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价几许----近代中国的金元拐点

楼主:沙梨熊 时间:2010-04-03 10:35:00 点击:222268 回复:105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11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
虽有这么华丽的大标题,但希望大家不要误会,小熊行文向来有两个原则,其一,从不写什么家国天下的宏大命题。因为小熊的感情没那么丰富,就算有点,也得留给夜店和AV,其余时间小熊一直都是个低调理性的高级知识分子。所有文中难有抒情成分,而且小熊一向认为只有文盲FQ才会喜欢用排比句式来装补自身贫乏的知识门面。其二,看标题里虽有金元,经济之类字眼,但小熊其实是个老实人,不会故意钻大多数看官一不通鸟语,二不懂金融的空子,用所谓环切,理论树,以及诸如罗斯柴尔德这类洋名掺和在一块,再加点老马哥那儿传下来用烂了得阴谋论,来忽悠大伙。小熊本文只从史实着眼,三分经济社会,七分人情世故,足够实在了。最后说一句,看维尼的文章,第一是希望读者看得开心愉悦,第二,高兴之余要是能有所得,那就更好。说回正题,预备分九章。一月一更新,初夏大结局。
  
  
  
  
  第一章,乱党三盗金菩萨 朝廷难凑救命钱
  
  
  
  打天下与守江山到底需要多少钱,拐点因何而出现?小熊以武昌首义与清廷东归各举一个例子,对比一下,一清二楚。
  
  
  先看乱党为了在武昌搞事的投入。以辛亥年为基准,从元旦到双十,一共花了多少,如何募集而来。武昌乱党来自两个系统,共进会与文学社。募款方式和他们各自派系出身背景有关。共进会由来自两湖,四川,江西四省的会党分子在东京著名料理店清风亭创立。属于同盟会的外围桩脚,辛亥年第一笔款子,来自黄花岗基金,一共800元,租了两处机关,开了一间酒店,专司免费招待附近兵营士兵,做劝募工作。款项在3月之前已然用完。于是开始自筹,黑道筹款,无外乎那几招。
  
  
  其一,盗佛线,预备盗取庙中金佛,踩点一次,倒贴路费香油钱若干,第二次,由大佬居正与查光佛带队,本想在端午之夜下手,不想临近初夏,附近乡民多露宿庙旁纳凉,未来党国的司法院长和中央日报主编没机会下手,只能相对苦笑而回,又赔去路费若干。三盗,湖南日后的督军带头,成功把金佛盗出,但又被和尚发觉,不得已弃佛而逃,半路被乡民拿住,扭送派出所。幸亏湖南帮行走江湖多年,和捕快一对切口,不管什么年代,官匪总是好说话,最后私放出境。请神计划失败,倒赔去不少路费。
  
  
  其二,迷药和诱拐,党人邹永成提议杀熟,想用蒙汗药迷晕本家伯母,盗取家私,结果军医配置迷药失灵,倒赔去葡萄酒一瓶。又提议绑架伯母幼子,强行勒索。于是联络孩童所在小学校长张振武,骗出孩子,最后成功索得赎金800元。当然未来党国的中将高参,在家族内的名声就坏了。
  
  
  其三,美人计,共进会的金主刘公,家中本是襄阳首富,正好收到家中让其去京师捐官白银万两,同志让其捐出,其多般推脱,最后由党人杨玉如先送一美女去其身边卧底,再让彭楚藩身着宪兵制服去向其讨要经费,刘公入套,出白银5千两,折合银洋7千元赞助革命。其中三千交居正,杨玉如去上海购买手枪,其余4千元添置秘密机关多处,至此共进会费用问题圆满解决,进而统战成功,获新军千余人。
  
  
  再看文学社,出身和教会有关,来自美国圣公会属下两湖分支日知会,而成员多半是停废科举之后,湖湘地域的失意秀才。这两点决定了文学社发展路线,社长蒋翊武开创了先进的募款方式,凡军人入社,首捐一元,每月交所得薪饷的十分之一,每社员还得月引两名战友入社,凡介绍入社人数多者,可升为本班代表,以此类推,由班至团共分5级,既让落地秀才们重新找到功名归属感,又从教会慈善募捐制度偷师,居然开现代传销学的先河。
  
