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文革中吃和用的那点事——写给我的同龄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7 12:12:00 点击:160842 回复:144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11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
  
  这个是我在猫眼写起玩的,不过觉得那边八卦气息不浓,故在这边也发一遍吧~~~~这些久远的记忆,再不写下来,还真的要慢慢给遗忘啦~~~~


  这个玩意我是随写随发,也没整理,写好我会及时在两边更新,先发个提纲吧,提纲以后我还会逐步增加~~~~发这边的大标题我改了下~~~~

  1、高温肉

  2、狗肉

  3、猪大肠

  4、买猪头

  5、黑市肉、油

  6、黄鳝、青蛙

  7、罐头

  8、买不到酱油的日子

  9、韭黄原来是这样的

  10、烟和酒

  11、春节特供

  12、火柴、蜡烛

  13、灯泡

  14、全国粮票和地方粮票

  15、红米饭真难吃

  16、单位福利

  17、回民票

  18、真正的野生甲鱼

  19、豆棒怎么吃?

  20、熬夜洗墨鱼

  21、富贵菜

  22、抓饭真好吃

  23、干炒饭

  24、泡泡糖

  25、菠萝罐头和桔子罐头

  26、病号饭

  27、老爹说的大饥荒

  28、过生日

  29、一份牛奶差点要了我的命

  30、野菜

  31、蚂蚱、蜻蜓、虾子和螃蟹

  32、和战士抢饭吃

  33、两张信纸烤香肠

  34、短肚皮——我家电报鸡的一生

  35、槐花包饺子

  36、齁掉的腊肉及辣子鸡的故事

  37、蒸馒头时候千万别揭锅盖

  38、“全家卧倒”!!!

  39、原来这东西叫面包

  40、昙花也是可以吃的

  41、“有钱人穿的是灯草绒”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72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7 12:13:57
  1、高温肉:高温肉,现在已经没这个概念啦,简单说,就是病猪、死猪肉,用高压高温加工后,卤一下完事,买这个肉不要票,但也只有在大的国营饭店才有卖(那时的饭店大多是所谓大集体,国营的较少),价钱大约在一块二样子,还不是天天有卖,一个月大约有一两次——那时候一级肉是0.82元,这个印象非常深,因为家里老爹的战友一来家,经常拧我屁股,然后开玩笑说:这个能卖8角2——,我读幼儿园时候,老妈下班接我回家经常绕一下那几个饭店,看看有高温肉卖没有。只要一看就有排队的,就知道今天有卖。高温肉是每人限买一斤,我老妈经常跟营业员说我也要算一个人,得买两斤,遇见马马虎虎的营业员,也就给算卖两斤,遇见顶真的营业员,就没法啦,只能买一斤。
  高温肉回家不好收拾,那年月没冰箱这个概念,回家都是马上切片,然后放很多盐,再用菜油炒一下,冬天放外面窗台上,夏天打盆冷水,把锅放盆中,能多放两天。买一次高温肉,都赶紧喊外婆一起来家里共同打两天牙祭。

  ——上次黄浦江漂死猪时候,我给姑娘说高温肉,说那时候这些猪根本就没畅游黄浦江的可能,我姑娘说光听听都听得要吐啦~~~~~
  • 加油小贝贝: 举报  2016-04-22 08:11:19  评论

    我爸我妈也给我说过这个……不过那时候的人吃这些都没生什么病……汗……
  • 油面筋: 举报  2016-04-26 16:18:03  评论

    我爸妈说那时候有“米猪肉”,就是有了猪肉绦虫卵的猪肉,这种寄生虫猪肉也是比较便宜所以很受欢迎,但要高温煮的烂烂的才能吃
剩余 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7 12:14:21
  2、狗肉:狗肉当年可没是现在这样当补品,商店是没卖的,农村也不准自己杀猪卖肉,每家的猪都是要上交的,当然也有偷偷杀的,那被抓到可是投机倒把重罪,此话后说。但是农村没限养狗,所以会有黑市狗肉卖。

  有年冬天,快过年啦,我幼儿园已经放假,整天跟着老妈在单位混,记得有天下午,同办公室的一个悄悄在办公室说单位外面那桥下有人卖狗肉,我妈妈马上牵着我,出门河边到桥脚下,看见有个农民空手站那,我妈上去和他谈了半天,然后他给站远处一个十多岁小男孩招手,小男孩过来就带我妈和我一起跟他顺着河边走,曲里拐弯走了好半天(那时候太小,觉得走了好久,现在估计也就半公里),在河边树林中才又见两个农民,小男孩给他们说了下,那两农民打量我和我妈几下才去草丛中拖出个麻袋,里面是切割分好的一腿一腿的狗肉,10元一腿,大约有5、6斤、或者6、7斤、或者10来斤,反正我是拿不动。我妈马上付钱,拿起一腿立马就走,还不是原路返回,又绕半天从另外一个坡上回到路上再回单位——原因无他,要给打击投机倒把办的发现,农民的狗肉要没收不说,人要关学习班,弄不好还要游乡,老妈也要被单位处分——狗肉拿回家,我老爹高兴好几天,总算过了个好年。


  待续~~~~~~~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7 12:14:41
  3、猪大肠

  当年猪内脏好像都不要票,但是一般人是买不到的,都被内部人分完啦。有一年,我老爹有个战友的朋友的朋友,反正是拐了好几道弯的关系,他孩子要参军,那年头参军等于免了上山下乡+有了国营单位的工作指标,热门得比得上当今考公务员。我老爹在军管会里面一个很关键的部门当头,帮了很大的忙,而此人是市轻工局一个很管事的科长,结果快过春节时候,一下子给我家送来50斤猪大肠!

  各位兄弟不知道洗过新鲜的猪大肠没有,猪大肠外面全是一层油,得用手慢慢撕开一层粘膜,把油拆下来,那油味道是非常大的,不夸张的说,用猪大肠上的油熬猪油,能臭三条街~~~~现在我觉得连乞丐估计都不会吃这种油,但是在70年代初期,这玩意就是超级宝贝啊~~~~我老爹老妈连夜挑灯夜战,几乎弄到天亮,才把肠子全部洗完,油熬好,登时家里各种泡菜坛、搪瓷缸,全部装满~~~~当然我是早就睡啦,后来印象中光肠油油渣就吃了好两个月,猪大肠嘛,老规矩,切好油炸一下后放盐腌起来,差不多吃了半年~~~~~


  待续~~~
剩余 1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7 12:15:05
  4、买猪头

  当年的猪比较小,一个猪头大约7-8斤,因为骨头多,按规定,一个猪头只要两张肉票能买,价格也要便宜点——好像是4角多,具体因为那时太小,没印象,欢迎有熟悉的补充下——每个猪头还要除一斤多骨头不算钱,但是猪头少,每天也就供应几个,得早早排队。

  印象中,老爹好几次星期天一早就把我拖起来和他去排队,我记忆里面都是夏天的事,冬天估计我老爹舍不得那么早拖我起来。夏天6点样子,早早就去肉店门口等着,我老爹一般带几张参考消息,一边看一边当坐垫垫地上给我坐。

