个都喜欢,两个就都织了。”
  我妈“给你织的什么?”
  我哥“给我织的围巾。”
  我妈“只有围巾?那是很多线”
  我哥:“哦!小溪说了,那个颜色我穿不好,就给他爸爸织了一件,多余的给我织了围巾。”
  我妈很郁闷的说“小溪还挺孝顺。”后来我们一家就继续吃饭。
楼主吃货的马甲2011 时间:2011-12-28 17:04:05
  再说一件我哥和小溪姑娘闹分手最大的一次。
  有一段时间,我爸爸身体不好,食欲不振,恶心,胃疼。就在我们这个小医院看了看,说是萎缩性胃炎胃痉挛。我爸爸感觉胃很疼,就开始输液,但是一点不见轻,越来越疼。后来我哥上网上查了一下,说初期心绞痛往往被误诊为胃病。我家人都很担心,就去大医院检查一下,心脏没问题。我爸爸还很难受,几乎要昏厥,还是大医院见多识广,最后确诊为“阑尾炎”,做切除手术。后来我妈还调侃我爸爸,“这么大的人了,肚子疼、胃疼分不清楚。”这是背景。
   在做手术之前,我们就一直陪同我爸爸,我哥接了几个电话,表现的有点郁闷。后来做完手术,我爸爸被折腾的够呛,有几天吃喝拉撒睡都要有人伺候,尤其是大小便什么的。虽然请了个护工,但是我爸爸更希望我哥看护他。我哥开始不停地接电话,但是他都去走廊或是卫生间接。这个时候我爸爸情况就好很多,我爸爸心疼我哥说“你要是有事就去吧。我这有你妈你妹妹还有护工。”
   我哥说“没事,不去。”
   后来电话又响,我哥就在房间里大声说“道理已经讲明白了,我肯定不去。分手就分手!”
   我们就问问怎么啦?我哥就说,刚开始怀疑是心绞痛的时候,小溪姑娘说有一个表弟结婚要用咱们家奥迪和Q7迎亲。我哥说,行,但是两辆车只有一个司机,我要陪我爸看病。
  小溪姑娘有点不高兴,我哥说,要不然你们找个司机,把车开走。小溪姑娘就勉强同意了。后来曾经计划去北京的大医院去看看,就想着用车,我哥就说只能借出去一辆没司机。我家司机计划陪我们去北京。小溪姑娘不高兴,说答应的好好的,现在多不好找车。 最后确诊了,车就没去,小溪姑娘不高兴说“我哥故意的。”
  再看护我爸爸的时候,小溪姑娘打电话说她家热水器坏了,让我哥去看看。我哥说明确表示走不开,让她爸爸修修。
  小溪姑娘后来又打电话,说她爸爸修不了,让我哥哥看看。我哥明确说确实走不开,让专业修的人看看吧。小溪姑娘后来又打电话说“车说好也不借,让她在亲戚面前丢脸。现在热水器坏了也不来看看,是不是想分手。”我哥就说我们家不是我爸爸病了么,等我爸病好咯,再去看你,带你出去玩。之后小溪姑娘打电话,我哥就愤怒了,说分手就分手。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