  
  军人月入标准,多者4两8钱,少者3两9钱,取个平均月饷基数,算四两的十分之一,等于每个社员交一个敏感字的制钱,文学社员基干在2千左右,那么社里一月收入12800钱,换算成银两,800两,怪不得文学社从年初开始只收3个月社费,就宣布不再收月费了,够了嘛,2400两银子,够他干一票的了。那位说,这不是吃朝廷,住朝廷,领了军饷反朝廷吗,难道这些丘八不懂感恩?说句公道话,朝廷当初废了科举,断了这些秀才的出路,又怎么说呢。
  
  
  言归正传,现在可以算算双十夜这一声枪响,乱党共投入了多少,共进会800+800+4000=5600元,文学社2400两,折合成银元,该是3300元左右,加在一起将近9000元,两帮人就靠这不足万元,发动联络了近3千军人,迎来了历史的拐点。
  
  
  
  算完乱党的变天帐,再算朝廷的维稳钱。由上到下一个个算,国库是没钱,这没错,和四国银行团谈得两笔款子,共1千6百万英镑的借款,由于大炮访欧搅局(炮哥不仅是同盟会,天地会,黑龙会三位一体,而且还是法国秘密共济会的一员,愣是走通巴黎政坛大佬克里孟梭的路子,让洋行冻结了清廷早就签了的贷款,从国际商法的角度来看,这是非常贱格的一招),黄了也不假。最后能不能守住,或者向蒙古人一样来一次东归,就看旗人们自己的了。
  
  
  明白人不是没有,主意也出了,先请隆裕太后助饷,内帑出了一次,转手就被袁世凯给蜜了。恭王,肃王再请太后出一批宫中珍宝助饷,老太太就舍不得了。往下数,发战争公债,规定公务员要逐级认购,首当其冲找庆王与协理大臣那桐,这二位有那庆公司的称号,有名的财主。人家也不含糊,马上登报做广告,一个要卖房产,一个要卖车马,点解?二位说了,家里实在没钱,但又要爱国,所以只有卖家具套现,再来认购爱国公债云云,人家还说了,实在卖无可卖,为了皇上,他们还可以考虑卖身。榜样一树,别的大小官员就不用说了,有样学样而已,。
  
  
  再往下,找新委任的度支部尚书,也就是战事经济的总会计师陈锦涛,怎样下召都不见人影,仔细一查,这位前大清银行的行长,早就过江去了,已经在南方临时政府里出任财政部长。再来看看那些皇城根下生活了二百多年的旗下大爷们。按理就算不为祖宗也得为自己吃的这口铁杆庄稼出把力吧。没有,不但不踊跃捐献,反而还在都下兴起挤兑狂潮。硬是把大清银行给提垮,存款全都流向天津,青岛,拉动租界的内需去了。
  
  
  从上至下,大体皆是如此,可怜朝廷。当然也不是半个忠臣没有,主战派宗社党的几位年轻王爷,贝勒,骨干倒是还能凑个份子,肃王,恭王各千两,又去游说醇王兄弟,怎么说当今小皇上是醇王府的嫡亲骨血,结果三兄弟一共才出了1千两,其余贝勒,阿哥有零有整加上前头那3千两,一共也没凑够5千两,最后这点钱在良弼死后,过到了新上任的禁卫军统领冯国璋手里,至于最后用在了复辟事情上,还是老冯留给他孙子冯巩买糖吃,那就无人知晓了。其实,不说别人,良弼要是有后人在,应该追讨一下,因为良弼身前清廉,死后家徒四壁,但家属还是把朝廷体恤的安葬银2百两也筹了进去。说实话,冯家不该拿的,良弼身后三个女儿无以为靠,沦落到被人收养的地步。养父母就是当年帮秋瑾收尸的吴芝瑛,廉南湖夫妇。这对公婆也怪,帮两头善后。
  
  
  回到正文,前言万语不用讲,只说隆裕太后,老太太但凡有那么点担当,不说别的,只要把宫中书画拿出来买卖,单富春山居图一项,要是肯卖给洋人,不敢说支撑平南战争,至少东归的布置就有着落了。可惜清廷连蒙元都不如,什么都舍不得,结果倒在了自己挖下的坑里。借影帝吉言用倒装句式,正是,人皆如此,画何以堪。

前清也有五毛



阿玛也没钱啊



黄帝公公?