  猪头买回家,都是带毛的,不像现在的已经给你打整得干干净净。回家后,第一步先把整个猪头放火上烧,烧到猪皮吱吱响以后,趁热用淘米水一泡,再用刀子把毛剃干净(我老爹用的是正宗军用匕首,刀口飞快啊,具体有多快,我左手大拇指和二拇指最清楚),第二步是拿火钳烧红了,慢慢一点一点烙,全部烙一遍后再用淘米水来洗,洗完就用斧头小心砍开,取出脑髓,这时候我就知道我的美味来啦~~~~果然就是我老妈把脑髓拿去,用针仔细挑掉脑膜,然后加上切好的姜、葱、蒜,加点点猪油,放火上炖,一般要炖上半小时,这时候我基本啥也不做,就守在火边等~~~~旁边老爹再慢慢把猪头分开,该煮的煮,该卤的卤,两个星期的肉菜,就全靠这个猪头啦~~~~~等到半小时脑髓炖好,老妈用小碗一装,我早已经准备好勺子,迫不及待开工~~~~


  待续~~~~~
  • 皮皮虾2016: 举报  2016-07-05 13:10:11  评论

    我家买过,第一次吃的时候剩下的肥肉都没人吃,后来跟另一家合起来买,我家只要耳朵,舌头,鼻子,其他都给那家,钱一家出一半。
  • 天气委员: 举报  2016-07-05 13:18:51  评论

    城里还有肉吃,农村有口米汤喝就谢天谢地了!
剩余 1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7 12:15:57
  5、黑市肉、油

  我家住的属于大城市啦,还没见那个农民有胆不怕打击投机倒把办的跑到城里来卖黑市肉,但是早年我老爹在县里搞土改,当过工作队的队长,他那些县里的老部下,基本也混的人五人六的,经常来家里时候,就能给弄到点肉和油送来,这些就是黑市买的肉。

  我老爹关系最好的一个部下,文革时候已经是县里一个县办企业的头头,有次来我家,就给带了一瓶猪油和一只鸡,到我家后才说起这瓶猪油和这只鸡的传奇~~~~~

  猪油是他弟弟下乡,有农民谎称家里的猪死了——其实是偷偷杀掉咯,给大队头头和公社人送上几斤,然后就拿到证明说是猪瘟,已经死亡多时,责成农民自己埋掉——这样他就搞到的半扇的半扇猪,几个战友每人一份,我老爹这个部下用那种大罐头瓶给装了一瓶——玻璃罐头瓶装猪油可是门技术,太热的猪油,下去就炸瓶,太冷的猪油又凝固咯——送来,又不知道从那搞到一只鸡,一起坐他们厂的货车进城。结果在路上,遇见打击投机倒把办的查车,偷带活鸡给你安个投机倒把罪名那是杠杠的~~~~我老爹这战友见势不妙,立马弯下身子,当即扭断鸡脖子,顺手塞在老解放的副驾驶那工具箱里面,总算躲过一劫,不过到我家时候,鸡已经死去多时,没放血的鸡,杀出来肉全是红的~~~~不过能搞到只鸡,我老妈已经高兴坏啦,死鸡也是美味啊~~~~~~


  待续~~~~~~~
  • 放葱放姜放点醋: 举报  2016-05-01 20:10:31  评论

    楼主你小时候好多肉吃
  • 蓝色De天: 举报  2016-05-03 10:47:09  评论

    评论 放葱放姜放点醋:感谢老爹老妈只生了我一个,而且从家族来说,我在老爹老妈双方家族中都是这辈中最小的一个,而且从老爹那种顽固得恐怖的北方农村思想来看,还是一个男孩就更是不得了啦,加上小时候我算是很乖很乖的孩子啦,所以特权比较的大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7 12:16:32
  6、黄鳝、青蛙

  文革时候,也不是完全不准有自由市场,许多城市里面没工作的,习惯上叫“干居民”的,就可以摆个小摊,卖点杂货,这中间就有卖黄鳝和青蛙的。

  理论上,他所卖的黄鳝和青蛙,得是自己抓的,如果买农民的来卖就属于投机倒把,当然,一般干居民都是没啥生活来源的,就靠倒腾点小买卖,市管会的在他摊子那装逼打点秋风可以,真要抓他们是不敢的,这些人敢拼命,急了还真敢动刀动棍的 ~~~~~~~

  夏季时候,黄鳝大约3角一斤,还给你杀好,青蛙看大小,5分一只的也有,一角一只的也有,老爹穿着二尺半,是不好意思去买的,都是老妈给我买来,4、5只大点的青蛙,剥皮、退内脏,放上点猪油、姜、葱、蒜,能蒸一小碗~~~~~自然都是喂我的~~~~~

  那年月不兴啥自然保护,也没那么多农药化肥,青蛙那个鲜啊~~~~~黄鳝也都是野生的,喂避孕药这种超级技术也还没发明,不过黄鳝炒来很腥,家里吃得较少~~~~~


  待续~~~~~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7 12:16:56
  7、罐头

  罐头在当年绝对是稀罕货,其身份现在没东西可以比,也许波斯黑鱼子酱能差乎一比吧,谁的朋友生病啦,送上一个罐头那是算很铁很铁的关系啦~~~

  当年常见的罐头肉的有红烧肉、午餐肉、黄豆牛肉和鱼罐头,菜的有青豆罐头、黄瓜罐头,水果最常见的是菠萝罐头和桔子罐头,现在先按下不表,单说说肉罐头

  红烧肉罐头一般都是玻璃瓶装的,250克一罐,上面是马口铁封口,极罕见也有全马口铁灌装的,一般是500克一罐,我还见过一公斤马口铁装的,是给部队专用的,市场上没见;午餐肉只见过梅林的,好像是424克和200多克装的,反正是按盎司算,不是按我们的习惯“斤”和“公斤”算;黄豆牛肉也是玻璃瓶装,没见过其他的;鱼罐头有玻璃瓶装的,也是250克,一般是鲮鱼,还有种是扁合马口铁装的,净重好像要少点~~~~

  当年大院有分区自己的军供小卖部,偶尔会有罐头卖,就贴一通知,每家限买几盒云云,然后大人就让小孩拿钱去买,到小卖部说你家长名字,售货员(都是随军家属)在一张名单上打个勾就卖给你,想多买是不行的。

  红烧肉罐头做法最简单,就是整一锅白菜,无论是3斤还是5斤还是8斤,煮开后都是打开一个罐头倒下去,完事~~~~~罐头肉人极烂,下锅就要化苗,老爹有时候就拿个漏勺,罐头倒在漏勺里,等煮一会就给我捞起来单独吃~~~不过这种日子都得是啥节日,一般日子是吃不到这种美味的~~~~至于午餐肉罐头,那时候更是稀罕得像熊猫肉,我印象中,几次得吃都是生病时候,切片给我煮一下下饭~~~~~

  黄豆牛肉口感不好,我不喜欢吃,也可能是越战处理剩余物资时候,每家分了一箱,吃烦啦;鱼罐头印象不深,只记得好多油~~~~~


  待续
  • 皮皮虾2016: 举报  2016-07-05 13:12:04  评论

    生病时候的待遇,还带一瓶橘子露,有果肉的哦。
  • 最烦豆豆: 举报  2016-07-05 18:20:12  评论

    让楼猪说的我想吃午餐肉了,说起来得有20?25?年没有吃过了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7 12:17:19
  8、买不到酱油的日子

  酱油在南方人中间,是不可或缺的调味品,印象中大约是73年底,曾经有一段时间酱油缺货

  73年我还没读书,那年代的小孩,很早就能办家里做事啦,打酱油、买盐等等都是我的活,7岁开始每天放学回家要负责煮饭,那时候可没啥电饭锅,也没见过除烧煤之外还有用啥能源的,回家第一件事就算捅开封好的火炉,勾火、加煤,然后去院子里淘米煮饭,水干了炉子盖上盖子倖饭(这个字找不到,xing,读第四声),当时我们住的楼房就只有二层,家家火炉都是在走廊上,小伙伴们一起淘米煮饭,声势也是相当的兴旺,呵呵,扯远啦~~~~~

