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演技都是演员的事吗?随口八八你未曾留意的心理学

楼主:trayall 时间:2012-01-05 11:36:00 点击:32449 回复:52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6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
【第一段】库勒雪夫效应
   库勒雪夫曾做过一个实验:一个没有表情男人的特写镜头分别和一碗汤,一个棺材,一个可爱的小孩组合在一起成为三组镜头,我们观看後可轻易的将男人的心情解读成饥饿,哀伤及喜悦.以第一组为例,单看男人的脸或单看汤,是不可能得到饥饿的感觉,一定要男人的脸+汤,才能产生饥饿的感觉,男人的脸是因为後面那个汤的镜头而被赋予了饥饿的意义.所以,同样一张男人的脸接上不同的镜头,就表现出不同的情绪,这就是有名的库勒雪夫效应。
   蒙太奇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从画面的练习中创造出画面本身不具备的含义。这也是库勒雪夫效应在电影中的应用。套用《霸王别姬》里的一句话——“演员,不只靠自个成全自个儿。”一个角色的成功,我们往往夸演员演技好,殊不知离开了导演、剪辑、摄像师,角色也就难以成功塑造。
   爱森斯坦曾经以汉字为例,口+犬=吠,口+鸟=鸣,刃+心=忍, 两个不相干的个体组合在一起变成了一个新的整体,产生了原本的字不具有的含义。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trayall 时间:2012-01-05 11:57:55
  【第二段】神奇的催眠
   电视剧或电影,总有那么一些让我们觉得,催眠是那么神奇。可以让受害者完整回忆起多年前的惨痛经历,或者是当年不曾留意的细节也清晰可见。被催眠的人,甚至还能完成不可思议的举动,如被冷水烫伤。
   那么,催眠真的有那么神奇吗?
   事实上,在美国发生过一个真实的案例。一个女人在被催眠后,回忆起小时候被父亲强暴的经历,法院以此为依据要判父亲入狱。然而最后调查的结果却是父亲并没有强暴过女儿。催眠后唤起的回忆并不一定是真实的,催眠包含了暗示引导作用。错误记忆并不新鲜,在《记忆碎片》中,男主人公相信记忆而不是事实,最终结局,看过电影的人应该印象深刻吧。
   暗示有如此强的作用,可以让人做出平日里不可能做的举动?
   首先,被催眠的人做出的举动,真的有那么不可思议吗?笔者被催眠过一次,催眠之后笔者头脚分置两椅,身躯悬空,一个成年男子站在笔者身上而笔者丝毫不觉痛苦。起初笔者和观众都觉神奇,事后笔者查资料却发现,这本就是人体的能力。只是我们的知识经验影响了我们的认知,认为这不可能而已。
  
  
楼主trayall 时间:2012-01-05 12:11:19
  啊,第一段有错别字:“画面的练习”应为“画面的联系”。特此更正。
  
  【第二段续】笔者不能对所有的催眠师的事例进行评价,仅以个人经历为依据对催眠发表一点看法。有科学家认为,催眠很大程度上是暗示+配合。被催眠者只是在配合催眠师去扮演角色。
   其次,为什么催眠后的人能被冷水烫伤?如果说行为是可控的,那么感觉可是不受掌控的啊。这样的想法无疑是大多数人的共识——正常情况下,我们决不能把热感知成冷,所以催眠真的很神奇啊。
   但是,这并不是事实的全部。对人体而言,痛觉和温度觉没有特定的感受器,痛觉和温度觉的产生也不是单一的。对于温度觉有实验结果证明,如果被试单手握住两根胶管,一根胶管流的是温水,而另一根是冰水,被试就会感觉到烫手。对于痛觉,想必看过《让子弹飞》的看客们都记得,葛优扮演的师爷被炸了双腿,却依然对姜文说腿疼,这就是幻肢效应。此外,在生活中我们也常常会有这样的经历,当你胃痛却忙着赶论文,在写论文的时候你并不会感觉到疼痛,而当你闲下来,胃痛就显得非常厉害。
   总之,痛温觉的产生是复杂的,并不单纯是感受器的影响,还受到大脑认知加工的影响。
楼主trayall 时间:2012-01-05 12:14:35
  @站在幸福后面 
    单纯为《霸王别姬》里那句词说一句。
    