炯明哥哥?



炮哥,这个维尼认识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沙梨熊 时间:2010-04-03 11:15:04
  第二章,哥哥错信小唐唐 爱情难敌现大洋
  
  
  进入民国时代,自然有很多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可讲。诸如什么林徽因,徐志摩,陆小曼等等多角恋。不过他们之间是互许未来,还是大声把爱说出来,都和小熊没有关系。反正小熊一向以来都认为真正的爱情不是用说,而是要靠做来证明的。圣人说,实战才是检验真爱的唯一标准,今天我们要谈的是两段影响了中国近代史,尤其是关系北洋系消长的纯爱故事。
  
  
  
  北洋时期,16年中,真正露出过冠军相的两个人,一是袁项城,二是有吴子玉忠心辅佐的曹锟。这二位有什么事迹,不用小熊说。维尼只看见他们由事业的最高峰滑落之时,都与身边的亲密爱人有关。
  
  
  袁哥哥的最爱叫做唐唐。唐天喜,字云亭,河南沈丘人。幼年时在豫剧班里唱小旦,长得风华绝代,很受台下戏迷粉丝追捧。恰恰袁哥哥当年也是戏曲娱乐界票友,常客,一来二去自然两小无猜,情定断臂山。后来哥哥入朝鲜,走上仕途,唐唐作为贴身书僮也一直长伴左右。哥哥为掩人耳目,在朝鲜时连娶三位侍妾,但明眼人一望就知,哥哥心里最爱的还是唐唐。
  
  
  此后唐唐靠着哥哥的提携,一路高升,进入民国已是第7混成旅的旅长。专司近畿守备,是哥哥的嫡系。袁哥哥总说:我有唐唐如同刘备之有赵云。帝制成立,唐唐成为北京卫戍区司令兼中南海警卫总队长。至此唐唐已经成为古今中外玻璃界的翘楚,地位之显赫,成就之伟大,只有西汉之董贤,希腊之赫菲斯辛可以与之媲美。
  
  
  就这么一位可人儿,等到蔡锷叛乱,东南鼎沸之时,主动向哥哥请缨出战,愿意为哥哥前驱。当时的南方局势虽说不好,通电满天飞,但落到实处,只有一处要紧。蔡锷所辖滇军一部虽入川,不过业已被曹锟的第三师拦住,进入缠斗阶段。而滇军内部本有蔡唐之争,只要能拖延时日,不是供给不足,就是内生变故。至于其他通电各路诸侯,那个不是逡巡不进,首鼠两端。袁哥哥真正的底牌,是在江西驻防的第六师师长马继增。
  
  
  马大帅可是忠臣,早年是老佛爷的护卫,后来进入袁哥哥系统,多次提拔,最后坐到方面大员的位置。只要他的第六师在,东南各省周边诸侯,无论是心怀鬼胎老北洋,还是投机的西南诸候,都不能连成一气,活动自由。袁哥哥的本意就是让马大帅入湘西,震慑各藩,发挥定海神针的作用,然后看四川战局发展,曹锟的第三师对比滇军,稳扎稳打胜算还是很高的。到时蔡部一垮,哥哥的局面就扳回来了。可偏偏赶上唐唐请战,哥哥无奈只有让唐唐当了监军,率第7混成旅南下助战。
  
  
  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唐唐都该对得起他和哥哥之间这份长达20年余年的美好感情,可是当湘军赵恒惕以16万两银子,合30万光洋来游说他时。他居然收下了光洋,然后反戈一击,突袭师部,杀了马大帅一个措手不及。马大帅自戕报主,北六师主导权落到和冯国璋早有勾结的李纯手里。洪宪王朝从此东南柱塌。各藩联成一气,袁哥哥大势遂去。哥哥由此加重了病情,临死喃喃自语,唐唐反了。唐唐反了。其中凄凉,连维尼也为之不平。洪宪帝国因30万块光洋,而走上拐点。一段20年的感情就这样随风而去,见钱化水。换成小熊是唐唐,这些钱可怎么花的安乐。哥哥负了天下,可没负过唐唐,光是看看这些银元上印着的哥哥头像,唐唐夜里可能睡得安稳?爱情在唐唐这儿,只值16万银子。换算成官位,也不过是日后用这些钱买了个兖州镇守使的位置,不久也被别的军阀排挤去职,比起在有袁哥哥照顾的时代,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无独有偶,曹锟,曹大帅后来在自己的最高峰也遭遇了由爱情引发的崩盘。曹大帅好这口人所周知,而且同性伴侣不止一人,要说在艺术上最有成就的,自然非梅郎莫属。当然同样是戏子出身,梅先生没前文唐唐那么大的能耐,能够玩出个拐点,开朵盛世菊花给大伙看看。所以略去不谈。我们要说得是另一位,李六儿。
  