  酱油的制作需要黄豆,黄豆那可是好东西,豆腐都是需要凭票买的,估计是黄豆断货,所以市场上没酱油供应啦。没酱油没法啊,各家自有高招,最简单的就是兑食盐水,我家是兑好食盐水后,加上霉豆腐的汤汁,又鲜又好看,幸亏那段时间食盐虽然定量供应,但是还没断货,霉豆腐2分钱一块,既不要票也没断货,就这样对付了大约有差不多两个月~~~~~

  忽然有一天,老妈一回家赶紧给我一角四分钱,喊我赶快去买酱油,我拿起钱就跑大院外的食杂公司去,一看排队好多人,好在供应还算充分,每人限买一斤(当时酱油都是散装的,一级的一角四分,二级的一角二分,好像还有三级的,我没见过),钱和瓶子递过去,售货员熟练的在瓶口放上个漏斗,然后用个专门的提子,一提正好一斤,总算家里又能吃上酱油啦,之后好像再没断过酱油供应~~~~~~

  待续~~~~~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7 12:17:42
  9、韭黄原来是这样的

  老爹是北方人,北方吃菜肯定玩不过南方,小时候老爹经常吹嘘老家的韭黄,还说有种韭黄叫“鸡蛋黄”,具体栽培方法是:冬天用火炕种韭菜,在韭菜快冒芽出土时候,每个韭菜给扣上一个鸡蛋壳,这样韭菜见不到阳光,长出来的韭黄又因为被限制在鸡蛋壳的范围内,只能弯着、扭曲着,最后就在鸡蛋壳里长成一韭黄疙瘩。按我老爹的说法,那可是春节地主家才能吃上的极品美味——想想看,地主家才能吃上的美味啊~~~地主是啥概念,在俺从电影上得出的经验,地主就是能胡吃海塞的主啊~~~大鱼、大肉、大碗喝酒、大口抽烟,还有白面馍馍敞开了吃,就连地主家狗,那都是吃得油光水滑的,没事就去咬讨饭的玩~~~~~又扯远啦——可怜的俺,打小别说鸡蛋黄,连韭黄长啥样都不知道,反正既然老爹这样吹嘘,我就认定那就绝对是极品美味~~~~~

  说巧不巧,正好那年过春节,蔬菜公司不知道从那搞来几车韭黄,我老爹听说可高兴死啦,那天正在下大雪,我死活要赖着和他一起去买,最后老爹只好让步,我穿着老家给做的小棉鞋,跟着老爹就去买。
  一进蔬菜公司,就看见柜台上一捆一捆黄黄的,一问价,7角一斤,都赶上肉价啦,老爹咬牙买了一斤,当晚弄了两鸡蛋,就给做了个人间绝无、天上罕见的——韭菜炒鸡蛋,结果菜一上桌,切!别说是啥美味,连好吃都谈不上~~~~从此再不相信我老爹的口感~~~

  PS:其实现在想起来,不好吃的原因一是油少,二是老妈折菜时候舍不得扔,韭黄太老啦

  到现在为止,我都没见过鸡蛋黄~~~~~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7 12:18:06
  10、烟和酒

  文革中,烟和酒基本都是控制供应,大概一周持续到70年代末80年代初才放开,我老爹不抽烟也不喝酒,所以家里的烟票和酒票就自然成了他几个老战友的缴获物,因为我们那时候,在男孩子里面非常流行集烟盒,所以反而是我对香烟情况特别熟悉

  文革中的香烟,也不是全部要凭票供应的,大概有合作、大生产、蓝雁、朝阳桥等这几种是不需要票的,其中合作是9分一包,蓝雁是1角1,大生产不知道多少,朝阳桥是1角2一包,这几种烟的包装都是那种很粗糙的那种包装纸,连打蜡都没有,内包装纸是蓝色的糙纸,这几种的烟盒在我们眼中根本就没人要~~~

  稍好的烟,是乌江、花溪、清定桥等,都是3角5左右,这些烟就属于要票的啦,更好的烟是遵义和黄果树,当年是7角样子,光有票也买不到,还得找关系,极品的烟那就是小中华、大中华、上海等,这些烟倒是不要票,不过老百姓是看都看不到的。

  每张烟票是供应5包,我家加上外婆是3张烟票,老爹是没票的,直接供应一条,一般每年的票证是过年前就发半年的,5.1时候发下半年的,每到我老爹那些烟枪战友来家里,就开始分票,我一张、你一张、我一张、他一张,偷票的也有、作弊的也有~~~~比俺们小朋友分糖果还高兴,其乐也熔融~~~~老爹的那条,每月固定都是我去买了,买来家里留上一两包平时招待用,其他的也是一样被他们三一三十一瓜分掉,直到90年代我老爹病逝,他们这群老战友来吊丧时候还谈起当年在我家分烟的盛况~~~~

  瓶子酒是不定期供应的,没有每月定量,记得喝得最多的是鸭溪窖酒,大约一元多一瓶,在但是就算好酒啦,我老爹的战友来家里,都是开这个给他们喝,,其他常见的还有几种大曲酒,不过没有鸭溪上档次~~~
  散酒有时候要票,有时候又不要票,总体说来,那帮老战友在县里的居多,散酒他们的路子更多,不但不找我们,反而时不时还能提上一塑料壶给城里的几个喝酒的战友。那时候茅台才不到4元一瓶,后来涨到7元多,但是买不到,商店橱窗里面的几瓶都是陈列品,只能看,不能买,家里知道老爹去世,也就给我留下两瓶茅台,一瓶71年的,一瓶75年的,还有瓶73年的五粮液,也不知道老爹从那搞来的。


  待续~~~~~
  • 最烦豆豆: 举报  2016-07-05 18:29:09  评论

    哇,佩服楼主,这些细节还能记忆的如此清晰,对比起来我简直是一脑袋浆糊。
  • 笨笨龙妮蕊: 举报  2016-07-06 09:19:09  评论

    因为那年代弄吃的是很重要的事,除了这基本就没其他事了,不象现在,信息泛滥,经历得越多反倒什么都没印象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7 12:18:35
  11、春节特供

  春节对于全世界的中国人,说是最重大的节日绝不为过,无论开多少会,发多少社论,要大家真正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都是妄想,即使在物资嫉妒匮乏的日子,国人都要想方设法过上一个像样点的春节——换句话说也就是要能在除夕、初一、十五这几天能放开吃上一顿、喝上一顿~~~~~~因此,尽量丰富一点春节市场供应,也就成了政府和老百姓的默契~~~

  每年春节,在计划供应之外,一般会有特别的供应,这种供应一般不发票证,凭特别的购物本购买,后几年票证使用号码票后,才指定几号票买什么、几号票又买什么

  记忆中是74年——详细得查下我家购物本,那本子我没丢的——上门写的是每户供应白糖一斤、白酒两瓶、遵义烟两包、黄果树烟上报、乌江烟5包、西红柿2斤,肉是每人2斤,菜油是拼购粮本每户供应2斤,老爹不在我们家的户口本上,反正我就没见过他的户口本~~~~~他的春节例供是另外一个供应本——这些属于常例供应,更有趣的是下面