    要想成角儿,就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这话和演技无关
  ***********************************************
  我并不是说这句话和演技有关,而仅仅只是套用了这句话,强调演技离不开导演和其他电影制作人员。如果让您误解了,那我感到很抱歉。
  
楼主trayall 时间:2012-01-05 12:36:28
  【第三段】记忆到底有多强大?
   当红美剧Criminal Minds里面,常常会出现这样的片段。例如一对夫妻去参加派对,派对过后丈夫被害。FBI agent调查时问妻子在派对上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妻子回答说没有。FBI agent就会让妻子冷静下来,闭上眼睛认真回忆。最后妻子出人意料地回忆起了派对的细节。FBI agent就以此为线索追查到了凶手。这样的片段一再上演,总让人感叹:人的潜力真是无穷的。
   事实是这样的吗?
   经典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安迪入狱,正是因为一家店老板的指证。然而看过电影、原著的人都清楚,安迪是无辜的。那么为什么店老板会回忆出根本不存在的记忆呢?很大原因,是警察的引导。这里的引导,并不单纯指警察为了快速破案而进行的有意的引导,还包括无意的引导。警察依据自己掌握的线索来提出问题,却不曾想过这些问题是不是一定程度上误导了“目击证人”。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笔者虚构,欢迎专业人士批评指正)——
  
  警察:你有没有看见一个瘦高个、约莫40岁上下的男人?
  证人:没有。
  警察:你确定真的没有看见过?
  证人:没有。(证人的记忆受到挑战,往往会开始自我怀疑)
  警察:认真回忆一下,那个人金黄色头发,戴着眼镜。
  
   证人就会在脑子里不断刻画一个符合警察描述的形象,并与自己的记忆进行对比。但是后来,记忆可能会混淆,因为证人所想象的形象也成为了记忆的一部分,最后的结果可能是证人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这样的案例同样在美国发生过,证人无意中成了帮凶。
楼主trayall 时间:2012-01-05 12:44:30
  @amini8047 
    演技是这样一回事:
    
    同样面对一碗汤,导演要求演员表达饥饿感,A演员表现得很饿,B演员努力想装得很饿。
    
    A演员的那个就叫演技。
    
    演技需要同比,而不是环比。
  ***********************************************************
   我并没有否定演员本身的能力。我想举的例子恰恰是这样的——如果一个演员表现出明显的饥饿的表情,而导演并没有在后面合理安排食物的镜头,那观众对于这样的表演可能并不买账。同样的,演员的细微表情,往往要结合其他线索,观众才能理解表情的含义。仅仅依照一张脸上的表情,我们或许可以判断其喜怒哀乐,却不能判断其产生这样的情绪的原因。
   这仅仅是笔者一家之言。欢迎您的批评指正。
楼主trayall 时间:2012-01-05 13:08:44
  【第三段续】顺便提一句。对于这样的证人,笔者认为应该先让证人在让证人舒适的环境中进行回忆,然后再进行询问。这样的记忆应该要比警察引导之后的结果可靠。笔者并不清楚这样的方法是否已经进入实践,仅仅是个人意见。
   此外,还有另外一个手段来确认证人的记忆是本就存在的还是在询问过程中被构建的,就是通过察看证人脑区激活的区域。尽管当证人被引导而产生了错误的记忆并且主观上分辨不出真假,并且海马区会呈现同样的活跃程度,但是大脑其他相关区域知道答案。例如被试记忆了“辣”、“苦”、“咸”三个词,但却在“蜂蜜”、“糖果”的刺激下错误以为自己记忆了“甜”这个词。那么在回忆的时候,负责语音加工的左颞叶在回忆“甜”的时候是不会激活的,而在回忆“辣”、“苦”的时候会激活。
   遗憾的是,这样的检测手段不能对久远的记忆进行测试。
楼主trayall 时间:2012-01-05 13:12:26
  @amini8047
  
  看来你我产生分歧的原因是在于对演技的理解不同。您的标准比较严,我对于演技的定义仅仅是让观众更好的了解角色的情绪性格等特征,您的标准还包括了建立在同样的场景基础上,比较演员本身的水平。
  