  
  六儿大名李彦青,本是在长春一家澡堂子里面搓澡的小工。清末曹大帅还是师长,驻防关外那会儿,二位因缘际会,在一次公务桑拿中结识,从此谱写一段浪漫凄美的爱情故事。六儿一直追随在大帅身边,无微不至的照顾大帅起居。大帅也对他不薄,让他主管钱粮军需。他们俩之间的感情那是没得说,但事情坏就坏在六儿主管的这项肥差之上。
  
  
  要说冯基督其人,有名的民国活吕布。但总体而言,他和曹锟的关系算是不错的,从讨伐蔡锷的四川之战开始,到讨伐张勋之战,再到战湖南,一直到北上展开直皖大战,一直以来两支部队都是搭班子行动,同气连枝。哪怕是到了曹大帅要贿选总统时,吴佩孚不肯干的恶人角色,还是冯基督代劳,出面组织兵痞丘八威胁议员,假冒公民请愿团,帮老曹站台助威。有这样的关系,本来就算和吴大帅私下不合,但也不会轻易上张大帅的船,第二次直奉大战时旁观的可能性更高。
  
  
  但还是六儿坏事,冯基督本以为凭自己和老曹的关系,军饷补给方面就算有洛方作梗,可也不会难到哪去,毕竟和津曹有那么深的关系在。大帅其实也没难为他,可偏偏六儿贪财,不给贿赂,就扣着军需补给不给。基督没奈何,只好凑了十万大洋给六儿上供,这才领到军需,但从此记仇,知道自己不但结怨于洛吴,即便在津曹也犯了小人,日后日子恐怕难过,于是才有了后来的北京之变。从大局上说,可怜吴子玉准备十年,预备毕其功于一役之时,突遭拐点崩盘。从小处来说,可怜曹锟,不但事业中衰,而且事到临头连亲密爱人都保不住,冯基督返城第一个绑缚天桥枪毙的就是六儿。一段不伦之恋连同呼之欲出的直系王朝皆因10万回扣而烟消云散。

人人都说俺头大,其实俺叫冤大头



俺被自己的爱情打败



中国最后一枚传统的圆形方孔钱



哥哥很上相



土岳飞干不过冯基督,可怜吴大帅

楼主沙梨熊 时间:2010-04-03 11:41:00
  第三章,北漂海漂皆不易 十字街头两主席
  
  这一章是两个年轻人的故事,20世纪的头一个十年之末,两个青年人,一个去了北京城,一个来到上海滩,虽然他们表面都还算是激进,但在骨子里有谁不愿过安稳的生活。北漂青年来到北京,并没有随他的激进同乡同学们一样,有远赴法国寻求革命真知的打算,而是在他的老师,也是未来岳父的安排下进入北大,一边拿每月17元的图书管理员薪水,二来利用闲暇时间,在校当上一名偷听生。按照北京的生活标准,衣食住行四大要件,衣,当时1银圆可以买10尺棉布,食,当时1银圆可以买30斤上等大米;或者8斤猪肉;住,住在一个叫做三眼井的地方,与其余6人合租,略显窘迫,行,出门主要靠的是11路,但要是偶尔打个人力车的,也可以负担。总体来推算,他的月工资是可以负担在京的日常生活所需,而且还能略有盈余。
  
  
  