  因为当时实行军管,地方政府春节都要照例对部队进行慰问,一般是一张毛巾、一个搪瓷缸、一个笔记本,然后给一种特别的票,油印的、铅印的都有,盖着部门公章,票面上方一般是一句口号,黑体印刷,常见的口号都是“抓革命促生产”和“要厉行节约”等等最高指示,总部协商“凭票供应XXX多少”,下面就是XXX单位印发,过期不补啥的。

  老爹他们正式名称是军分区,文革中实行军管后又增加个警备区的名字,总部这边还有一个名字叫警备司令部,大院的人都习惯简称“警司”,是对外用得最多的名字——当时我们小孩在外面,遇见有人问我们是那的,我们都直接说“警司的”——另外还有个23XXXX的番号,但那个基本不用,结果地方政府的搞慰问的部门就搞蒙啦,以为分区是一个单位、警备区又是一个单位、警备司令部又是一个单位,23XXXX部队又是一个单位,春节给特供票时候,好家伙,给发了四份~~~~~当时司令部这边人不多,也就百来号人,后勤部的也不吭气,装傻用各种不同公章给他们打了收条,照例是“今收到XXX单位春节慰问供应卷XXX张”,下面盖上公章完事~~~~我记得每家是两种票,一种是凭票供应5斤肉,一种是凭票供应香烟两条,结果那年我们大院大丰收,每家凭空多买到20斤肉,也就是在那年,我才第一次看到腊肉是咋样做的~~~~~~

  因为肉多啦,不可能一次性在春节全部吃完,也舍不得这样胡吃海塞,后勤部的就叫警通连的战士弄了几个汽油桶来,上下盖子去掉,战士又去砍了整整半解放牌卡车的柏树枝扔在大院里,各家要做腊肉的,自己腌好肉,用铁丝串好一条一条的,上面写上自己名字,几个汽油桶集体一起熏。

  那年月也没啥电视,结果放熏腊肉的那几个汽油桶的角落就成了那几天全院子的人员娱乐中心,每天吃完晚饭,大灯一拉起,男男女女都站的站,蹲的蹲,全在那聊天,我们这帮小孩更是在人群中疯进疯出,不亦乐乎~~~~~~因为腊肉要24小时加火熏,晚上总有几个热心的打扑克帮大家守夜,前后搞了差不多一个星期,其中有两次因为晚上守夜的打瞌睡,腊肉油滴下去引发了小规模火灾,好在扑救及时,没有哪家腊肉真正被烧成碳,不过这事成为大院人很久一段时间的笑谈~~~~~~


  待续~~~~~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7 13:47:49
  12、火柴、蜡烛

  聊点吃之外的,活跃下气氛,呼呼~~~~~~


  文革时候,打火机我只见过那种仿德国式的汽油打火机用之前要先打开机盖,再打砂轮摩擦火石点燃沁慢汽油的火棉,其他样式的打火机我从没见过,所以家家户户生火做饭都是用的火柴

  文革中的火柴,和现在的是大不一样,盒身不是纸的,而是用木材片得极薄做成的,火柴杆也是木头的,材质很差,一盒火柴大约有50来根,基本上有10根是断的或者要断的,火柴药头有两种,分别是黑色和红色,按那些大孩子中做火药枪和落地响的说法,黑色头的爆炸力要大于红色头的,不过我那时太小,还没具备做火药枪的资格,那是大孩子玩的,我们只有跟在他们屁股后头羡慕地看他们打枪、扔雷的份~~~~~~不过无论黑头或红头火柴,盒身上的商标纸上无一例外都印有“安全火柴”四字,老妈还专门给我科普过,说以前还有种火柴不安全,运输中摩擦和颠簸很容易引发意外,但是这种火柴我没见过~~~~

  火柴一直都是2分钱一盒,价格从没变过,但是曾经有段时间,火柴断过供应,后来陆陆续续开始供应后还有过一阵的限量供应,因为我曾经在我家供应本上看见过“供应火柴5盒”的记载,当时火柴这种东西,老爹老妈从没让我去买过,大约是他们觉得这毕竟是危险品罢~~~~限量供应大约一直持续到75、76年后,所幸分区小卖部文革后期一直有火柴供应,家属子弟购买不要任何证劵,只是不对外供应,大约货源还是比较紧张,我小学时候,都还有同学托我在分区小卖部帮他们买火柴

  那时水电线路非常不可靠,毫无预兆的停水停电是常事,停电时候老爹老妈都会很淡定的说声“又停电”,甚至连面部表情都不会有啥变化。如果是夏天,停电后老爹老妈就会带我出去玩,一般是去他们战友或者同学家,不过去别人家也遇见停电也是常事,我就有好几回到别人家同样是停电,极其无聊听老爹老妈他们聊天的记忆

  蜡烛大约是5分钱一根,蜡烛在大院里面也属于比较贵重的东西,据说一根能点2小时,没印象限购过,不过也不是很好买到,老爹都是看见有卖的就10只一包买回家备用。冬天天黑早,停电时候,吃饭时家家户户都是一片雾蒙蒙的光晕,饭后大多数家庭也就熄灭了蜡烛,我们这帮小孩就大马金刀杀下楼去,在院子里趁黑玩打游击游戏,如果忽然来电啦,突然一下家家通明透亮,小孩子都会非常整齐的爆发一阵欢呼,放开喉咙欧~~欧~~欧~~的叫上好几分钟,如果一直不来电,九点开始,就有家长会站在走道上拉长声音喊自己小孩回家睡觉啦,而且这个呼叫有传染性的,一家开始喊人,顶天5分钟后院子里就混合成一片喊自己孩子的大合唱,这个时候各人都赶紧一溜小跑回家~~~~~~

  待续~~~~~~~~~~
我要评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7 15:43:28
  13、灯泡

  文革中,城市里面基本是通电了的,但是当时没啥电器,我所知道的电器除了电灯外,就只有收音机、唱片机等寥寥无几的几样,最大的用电就是电灯。

  那时候住的大院里,全院就一个电表,装在大门那五朵金花家走道上——他老爹是后勤的一个科长,想生个男孩,结果一连五个姑娘,全大院都喊他家“五朵金花”——电费是理论上是每家每月平摊,但是实际上都是部队给暗补啦,每家每月也就交几毛钱,但是有一点,每间房只能有一个40瓦的灯,卧室可加个台灯,这个规定可是正正经经写成文字作为公约贴在大门边的,一来那时候人老实,二来部队上习惯说一不二,我还真没发现有那家敢违反规定的——注意没有,没有规定收音机和电唱机,因为这两玩意当时绝对属于奢侈品,家里有台电子管收音机,好比现在家里有部别克,家里有台电唱机的话,比现在的大奔还罕见,没那家舍得长时间开着收音机、电唱机,所以也不需要去规定~~~~

  灯泡当时用的都是白炽灯,牌子是“光明”牌,俺从没见过还有第二个牌子的,后期开始出现日光灯,25瓦的日光灯抵得上100瓦左右白炽灯吧,但是当时传说日光灯对小孩眼睛不好,所以用的家很少

  那时的白炽灯分螺口和挂口,而且以挂口居多,不像现在基本是螺口一统天下啦。更有趣的是,我家客厅和卧室居然是有挂口和螺口两个头,原因估计你们难猜,我下面再说。

  不管螺口还是挂口的白炽灯,都是以是钨丝做发光元件,灯泡抽真空,限于当时的技术,白炽灯的寿命确实堪忧,一盏灯几个月就要坏掉,断丝的灯可舍不得换掉,要“搭丝”接着用,“搭丝”其实就是短路,温度更高,寿命更短,实在烧的不行啦,也只有去换新的,而灯泡却是属于稀缺物资,不是你想买就能买到的,当时规定,买一个新灯泡需要同时回收一个坏的旧灯泡,一个40瓦的灯泡大约4角钱样子,还常常缺货,或者你坏的是螺口的,去商店时候他却只有挂口的灯泡卖,反之亦然,所以我老爹在灯头上是并联安的双系统,螺口挂口通吃,呵呵。

