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在外企工作的一段时光

楼主:宽心者 时间:2018-11-20 16:34:32 点击:5740 回复:8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去外企是我的第二份工作,该外企实际上是我国台湾同胞在美国创建的一个小型高科技企业。
  当时去外企是怎么去的,当时负责项目的一个主管项目经理简称CA先去了这个外企,他走了之后实际上是我在负责接手这方面研发工作。实际上CA走了之后我也做一些边缘的活,因为我本科不是学计算机的,基础比较差,受到很多质疑吧,当时有一个新同事来,是中部省份(我就是该省的)一所著名的理工大学的,我当时记得很清楚就工作上的一件事情找他怎么的,我个人应该态度还可以,因为当时能考进计算机系的都是学习上的尖子。他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一种非常的排斥和反感,我也没怎么,后面尽量避免与其接触。后来又来了这个北京信息工程大学毕业的,更离谱,我当时负责给他安排工作,不知道怎么的,他好像特别有意见,我反正只安排工作,不招他。后来他在公司年会上给我敬酒,说我是硕士,他也是硕士,怎么怎么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把酒喝了,后来部门女经理k又接着来敬酒。怎么说了,基本干不下去了。

打赏

29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56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宽心者 时间:2018-11-20 16:47:20
  后来CA在该外企谋得了一个职位授权,就开始招人,因为我这方面算是最熟悉,就联系到我。我给公司人力提的薪水要求是我当时薪水的两倍,CA知道我的工资,他减了2000块,说是最高只能给这个数,不然另外找他人。当时销售经理劝我说,反正给别人打工,给谁打不是打!其实他不劝我我也会答应,算是给了我一个台阶!
楼主宽心者 时间:2018-11-20 16:59:22
  当时实际上做产品主要看界面吸引人,我当时实际上只会做二维的界面,三维的没有概念。我记得当时所在公司的研究部门有一个活,做一个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手表,这个应该用3维图形引擎做,我当时根本不会,做了一个二维图形显示的,不知道采用了没有,基本上是这样。
  • 宽心者: 举报  2018-11-20 17:10:21  评论

    评论 宽心者:我去外企之后,女k经理过年还给我发短信,我没有回。我不知道这个人想干什么,我觉得不应该再联系我。后来,以前的最早的男k经理还去了我们工作的场所找了CA和另外一个人ST,我当时听CA说k要来,我当时想来了之后碰面我喊K经理,然后不会跟他们出去。不过K没进办公室。
我要评论
楼主宽心者 时间:2018-11-20 20:06:42
  该外企简称iv,去该企业的前三个月在上海,他们在徐汇区租了一个三居室作为公司员工的出差的居住地,我们就住那里,过了三个月,CA好像不想回去了,另外两个也不太想,我是一定要回京,结果最后就回来了,公司租了一个小办公室在北京。
我要评论
楼主宽心者 时间:2018-11-20 20:10:48
  其实我在该企业基本上废了,尽干一些界面逻辑的编程工作,不过薪水待遇还可以,也就安之若素。
楼主宽心者 时间:2018-11-20 20:13:23
  在iv工作期间,公司组织去了庐山,海南,北京周边很多地方,每年过年做飞机去上海开年会,感觉还是很happy.
楼主宽心者 时间:2018-11-20 20:21:02
  到了后来,我和CA的矛盾也越来越多,基本上是混日子了。后来CA和我谈话,意思是要我主动辞职。我没有说话,也没有辞职。因为我在该公司工作工作了快5年了,公司解聘需要补偿6个月薪水。我如果主动辞职就什么都没有。
  • 宽心者: 举报  2018-11-23 17:10:59  评论

    评论 宽心者:和ST的关系其实一直非常紧张,我记得在上海宿舍,大家一起买菜吃,最开始我没感觉,但有点奇怪,就是我好像做的他就说不吃,然后我也不好吃他做的。后来回北京之后,他公开说我无法深入合作,这个我也不好说什么。后来他又说,要打我屁股,我也说不了什么,为了吃一口饭受尽了侮辱。
  • 宽心者: 举报  2018-11-23 17:15:14  评论

    评论 宽心者:再后来,ST在办公室说我还在这里干什么,我没有说话,后来抓住一次机会对他狂暴的打击,他后来老实了,不再说话,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使用软暴力!
我要评论
楼主宽心者 时间:2018-11-20 20:25:12
  在我等待公司解聘的日子,CA的团队也被判了死刑!首先是CA和公司协约解除了劳动合同,过了大概2个月还是多少,ST主动提出辞职。因为他技术很好,我想他是在显示他的职业能力和道德。
楼主宽心者 时间:2018-11-20 20:27:41
  再后来,公司主管找我和另外一个同事谈话,谈了解聘的事项,就这样,我拿了半年的赔偿,找了好几个月之后,开始了新的工作。
楼主宽心者 时间:2018-11-20 21:22:38
  后来,我在牡丹园很巧遇到以前在iv的一个同事,这个人是做售后的,后来和CA,ST一起开公司,他邀请我去他们公司去看看,我说好,不过我没去。之前还有一个同事给我打电话,说是他和ST和CA散伙了.
  • 宽心者: 举报  2018-11-21 09:28:28  评论