  至于海漂青年,生活就更不错了。他受大老板委托在上交所经营股票与期货,手下有本家侄子做经理人,有办事处及若干,而自己只需在宁波乡下老家遥控而已,只是时不时须在沪粤两地奔走,沟通联络。他的月入就更多了,那个时期股票,期货行情持续走高,生意差的时候,一天也能赚取佣 十元以上,生意鼎盛的时候,可以达二千余元。
  
  
  如果日子就按这条轨道走下去,可以想见,北漂青年慢慢的会在岳父的潜心安排下,或是由北大临时工转正,或是在某一时刻成为北大正式生,毕业后不难谋到一份教书匠的生活。当时一个普通中学教师的也在月入百元左右,他可以体面的和女朋友小慧结婚,老丈人再赞助一点,那么就可以在北京四环以内买下一套不错的四合小院,然后再生下长子小英,那真就是吉祥快乐的一家了。而海漂青年就更不好说了,以他当时的资金规模来看,由高级白领上升为金领大班,只不过是早晚的事,而且他的长子已经入读沪上名校,家乡有大妻,沪上还有小妾,日脚过得不要太滋润。
  
  
  
  天不遂人愿,生活和这两个青年开了一场大大的玩笑。先是由于工作上的不愉快(北漂青年的职位低微,大多数来阅览,有名的新文化运动的头面人物,如傅斯年、罗家伦等等都不愿听这个热情的湖南青年说南方话),伤了自尊的北漂青年因此辞了临时工的工作,于是日子也就回复到为人代洗衣物,一个铜子一件的困窘地步,随着冬天的来临,日子愈发难过。
  
  
  同样,海漂青年也在一场突如其来的金融风暴中,遭遇重大损失。他名下的资产迅速缩水。由全盛期在上交所拥有五个经理人牌号,同时在宁波证交所有一个用两个儿子命名的经纬帐号,沦落到反而在沪甬两地各欠下近8千元的债务,也是一个冬天,就读名校的长子像爸爸讨要15元的校服费,当爸爸的却一分钱都拿不出来。只能在日记中写下,留债后人,问心有愧,教育无费,难辞其责,这样的悲伤心语独白。
  
  
  
  两个男人来到了各自人生的拐点,有什么样的路能给他们走呢,或者趁着那时菜刀还不用实名购买,二位各买一把,然后报复这个世态炎凉的民国社会,一个血溅京师警察厅,一个大闹租界万博会,为自己讨个公道,为后世留一段佳话。可他们没有,他们很理智,于是一个去南湖开会,一个去广东投军,他们做出了各自人生的重要抉择,而中国号列车的命运随着他们,也在十字路口拐弯,下一站,天王。
  
  
  
  一期三章,本期结束,下期请早,预告篇,
  
  第四章,麻二哥巧贩黑土,宋国舅错售黄金。
  
  第五章,陈会计卖馍救市,大寨主误估行情。
  
  第六章,春哥磨面卷安亭,阳仔养猪定西川。
  
  第七章,大众电影博销量,团长失足女儿乡。
  
  第八章,彩电冰箱全要证,价格闯关过鬼门。
  
  第九章,满城尽带黄金甲,江山原来不二价。

五毛也是有传统的,历代五毛集粹









楼主沙梨熊 时间:2010-04-05 21:06:36
  第四章,麻二哥巧贩黑土,宋国舅错售黄金。
  
  
  本周再讲一个货币战争的故事,看看内战的前后国共消长的金融拐点。问题出现的原因,两家都差不多。前后脚都碰一场经济危机。赤党先,在42~43赛季,蓝军后,在46~47赛季。
  
  
  危机的成因都在于通胀。赤党方面的成因,早年使用苏币,招安之后用法币,这没问题,但他还有自己的独立性,偷偷用光华商店的名义发代价券,与法币同时流通。皖南之后,撕破脸皮,干脆自己发边币,而边币的发行,必然要有准备金。赤党准备金,4成是外汇(也就是法币),其余六成是特货。然后以此为依托,发行边币。问题来了,越来越庞大的私养军公教人员以及无限扩张的非法军工产业,都需要财政负担。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印钞,边币一多,货币实际借价格必然贬值,社会就起恐慌,抢购风起,拒用边币,民间法币黑市炒高。情况到了42~43,物价在42年中涨到220%,年底就飙到500%,到43年几乎冲到2000%,后头就不用算了,不解决,就崩盘。
  