  光是灯泡坏掉还能以旧换新,更倒霉的还有灯泡真空抽的不好的,结果嘭的一下炸掉,以旧换新都没得换,咋办?有法!当时分区下属部队多,连队里面的灯泡是特供,不需要以旧换新,老爹他们就去找那些小连长排长要坏灯泡,嘿嘿,解决啦~~~~~~~~


  待续~~~~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7 16:11:53
  不好意思,我是随打随发,错别字较多,看着还真有点困难,这边又不能改字,我在猫眼那边能改的都改啦,这边看着困惑的,去那边看下订正版吧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9507475&boardid=1&page=1&uid=&usernames=&userids=&action=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8 13:00:28
  今天更新两节,下午要开会,估计更新不了啦

  14、全国粮票和地方粮票

  文革中有价票证除了钱之外,大约最重要的就是粮票啦,除了个别的点心外,基本所有能填饱肚子的食物,都需要钱粮两票搭配在一起才能购买,光带钱而不带粮票出门,饿死你是没商量~~~~



  粮票的发行权只在中央和省两级,他们发行的粮票也就分别被叫做“全国粮票”和“XX省地方粮票”,地方粮票票面分一两、二两、半斤、一斤、三斤、五斤和十斤,据说上海那边还有半两的,但没见过,很令人神往~~~全国粮票我只见过一斤、五斤和十斤的,是否还发现有其他面值的,待大家给我补充啦~~~~~

  全国粮票能在全国通用,而地方粮票只能在本省范围内使用,所以被单位派到外省出差活着回老家探亲,就非带全国粮票不可~~~~一般的流程是首先由单位开出出差证明(这个证明不单是换粮票用,还有买火车票、外地住宿等等都需要它),然后去居委会再打一个证明,再拿前述两个证明一起去粮油公司,根据你出差的时长,按照每天一斤的量用地方粮票换全国粮票。但是一般说换到的全国粮票都不够用,特别是那年出差的,比如到上海,都得给单位的带点小礼物,像鸡蛋糕之类,而这些都是要粮票才能买的(好像一斤糕点是四两粮票),这样,不足部分就只能去黑市上购买。

  虽然理论上两种粮票购买力相等,但由于全国粮票的适用性广,明显比地方粮票受欢迎,以73、74年为例,黑市上地方粮票0.13元一斤时候,全国粮票要卖0.18-0.19元一斤,当年我们这的黑市有几个地方,其中金沙坡这边最大,一般抓得松时候,能看见二三十个男男女女在哪里晃荡,那些就是倒腾粮票的贩子啦

  有趣的是,我老爹是没有户口本和购粮本的,他们是每月发粮票和油票,然后用粮票和油票去粮店买米买油,而部队发的粮票,居然全部是全国粮票!这下子,我家就基本成了粮票兑换点,各种亲戚朋友需要全国粮票的,都来找我家换,经常换不过来,几个朋友之间还得协商预定~~~~~~那时候我爷爷已经去世,但是老家乡下还有大伯和姑姑,种粮食的自己吃不饱粮是常事,当年也都见怪不怪,所以我老爹每年还要给老家寄上两百来元和百来斤粮票,当然只能寄全国粮票,这样下来,虽然我老爹每月发34斤全国粮票,但是都非常紧张,好多次我老爹还要找他们战友拆换全国粮票,才能应付过去~~~~~~


  待续~~~~~
  • fengcongrong: 举报  2016-07-06 00:58:21  评论

    楼主关于粮票的记忆不准确,除了国票,省票,还有市票,我的认知里面,省会大城市会发行自己的市级粮票。很多县城使用全省粮票,大城市使用城市粮票,但省票可以在城市使用,说起来城市居民福利更弱了。所以出差的话,就要自己想办法弄国票,弄省票。我是77年生,但是用过市票。
  • ganlanzhi1234567: 举报  2016-07-06 10:36:07  评论

    我公公那时候有个在省会军区的舅舅,经常接济。
我要评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8 13:01:14
  15、红米饭真难吃

  打小在幼儿园,就开始听老师说“朱德的扁担”、“红米饭、南瓜汤”,啦时候神往啊,总觉得不知道有多好吃~~~

  那年分区搬家啦,搬到现在的教育厅那个大院,离家住的地方大约走路15分钟吧。没上学时候我老爹就把我拧到单位上,他上班,我就在大院里玩,那时候大院里还没大房子,就是几栋三层的苏式红砖房,院子里有花园,门口还有警通连的战士站岗,闲杂人等是进不来的,对我来说,只要不跑出院子,又安全又好玩,中午跟着老爹吃食堂,还能在办公室睡上一觉~~~~

  记得有天下午,我睡起来,拖着我老爹给做的“金箍棒”在院子里无聊,就去看警通连的战士修摩托车~~~当年警通连小车队有6、7个小吉普,还有一个中吉普,汽车排和警通排有十来辆大卡车和十来部长江750的边三轮摩托,那时候汽车保养很麻烦的,每天下午不管刮风下雨,都有各排的战士在车棚下修车修摩托,我最喜欢看他们修车,因为换下来的机油嘴、废滚珠,在我们小孩圈里就是硬通货,有时候战士高兴啦,还给我们一把一把的子弹壳,当年部队装备比较杂,最常见的是7.62口径的五四手枪弹壳和56式步枪弹壳,这两种我们小孩都有一大把,不稀奇,稀奇的是偶尔会得到一种11毫米口径的重机枪弹壳,这种弹壳是全铜的,和54、56的那种铁壳镀铜的完全不一样,属于稀罕品,但是因为这种全铜弹壳按规定要全部回收,战士也不敢多给,给多啦连队干部要啰嗦,能给上两枚就算是撞大运咯,12.7的高机壳,只有老爹有次不知道下那个部队给我带回来两个玩,那可是我收藏里面的“镇馆之宝”,呵呵,扯远啦~~~~

  大约下午4点来钟,反正日头还毒的很,我老爹下楼来找车队要车,正好看见我在车队,居然稀奇的喊我和他一起上摩托——因为老爹一般出去办事都不会喊我的,也没法喊,你说他去军区机关或者下部队,带上个小屁孩算哪门子事?就算预计晚上回不来,也是下班时候委托其他一个大院的叔叔带我回家——然后我就坐在车斗里,我老爹坐在开车的战士身后,顶着大日头呼啦呼啦的一张开,差不多开了半小时,居然开到西站,因为西站是当时的大兵站之一,我来过,所以认得。我在站台上晃悠晃悠一会,老爹和那战士骑着摩托车来喊我啦,车斗上这时已经一个大麻袋,老爹费半天劲,总算把麻袋大部分塞在车斗里面,我就挤在麻袋和座椅之间。
  到家时候老妈也下班咯,老爹把麻袋抗回家,我才听老爹说是战友给他们每人搞了100斤新红米。

  红米!这两字一进我耳朵,立马缠住老妈,非要当天就煮红米饭给我吃,结果老妈还真煮了红米饭来吃,颜色真好看啊,红白相间的饭粒,热气腾腾的,等我迫不及待扒进嘴时候,才发现,我擦~~~~这米比他娘的高粱还粗糙,进嘴后一颗是一颗的,满嘴乱跑~~~~~~~从此再读到啥“红米饭、南瓜汤”,彻底没有食欲~~~