  您觉得呢?
楼主trayall 时间:2012-01-05 13:45:33
  【第四段】跑个题说说收养小孩
   收养小孩为何“养不熟”?我八卦,也追天涯上说养子养女的帖子。帖子多了,总归绕不开一个焦点:收养的小孩如果没教好,到底是基因问题还是环境问题?面对这个问题,如果我以学术人自居,似乎应该要用和稀泥的手法——“二者都有影响”。那再问多一层,哪个影响比较大?就由不得我和稀泥了。
   事实上,尽管争论不休,科学研究却早已给出明确答案——就人格发展而言,同一个家庭中成长的小孩所拥有的共同环境因素对人格没有影响。
   同一个家庭中被领养的两个小孩之间的人格特质差异,就跟他们与世界另一端的两个小孩之间的差异一样。就如同对于大猩猩而言,遗传塑造了个性,住在哪个动物园并不会影响它们的性格。父母的同样一个举动,在不同个性的小孩看来可能是截然不同的——“爸妈在为难我,这么难的任务我怎么能完成?”or“爸妈在培养我,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了我”。
   当然这样的定论注定要面对诸多质疑。因为我们不能确定什么样的基因型是温和,什么样的基因型是冷漠,基因是显性或隐性……
   不过在科学取得更进一步的发展之前,对待不同意见不妨宽容一些。今天的定论明天就可能被推翻。
楼主trayall 时间:2012-01-05 14:05:10
  【第五段】发泄出来就会好一点?
   在TVB的电视剧里,女主被甩了,好友or母亲往往会劝她:“你哭吧,哭出来就会舒服一点”、“有什么不开心,跟我讲讲好吗”……然后果然,女主在倾诉(发泄)一番之后,如释重负:“果然好好多了。”这似乎也是我们惯常的想法,消极情绪比如愤怒、悲伤,一定不要压抑在心里,发泄出来会恢复得比较快。
   遗憾的是,此想法只有前半句是对的。发泄愤怒真的有效吗?宣泄愤怒能够让人暂时地平静下来,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愤怒。更多的情况是,表达愤怒会扩大愤怒。有研究发现,如果在问卷中使用一些具有明显倾向性的问题,比如“你认为公司在哪些方面对你不公正”(而不是“你认为公司对你怎么样”)往往会引发更多的抱怨和愤怒,填写问卷的职员对公司的评价也明显降低。
   文学作品中的“说起往日旧事,悲从中来”和“越说越气”反而更真实。由此看来,如果身边人遇到了什么不平事,劝解的时候最好别帮着数落。笔者认为好的解决措施是转移一下当事人的注意力,待冷静下来之后一段时间,再和他分析事件本身。
楼主trayall 时间:2012-01-05 14:30:50
  上面的同学,你的宣传打得有点大哈。我个人是不会举报你的,不过那些大幅照片还真吓了我一跳。
  ---------------------------------------------
  【第五段续】为什么不是发泄出来比较好?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先来讨论另外一个问题。是生理唤醒先发生,还是情绪体验先发生?或者换个问法,你是先害怕,还是先心跳加速?这个问题看起来有点弱智,日常生活只说一个人“气得脸通红”、“吓得心脏砰砰跳”,显然是情绪体验先发生啊。
   心理学的大牛人威廉·詹姆斯持的却是相反观点。他这样说:“我们感到难受是因为我们哭泣,感到气愤是因为我们打斗,感到害怕是因为我们颤抖。”这样说的话,能不能让你回忆起“后怕”“余惊未定”这些词。紧急刹车之后,我们的心脏砰砰直跳,害怕得不得了。
   另外一个大牛人沃尔特·坎农说詹姆斯你错了,它俩是同时发生的。刺激同时传导大脑皮层和交感系统,导致人一边害怕一边心跳加速。
   那么谁是对的?多年以来的证据都证明了詹姆斯是对的(坎农不好意思你输了)。那些从战场上回来的士兵,如果颈部以下丧失知觉,他们对于情绪的体验明显减弱。此外,日常生活中我们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一笑,顿时心情就会好一点,也算是支持詹姆斯的有力证据。