  
  而蓝军的成因,大同小异,抗战后期,国统区物资紧缺,战时经济带来的普遍性囤积居奇社会心态,胜利初,接受沦陷区带来的法币与伪币汇兑的金融危机,两股潮头前后相叠,他也出现了通胀危机。最直接的表现,也是出现法币贬值,民间外汇黑市的涌现,只不过外汇是美金。
  
  
  
  道理大体一样,就看两家如何解决。如说解决过程内外的破坏力,两家都有,例如,赤党困难时,外有重庆私运法币入境,套购边区物资,内有供销社人士,私营法币黑市。蓝军困难时,也有赤党用新占区没收来的法币搭和谈代表的飞机,入国统区来套货添乱,也有四大行内鬼搞内线交易,挖国府墙角。这些小熊都不说,因为无论何时,都会有这些事出现,很常规的套路,不属于拐点,只不过是枝节。
  
  
  真正的关键,在于两家的解决问题的手法与招数。赤党靠的是西北局书记麻二哥。先压,坚决打击法币黑市贸易,不许外汇流失,也就是不许法币流通,出境,要出区,得有路条,规定凡有私营情节,一律没收,要能举报,一半充公,一半赏给举报者所有。这一套下来,还是压不住,出绝招,抛出两白一黑的压仓货。一白,是食盐,(抗战时,东南盐场是日伪,西北是赤党,西南是龙云,这是一个优势),一白,是牙粉,绥德有光华肥皂厂,直属359,而王胡子是个化学家,4号牙粉行销华北,一黑,就更不用说了,麻二哥一声令下,12500斤福寿膏一下子抛出去,气得云南王和太君一起在心里大骂,有人破坏行规,连累他们也要卖跳楼价,才能保持市场占有率。这几招下来,麻二哥手里有了大量外汇,也就是法币持有量足了。于是宣布放开汇率,让原来官方强制规定的边法一比一,变成符合市场实际价值的边法,一比十一。官价与黑市拉平,市场恢复冷静,物价得到抑制。不久,名声坏了的边币退场,取而代之的是代币券,这是一个过渡,半年以后,平稳过到了RMB。麻二哥立下大功,所有后来才有教主让他去东北等等,以至于让他当计委倒刘的头马一系列故事。包括饶,人家也是同时期搞淮币,支撑两淮的高手。
  
  
  再看蓝军,宋国舅是学院派,问题所在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而胜利初,央行手头也非常宽裕,法币的准备金是黄金900万两和美金10亿。按理他的情况比麻二哥要好。可宋国舅托大了。自持有双金打底,还有美国已经承诺的20亿新贷款。所有他一上手就是开放外汇市场,上海不是有黑市嘛,南京也不差钱,一个字抛。看你上海金融大鳄的胃口有多大,能吞下多少黄金和美金。一旦市场饱和,炒家手紧,没法接货了,就得连本带利吐出来。到时法币价格回暖,贬值就会过去,通胀自会解决。理论上是不错的,但国舅低估了当时民国城市金融市场的实力以及社会性心理效应的影响。双金一上市,上到炒家大鳄,下到市井黎民,全社会性的抢购高潮突然井喷式的爆发。一个政府再有钱,也不可能对抗全社会性的抢购。包不住了,沪宁杭一带几乎所有的存金都投放市场,也支持不住。只能从重庆,大后方的山洞里再调金砖,紧急熔铸,加快上市。而新铸金与本地金是有所不同的,于是市场流言也来了,政府没货了,国库见底了,再不抢购,就晚了。抢购潮更疯狂,还有特意从港澳坐飞机特意飞上海来扫货的炒家。这时,国舅慌了,现在的指望就是美国谈妥的那笔20贷款,有这笔钱,扔下去,就能守住。没有,崩盘。结果大伙都知道,马歇尔来了,说的好听,美国天真汉,说的难听,华盛顿SB,调停东北,三虎得救了,回去又把贷款给停了,国舅完了,党国拐了。
  
  
  至此以后,经济手段没用了,只能换政治手段,也不是没办法,但太子总归还是受制于体制,今晚打老虎半途而废,金圆券也救不了党国。



上页 1 2 311 下页  到页 原帖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