  待续~~~~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8 14:16:20
  16、单位福利

  文革中是没有奖金的,各单位绝对是阳光工资,奖金属于典型的“资本主义物质刺激”,要有那个单位的头胆肥到敢发一分钱奖金,我敢打包票,他上午发钱,下午就得带上既精致、又漂亮,还挺时髦的高帽子,独享一个人弯腰台上,台下千百人高举拳头对他欢呼的尊荣~~~~~

  但是既然在一个单位当头,撞了这个钟,也得给手下尼姑和尚高点小甜头,否则这官当着也憋屈~~~所以就出现了一阵普遍的擦边球——单位福利

  其实文革中单位福利说穿了就几个字:吃、穿、用、住

  先说吃:文革中,米、面、肉、油、菜等等,反正总而言之一句话,凡是能下锅、能入口的,都是紧俏物资,一个单位的头得不得人心,关键就看能否给大家嘴里能混到点味道、肚里能混到点油水不。为了能在计划外搞到点任何物资,各单位那叫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老爹他们部队在军管时期属于最有权的单位,而且部队还有农场,我记忆中,每年春节前都会分肉。分肉都是在农场事先杀好猪,然后警通排用卡车拉来,每次卡车一到院子,这帮小孩都会奔走相告,参谋堪比“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意境。只要一听见小伙伴们呼喊,所有孩子无论在干吗,都一溜烟全部跑到食堂去看分肉,3分钟之内,在家的小孩绝对全部集合到位,集结速度绝对比我大学军训时候紧急集合还快~~~~~但见在后勤部协理员意气风发的指挥下,一大群战士先把肉卸下车,其中给连队用的放一边,其他的就在十几把菜刀下开始切割,分区那两条傻狼狗——分区警卫室那两条狼狗真的是傻的,除了吃饱晒太阳,就会趴在大门口挨着站岗的战士发呆,踢他两脚都不会发脾气,顶天走开换个地方继续趴下发呆——也跟着我们一群小屁孩在旁边跑进跑出,切好的肉大约4斤左右一包,用后勤处拿来的旧报纸包好,1、2、3、4、5写上数字,这时候就听炊事班的一声吆喝“排队啦排队啦,各家抽号拿肉喽”,我们这群小屁孩自动就排好队,每人在脸盆里抽个纸团,然后报上自己老爹名字,那炊事班的就会在老爹名字上划个记号,然后对旁边的战士喊声“XX科长,XX号”,战士就给你拿出相应的纸包~~~~~分菜油时候,却不是这样,都是小卖部在大门贴个通知,上写:几号到几号期间,上班时间到小卖部领取菜油XX斤,然后就拿个塑料油壶,到小卖部报上家长姓名就行,反正既不会多给你一两,也不会少给你半钱~~~~~~米面菜这些怎么分我没印象啦,估计我们太小,分那玩意拿不动,大人自己去领取啦~~~~~

  再说穿:老爹这边简单~~经常会有处理的各种军用衣裤、被服,我是从正4号开始穿起,当年整个大院所有孩子,好像都有几身军衣军裤,鞋子更是一水的解放鞋,老妈单位比较可怜,记忆中,就有一次搞来好多出口转内销的确凉,每家分了好几丈

  接着说用:用的东西,最大的一块就是煤!那年月家家都是烧煤,市场上供应的只有煤球和煤巴,都是用煤粉混合黄泥,反复财制后,晒干而成,一点不经火。而要用块煤,就得各单位自己想办法。我家用煤都是要的我老爹这边的,老妈他们单位煤太烂,好像就要过一次。
  大院这边分煤都是5.1开始,有专门拨出的卡车负责拉,那时候大约分区和织金这边关系好,拉的都是织金煤。老解放卡车装满理论上是4吨,实际上有8吨,一车煤4家分,按一吨煤计算交12元钱,其余部分不足的钱,估计分区自己给消化啦。老解放卡车车厢挡板上有插篷布的孔,刚好把车厢等分4格,每家正好一格两吨煤。拉煤都是事先计划好的,谁家第一车,谁家第二册先排好,汽车一到院子里,就挨着各家放煤地方顺着下,院子里顺院墙墙根和一楼墙角,都是各家的堆煤点,也是我们小孩打游击的天然堡垒和战壕~~~~卸煤、堆煤这种重活我们是帮不上的,所以也无可记述咯~~~~~~

  最后说住:直到90年代以前,是没有商品房的概念的,要么是单位福利分房,要么是房管局的公房,也有私人房屋,可以转户出售,但是没有啥开发商什么的~~~~~

  我父母结婚后,分得一室一厅带一个小小厨房的房子,在二楼,门前是一个通的走道,最后走道都变成了各家的厨房,房子无水龙头无厕所,公厕是在院子里的,水龙头也是在院子里,总共两个,全院通用~~~~~房屋维修,一般的小毛病都是自己来,反正那时候家家都有一套斧头锯子等工具,大修像重新揭瓦、换掉断掉的柱子等等,就得分区后勤部找战士来搞啦,这个房子一直住到76年才搬走,终于住上了有抽水马桶的新房~~~~~~

  待续~~~~
我要评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8 17:26:33
  又想了一些题目,我先把题目列出来,免得忘记啦:

  42、家里的几大件

  43、住院

  44、孩子们的娱乐(滚铁环、打陀螺、刻纸、弹弓、水枪、橘子皮枪、打雪仗、打弹子、斗蛐蛐、打游击、集烟、糖纸、养蝌蚪、螺丝)

  45、搅沙虫

  46、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贵重的

  47、上学

  48、子女就业

  49、家具

  50、看电影

  51、我是红小兵

  52、打老鼠

  53、被父母揍

  54、糖果、水果

  55、动物园记事

  56、学校里出了反标

  57、全民批判张铁生

  58、毛去世的日子

  59、越战、越战

  60、民兵指挥部

  61、游行记事

  62、唱红歌

  63、儿歌

  64、派性斗争

  65、黑大楼的传说

  66、积肥——我的学工学农

  67、我妈被人贴了大字报

  68、一个人在家的日子

  69、队长别开枪、自己人

  70、我接触过的武器
我要评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9 01:26:56
  17、回民票

  文革时期,对普通居民实行定量供应的是猪肉,但是对于那些不吃猪肉的回族、维吾尔族等另外供应的是牛羊肉,票面上写的就是牛羊肉供应卷,但是我们一直都习惯称为“回民票”。

  回民票和普通居民肉票不同,一是只发给少数民族,二是每张供应的4斤牛羊肉,比一般居民的猪肉整整多了三倍,但是这种票很难见到,平时我们的亲戚朋友中也没有回族,但凡事都有例外,我老爹有次居然不知道从那得到了两张回民票。

  记忆中应该是个星期天,否则老爹就不会不上班,那天早上,迷迷糊糊就被老爹叫醒啦,说带我上街去买肉,小孩子的心情可以理解,只要能上街玩,没有不去的,我立马一轱辘爬起来,老妈赶紧过来给我穿衣服、洗脸,记得那时天不冷也不热,因为我上街我还穿有外套。