   当然还有别的牛人提出了一些别的观点,但是没有谁支持我们的常识。换而言之,常识输了。
楼主trayall 时间:2012-01-05 14:38:34
  【第五段再续】既然我们暂时建立起了共同认知——生理唤醒导致了情绪体验,那么就不难解释为什么越发泄越愤怒了。
  ------------------------------
  暂时灵感有点枯竭,正在看的筒子们能不能提点自己感兴趣的话题,虽然感觉没什么人会看。。。。
楼主trayall 时间:2012-01-05 14:53:42
  【第一段补充】关于演技到底是不是个人的事儿。虽然我觉得应该尊重不同人的想法,但是还是忍不住要为自己的观点辩护,这辩护也算是人之常情吧。
   演员本人的能力当然很重要,我从来不否认这点。看电影的时候也会觉得这么好的一部电影,某个演员的表现真是让人出戏啊。像《霸王别姬》这种集体演技大爆发之作,毕竟可遇不可求。
   可是为什么那些好演员偶尔也有失手之作呢?那些好演员果然不能诠释好某个角色?还是导演、剪辑等在拍摄的角度、场景烘托、故事情节等方面做得不够好,让看客觉得,这个演员不合适,角色情绪不合理。再换个角度来说,那些沉寂已久突然爆发的演员,真的在此之前就毫无演技吗?不见得吧。
   以上依旧一家之言,欢迎批评指正。
楼主trayall 时间:2012-01-05 15:14:18
  为什么观音哥哥还不来。。。怨念。。。。
  -------------------------------------------------
  【第六段】别对我说谎
   美剧Lie to me着实火了好一段,艳照门、“我爸是李刚”等热点新闻发生之后,都有人截了图,用Lie to me上的理论来分析,最后得出的结论往往是——他们在说谎。美剧lie to me最后被腰斩,那么其中提到的理论果然真实可靠吗?
   在用药的时候,医生决不能照搬西医开的处方和剂量,因为西方人和东方人的体质不同。那么用美国研究的微表情-谎言理论来套中国人,又是否合适呢?有句话说:微笑是世界语言。这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微表情理论在中国的应用。但是,我们都知道,文化对人的表情和肢体语言影响巨大。点头yes摇头No就不是世界通用的,即便是微笑这样的世界语言——世界的广大群众在和熟人打招呼时往往会不自觉的微笑+眉头上扬,除了日本。
   中国心理学界的牛人王登峰教授在分析中国人的人格特征时,就提出了西方人的树形人格和中国人的复杂矛盾人格。西方的微表情理论直接往中国人上套,的确不合适。试举一例:微表情-谎言理论认为,如果说话者的表情和说话内容不相符,如该高兴时不高兴,他很有可能在说谎。但是我们知道,中国文化的一大特点是含蓄,情绪外露可谓大忌。
   但是,在中国是不是就不能用微表情理论呢?不是的。微表情的确是检测说谎的有效手段,但是目前国内对于这一块的研究比较缺乏,因此微表情理论还是慎用为好。
楼主trayall 时间:2012-01-05 15:27:35
  【第六段续】笔者自诩善于察言观色,曾经做过一个测试。那个测试是给出很多张脸,不同人种,然后让你猜图中人此刻的情绪。结果实在不堪回忆。笔者手头没有地址,如果哪位筒子做过类似的测试,欢迎把地址发上来。
   其实就普通人而言,通过微表情识别谎言失败实在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猜对的概率其实跟你闭着眼睛瞎猜是差不多的,50%。有经验的法官、FBI探员稍好一些,但是也不超过64%。别以貌取人,也别以表情取人。
楼主trayall 时间:2012-01-05 15:32:22
  【第六段再续】既然微表情难以识别,那么测谎仪呢?稍微了解过测谎仪的筒子们可能清楚,测谎仪跟FBI探员水平差不多。不幸的是,FBI探员水平也没多好。
   1/4的无辜者会被判定为罪犯,1/3的罪犯会被判定为无辜。最根本的原因是,测谎仪只能测定生理指标,并且根据的是大多数人的平均标准。换句话说,即便它知道你此刻在紧张,却不知道你为什么紧张。因此测谎仪不是万能的,以它为依据来判决更是十分危险。
  
楼主trayall 时间:2012-01-05 15:46:16
  @沙小九 谢谢你的问题哈。
  --------------------------------------------------
  【第七段】科学的死敌
   马克思曾经提出一个看似悖论的结论——万物都是变化的,唯有变是不变的。笔者的一个同学提出了一个观点:如果万物其实是依照一个固有的规律在变化呢,只是人类的认知水平不能掌握这个规律,于是只好笼统地将其概括为“变是不变的”。
   笔者的另一个同学进一步提出了另外一个观点:有没有可能有一个造物主,他精密地控制着人类的所有发展过程。他想让人类知道什么,人类才能知道什么。
   笔者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到最后我也绕不开“造物主万能,自然界伟大”这座巨山。科学也不能。因为我两位同学直接从根上就打击科学了——造物主让科学存在。颇有点创世纪的意思——“要有科学,于是科学笼罩世界”。
   说偏了啊,回到正题。如果你认定有宿命论的存在,那么你会主动去寻找支持你观点的证据。举个比较偏激的例子,有一个小团体相信世界末日的存在,他们天天什么都不做,就聚集在一起祈祷世界末日不要来,上帝原谅人们的罪恶吧。结果2012过去了,世界末日还没有来。照例说他们的信仰应该破灭了吧,但是他们相信是他们的祈祷起了作用,世界末日才没有来。为了防止下一个世界末日,他们又开始天天什么也不做,继续祈祷。
   这在心理学上叫做证实偏见。你先形成了观点,然后就会不自觉地忽略那些不符合你观点的事实。
楼主trayall 时间:2012-01-05 15:57:54
  【第七段续】
   ps:那个小团体真的存在,又是在神奇的美国。
   至于我个人,我不相信宿命论的存在,如果说真的有什么是注定的,那就是遗传决定了你的人格,见前文。人格会影响你的人际关系一直到最终影响你所存在的环境,并不能决定你日后会不会成功。温和的人可能无法在拳击运动有所成就,但是却能成为一名优秀的精神咨询师。如果生活不顺意,可能是因为你并不擅长处理现在这样的处境,换个环境你就能大放光彩。有些人的个性让他更容易找到适合自己的领域,有些人比较困难。
   从遗传决定人格的角度看,从生下来开始,很多东西是注定好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你依然有广阔的选择空间,而每一次选择都会让生活轨道偏离那么一点,好的选择也许最后就会偏到最适合你的那条路。
楼主trayall 时间:2012-01-05 16:21:04
  @猪猪珠珠2011 谢谢你给的灵感哈。
  --------------------------------------
   最后再补充一点关于宿命论的东西。笔者非常喜欢的一位教授是人本主义者。笔者对于宿命论的一点认知也深受这位教授影响,特此表示感谢。
  【第八段】神秘莫测的潜意识
   自从弗洛伊德提出潜意识理论以来,他就红了。尽管之后他的诸多理论并不符合科学的原则并遭到主流心理学的摒弃,但是这依然不妨碍他成为心理学的代表人物——在普罗大众之中。冰山的比喻可谓家喻户晓——人表现出来的意识就如同海面上浮起的冰山一角,其下的庞大身躯乃是潜意识。
   潜意识最终被保留了下来,成为了心理学的一部分。相关研究可谓庞杂而繁复,笔者只能讲述目前想到的一些观点。
   以声音为例。听见了听不见的声音。这是不是很神奇?科学家明明说,每个人的感觉都有阈限——也就是非常小的声音是听不见的,可是我却听见了。绝对阈限的定义是这样的——50%可能听到的声音,一个很小的声音放100次,你听见了差不多50次。那么并不排除你能听到比这个更小的声音。
  
  
楼主trayall 时间:2012-01-05 16:43:47
  【第八段续】
   但是还有更神奇的——眼睛局部失明的患者能够感知到他本不该能感知到的东西。科学家做过这样的研究——有些病人局部失明,例如看不见左上方的东西,但是在局部失明区展示图片,图片上画的是“→”,让病人报告是否看见了箭头,答案是否定的。可是让病人猜箭头的方向,病人总是猜“→”而不是别的。这就是看见了看不见的。就笔者了解,目前科学还没有提出明确的解释,如果哪位筒子对这件事情也有所了解,欢迎分享。
   举个现实生活的例子,每个人都有背书的经历吧。是否有这样的经验——你不记得这个问题的答案内容是什么,却能清晰回忆起它在书本上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