  和老爹上街有个麻烦事,老爹是穿二尺半的,按规定逛街是不能牵小孩,当时的军人都很自觉的,不自觉也没法,街上都有纠察,要是真被那些纠察队的小战士看见,跑上来给你敬个礼,说声“请首长注意军容”,虽然一般纠察队不敢真给老爹这种明显的机关首长记上一笔通报到分区,毕竟被几个战士当街纠风还是很难堪,而且真急啦,这些战士不管不顾硬要给你记上一笔甚至喊队长来给你个禁闭处分,那脸就丢大啦,我就知道XX号码医院有女军医被整过,当时那女军医官——军官四个兜,战士两个兜,很好分——和朋友逛街,走热啦就在在街上将衣服搭在手臂上,被纠察队看见后进行了纠正,其实这事也就过啦,但是纠察队刚走开,那女军医觉得在朋友面前丢了脸,就开始骂骂咧咧的不说,还又再次把衣服脱下搭在手上,这时纠察队队长正好在巡查其他地方后从她身后赶上来刚好听见,立马火大,让纠察队直接扣人,送军区禁闭室禁闭,并通知XX号医院来领人,结果医院老大灰头土脸来领人时候,还被政治部一个值班的主任像训孙子一样给训得无地自容,那女军医回去结果可想而知——所以我上街都是牵着老爹的衣服角走。

  当时我们整个城市,仅仅在紫林庵这里有唯一一个回民供应点,好在离我家不远,也就是15分钟的路程,到了以后,两张回民票一递,得了一整腿羊腿,因为羊大腿要除六两骨头,小腿和羊蹄还要除四两骨头,算下来刚好得9斤一整腿。遗憾的是我死活记不得究竟是山羊还是绵羊啦,反正回家老爹用准备好的大葱一拌,就开始做他北方人最拿手的羊肉大包和羊肉饺子,羊肉大包我记得一咬一嘴油,一个字:鲜!羊肉饺子我只记得比较味大,饺子起锅,家里都是一股膻味,不过俺可不会挑嘴,只要是肉,来者不拒~~~~~~~

  待续~~~~~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9 12:05:03
  18、真正的野生甲鱼

  甲鱼,我们这一般菜场称为团鱼,闲聊时候也称老鳖,用于骂人的话,就叫王八,一般常见的品种是中华鳖,我们这里也是这个品种,这个品种的特点就是裙边很宽,不像现在市场上同时出售的那种越南甲鱼,几乎没啥裙边,我们把那种叫做“钢盔甲鱼”,很形象。

  自从马俊仁那个药鬼一阵忽悠后,甲鱼的价格顿时大涨,不过现在好像人工饲养已经过关,市场上的甲鱼已经从几百上千元掉到几十元一斤,不再是贵族食物,进入了平民百姓家。

  文革时候,虽然没有人特意讲甲鱼当成啥高级补品,但是本着“天上飞的,除了飞机;四条腿的,除了板凳;两条腿的,除了爹妈”不吃外,啥都能溜溜地下锅进肚的精神,甲鱼也没地跑。

  我们省东面一个地区,盛产娃娃鱼(大鲵)和甲鱼,娃娃鱼俺当年只是神交,没有见过面,现在大鲵早已列入保护动物名录,但是挡不住硬是有人要偷偷卖、偷偷吃。虽然俺目前的位置,也有条件和他见见面啦,但毕竟俺学的还是属于植物大类,做人嘛,总得有个底线,总不成自己曾经搞过差不多9年半的保护后,又自己去扇自己耳光吧。所以下去检查工作、督查项目啥的,事先也会给下面打好招呼,什么娃娃鱼啊、穿山甲啊这些别给我上,别人怎么吃我管不到也没法管,但是我起码能管住自己的嘴,所以至今俺除了在动物园外,还没有和他会晤的荣幸——对了,忘记我88年在保护区还真见过一次真正生活在小溪中的野生娃娃鱼,两条,都很小,体长大约才30公分,是保护站的带我们蹲守了好半天才看见的,可惜那时候相机不行,没大镜头,拍出来的照片除了水面反光外,啥也看不见——但是甲鱼不同,一是他本身不是保护动物,二是文革时候我才点点大,别说是甲鱼,就是熊猫,只要逮得到,一样吃起不会内疚,呵呵。

  话题转回来~~~~我老妈又一个非常要好的卫校同学—— 我老妈这个同学也是个传奇,卫校毕业后分在地区基层医院,按说中专文凭是最基层医生的最低文凭,一般人也就混到退休能混到主治医生就算狠的啦,但是这个叔叔就有那狠劲,整个60年代加上文革,啥运动都是逍遥派,就一门心思搞他病理研究,到83年还是84年全国重新开始评职称时候,地区才发现他居然光是在全国各大医学核心刊物就发表了十多篇文章,省、市级刊物上文章更是不计其数,学术成果直接拉排第二的几条大街,结果地委为他老先生一个人,专门给省里打报告,破格又破格给他评了个主任医生,中专之后再无进修学历而评上正教授的,据我所知,绝对是我们省的孤例——他那些年经常来省里,大约都是为他的那些病理切片找省里几个大医院的同仁探讨,既然来省里,一般就都会来我家, 所以有次他就给带了个2斤多的团鱼来,当年是绝对没有人工养殖甲鱼这一说的,所以板上钉钉绝对是野生甲鱼。

  上回说了,我老爹是典型的北方人,我现在不怀恶意的揣测,我老爹之前究竟见过没见过团鱼长啥样都还是个问题,更别说知道怎么杀团鱼啦,呵呵。但是团鱼既然拿来啦,总不能生吞活吃吧,我老爹只好找他战友去问,结果回头住我隔壁司令部一个科长,我喊谢叔叔的,就和老爹一起回来啦,两大汉子扎衣挽袖,雄赳赳一个提菜刀一个提火钳,老爹先用火钳讲团鱼翻过来让它腹部朝天躺在砧板上,这样团鱼就会伸出脑袋和四肢做支点拼命想翻身,说时迟那时快,我老爹一火钳按住团鱼伸出来的头,谢叔叔高举菜刀一招势大力沉的力劈华山,稳准狠的照着团鱼的长脖子就是一刀,当即就将那团鱼给斩了首~~~~~以下事情就好办啦,先分尸,头和四肢都弄下来,然后顺着背甲和腹甲将团鱼剖开,这时候问题来啦:团鱼的内脏究竟是能吃还是不能吃的?估计我那谢叔叔也是理论的巨人,行动的矮子,杀这个团鱼大概也是他的处女作,那年月可没啥度娘、谷歌能帮你的,结果我老爹和他两人站在砧板前纯学术性的讨论了半天,场面堪比哈莫雷特的“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最终两大武林高手终于意见一致,慎重其事得出个结论:还是不要内脏为上策~~~~~最后结果当然是皆大欢喜,几个小时后,我终于喝上了极其鲜美的团鱼汤,当然我老爹也没忘记给谢叔叔家两个孩子杓了一大碗去~~~~~

  待续~~~~~
  • 达摩行记: 举报  2016-07-05 17:50:04  评论

    我妈是50年代生人,他说他小时侯,在田地干活,什么乌龟王八之类的,满世界都是,但是没有人吃 但从我记事起-80年代,那团鱼就相当值钱了,一个能卖几十块甚至上百块,相当于一个公家人的月工资 我还记得,一个星期天,提着一只王八去镇上卖钱买球鞋而被奸商坑的事 小时侯甚至经常做梦里捉团鱼的发财梦
  • woalmen: 举报  2016-07-06 18:36:34  评论

    坐标江苏,小时候外婆去海边荒地经常捡到乌龟。满满一缸啊,草龟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9 12:12:14
  好几个人都提到我家住房情况,我也就给补充下:


  老爹老妈结婚后,分到的是一个单间,那房子我没见过,后来生了我,得了一个一室一厅带个小小厨房的房子,整栋房子就只有二层楼,也没有啥外粉刷的,红砖就这样外露着,厕所是大院里的公共厕所,每天还需要倒马桶,自来水也是接在院子里,几十户共用两个个水龙头,每天我老妈都要挑水供家里用,屋顶是用木头柱子搭的坡面,上面覆盖的是水泥瓦,门前是一个通栏的大走廊,最后各家都把厨房转进到走廊上去咯,厨房改成住人。76年分区搬家后,才终于住上总共有5层楼的二室一厅新房,我家老爹属于老科长,分到了二楼,自来水也终于通到家里,厕所是每两户共用一个厕所,设在走道转弯处,不过毕竟是抽水马桶啦,条件大大改善,81年样子老爹升到副团级后,又搬到三室一厅的团级楼——大致就是这样
  • 脉脉无语2012: 举报  2016-07-05 23:21:04  评论

    楼主家是当时的特权阶级了。记得我家76年住的是一室一厅外面公共厕所的房屋,81年左右搬到了两室一厅室内有厕所的房屋。当时分到新房后,有位叔叔激动得从二楼跳了下来。
我要评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19 14:50:56
  作者:莫比乌斯坏 时间:2013-09-19 12:07:59
  看到花溪烟 楼主 贵阳的?

  =============

  花溪烟,紫林庵,金沙坡,你说我是哪儿的?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20 00:25:23
  19、豆棒怎么吃?

  豆类在人类的进化史上已经成为不可或缺的食物之一,而且由于豆科植物具有竞争优势明显的共生根瘤菌的固氮作用,使种植豆科植物不但用肥量较少,而且还有肥田肥土的作用,而且,最关键的是,豆科植物普遍都含有高比例植物蛋白和植物油脂,能有效补充人体需要,所以自古以来,都是世界各种人类的主食。豆科植物种类多种多样,光是我们菜桌上常见的豆类,就有大豆、红豆、绿豆、黑豆、四季豆、豇豆等等等等。其中我们接触最多的就是黄豆。

  黄豆,也叫大豆,其年轻时候还叫毛豆,中国最大的大豆主产区是我国的东北平原,九一八小调中就唱到:那里有~~~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大豆在西方是主要的植物油榨取材料,但是在东方,中国人发现了起一系列的各种吃法:婴儿时期吃黄豆芽、年轻时候吃煮毛豆,至于成熟稳重的黄豆大叔,不但能煮着吃、炸着吃、卤着吃,还有一个伟大的发明——豆腐!

  ——有个笑话是说做豆腐生意最保险不会亏本:如果做没了就卖豆浆!做稀了就卖豆腐脑!做薄了就卖豆腐皮!做厚了就卖豆腐干!做硬了就卖豆棒!万一卖不了,搁臭啦,就卖臭豆腐!要是豆腐发霉了就更好,可以去卖霉豆腐!

  但是奇怪的是,原本作为大豆主产国,文革中大豆居然成了稀罕品,不但粮店里大豆、绿豆要定量供应,而且凡是大豆制品如酱油、豆腐也要定量供应,甚至连现在喂猪的豆渣,没门子都别想搞到,那时候每人每月就一张豆腐票,凭票每张供应豆腐一方,大约是半斤,所以那个单位能搞到点计划外豆制品分给职工,绝对是大牛!

  记得是75年——因为76年搬家我还记得还把最后两根豆棒一起给搬到了新家——老爹单位不知道从哪弄到了一批豆棒,每家分到了5、6根。豆棒现在已经很少见啦,其实就是大张的比较厚的豆腐皮,卷成圆筒后烘干,每根豆棒大约是1米来长,2、3斤重,因为是干豆皮,含水量很少,吊在屋顶下能放很长时间,吃的时候切上一节放水里发开,其余的可以继续吊起。结果那天下班时候超搞笑,就见几十个大兵,每人胳膊下一个报纸卷,里面卷着长短不一的棍棒似的玩意,不知道的还以为分区发了啥新式武器——想象不出来的童鞋可以去参考《古惑仔》,古惑仔打架之前提着棍棒砍刀集合情形差可拟~~~~~~

  说实话,那年月俺对豆棒的兴趣绝对没有对各种肉类兴趣大,不过老爹老妈可是知道,植物蛋白对正处于生长关键期的我是不可或缺的。那时候得了点点豆棒可是非常珍贵的,整个大院好长一段时间都在热烈探讨豆棒应该怎么吃才能又鲜又不浪费一点营养。总结下来,最常见的做法是将切段的豆棒,先用温水稍稍发一下,不能发透,在豆棒还是外面软里面硬的时候,放锅里用冷水开始炖,期间加干辣椒、八角、花椒、桔子皮、酱油等作料,水开后转小火慢炖,两个小时后即可食用,也有将豆棒彻底发开后,滤干水分,加作料爆炒,或者同样将豆棒彻底发开后,滤干水分,直接煮火锅里现煮现吃,总之是花样翻新,层出不穷~~~~~~

  更好玩的是,因为豆棒长度、直径都比较合适,居然成了俺们这帮小屁孩手里的“金箍棒”,放学后趁老爹老妈还没下班回家,就把豆棒取下来,拿在手里舞得风生水起,嘴里还喝喝有声~~~~当然,这“金箍棒”只能在家里、最多在门口走道上耍耍威风,真要喊我们拿院子里去耍两套是绝对不敢的,否则一旦“金箍棒”掉地上弄脏、弄断了,豆棒问题还不算大,洗洗还是照样吃,问题的重点是在这种事故一旦发生,俺们的屁股绝对要遭殃,男子单打是肯定跑不了啦,搞不好还是一场男女混合双打~~~~~

  五根珍贵的豆棒家里计划着、小心着吃,一直从75年住老房子吃到76年搬新家,最终消失在了新家的锅碗里~~~~~直到现在,每次吃到豆腐皮时候,依然不自觉会想起那年月曾经在我家屋顶下居住了长达一年之久的五根豆棒~~~~~

  待续~~~~~
  • 无限的海景: 举报  2016-07-05 16:21:49  评论

    黄豆短缺的原因很简单 都用来支援社会主义兄弟了呗 还有一部分还债了 不过其实当年欠苏联的债并没有那么夸张 完全是还得起 不会伤筋动骨 都是政治需要特意夸大事实 丑化苏联
  • 达摩行记: 举报  2016-07-05 19:27:42  评论

    评论 无限的海景:我还记得小学时,老师总是说,三年时期,我们拿鸡蛋还韩战的外债,苏联人拿个模子过淘汰小蛋的事 后来才知道,那样夸张的情节,来自于当时的电影,所谓的苏联逼债的事,完全是转移国内的矛盾,为自已的折腾造成的后果打理由,跟现在的什么"反华势力"如出一辙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蓝色De天 时间:2013-09-20 00:29:27
  @嘿嘿汀汀 83楼 2013-09-19 16:15:05
  LZ一看就是高干家的,能吃肉
  我妈经常和我说他们小时候只能吃树皮=。=
  -----------------------------
  呵呵,说真的,我家还真算不上啥高干,老爹直到80或者81年才升到副团,文革中也就是个小小的正营职科长,这种级别干部在机关上,除了门口站岗的那几个战士外,还真不会有谁拿你当“首长”


  说起吃树皮,除了59-61年,其他年月估计还不至于,你老妈哄你玩呢,呵呵
上页 1 2 311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