    评论 宽心者:我好像听说过CA的公司很红火,觉得CA还是有能力,不过他们对我很不客气,那个同事碰到我说,他们在足疗店碰到一个技师,特别像我。我也觉得毕竟是社会主义社会,时传祥都被刘 大力表扬,没必要这么的显摆自己的财力!
  • 宽心者: 举报  2018-11-26 13:15:22  评论

    评论 宽心者:其实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宽心者 时间:2018-11-21 18:57:01
  iv公司在我进入两年后卖给了某个专门软件大厂,以后金融危机开始私有化,北京的研发先撤掉了,销售在办公室里涮火锅半年后也撤掉了
楼主宽心者 时间:2018-11-22 09:09:16
  其实CA在技术上挺有创建,当时他跟ST搞得三维图形界面其实很有前沿性,后面windows7开始才有整体三维界面。很可惜,老外没那个眼力劲!
楼主宽心者 时间:2018-11-22 09:58:46
  相比较而言,iv这家公司我还是比较认可的。至少讲规则,不会说捅了你一刀还告诉你他是为人民砍的!现在很多表面上企业领导人大谈特谈高尚,情怀,这些像遮羞布遮掩了一些及其丑陋下作的东西,然后糊弄老百姓,告诉老百姓他是正义的,老百姓也愿意配合。这场戏剧让人恶心!
  • 宽心者: 举报  2018-11-22 11:19:44  评论

    评论 宽心者:反动派门开始了特务统治,他们以及其阴暗的手段诱惑人,捆绑人,恐吓人,他们行事阴毒,却打着人民的名义!他们攫取金钱,名誉,靠的却是出卖灵魂!看阿,他们在出柜,他们在淫荡,他们欢笑照亮了地狱的通途!看阿,他们在高谈阔论,他们在给人的道德估价,他们在买卖地狱的炼油!
  • 傻呆笨穷帅I: 举报  2018-11-22 23:23:43  评论

    写的挺好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土豆的粑粑 时间:2018-11-23 10:46:28
  无论是 外企 还是国企···我认为那里的工作氛围 工作态度 都可以让人进步 成长·····但是千万不要进入小型的民营企业 小型民营公司 上班······狗毛都学不到 成长不了····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宽心者 时间:2018-11-28 17:48:37
  如果让我建议,我建议有志向的年青人不要再去外企做技术了。为啥,我曾经去过一个顶级it公司的中国研究部门,大厅的都是健身器材,有人在那里面锻炼,很瘦,身体锻炼的该瘦的瘦,说实话看着很别扭。这个其实就是外企做技术人的一个画像,没有成长的机会,只是在消耗才华!
楼主宽心者 时间:2018-12-12 15:05:33
  讲一个从外企出来后去国内某个空管行业的一个公司的事情,当时我投简历去了该公司,是该公司马博士面试的,对我很赏识,去了没多久就担任了项目主管的角色。工作中遇到这样一件事,中途来了一个女同事,叫吴惠正怀孕,合作中和我们组接口,工作中可能我们组有不完善的地方,她态度非常不好,我直接在飞秋上给她道歉,并表示后面把工作弄好一点。后来一次下班,马博士开车带我,女杨同事,吴惠,还有一个谁坐前面,开车不久,女杨同事叫我抱着吴惠,我说怕我抱不好,把人家摔了。我这么说不是性骚扰,我当时手脚也没有骚扰该女士。我只能这么说,因为我的道德有瑕疵,但是我只在这一次算是很靠近,其他没接触过。
  • 宽心者: 举报  2018-12-12 16:38:41  评论

    评论 宽心者:没有伦理的社会,就是战场,稍微不慎,它人就将刀架在你脖子上了,当时不觉得,后面却被乱刀砍死。古有魏之曹真,便是明鉴!
  • 宽心者: 举报  2019-01-04 13:57:29  评论

    评论 宽心者:后来我离开之后,一个姓周的同事来看我,说年会上马博士和这位杨姓同事带小孩在一起,我一般不管这些里流言,即便两个人有什么,我也觉得很般配。没有什么,也很正常,我不喜欢打听这些事情。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宽心者 时间:2019-01-04 21:28:11
  奇谈:一:某位大臣与皇帝勾结,出卖小集体利益。 二:某位员工与老板勾结,出卖团队利益!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楼主宽心者 时间:2019-01-11 21:31:26
  再讲后面一个姓白的同事,就是外企离职后进去的一个公司。我当时面试了两轮,后面一轮是管理层面试。我把前面外企的经验现学现卖了一番。后面我记得是三月三报到,小白是三月一来的。我和他归同一个主管管,我负责教他基本技术,因为他学数学的,基本不会编程。后来这个主管离职,我接替他的位置,因为编的东西数学的东西很多,实际上关键算法还是这位老兄突破的,我也领教了这位兄台的实力。算是配合默契,中间他也把小组的人员动态报告我,通过电话飞秋或者小纸条,我也经常向他面授机宜或者飞秋授机宜。
  • 宽心者: 举报  2019-01-11 21:38:32  评论

    评论 宽心者:后面一年多后,一位同事离职请我们小组吃饭,他似乎很对状况不满,怂恿我带着大家去闯出新天地,我当时主要是旁边都是些小年轻,不然我得告诉他,我当个小组长的能力都没有,只能写几行代码!后来,我勉励大家,公司前景非常美好,特别乐观。结果宴席不欢而散。人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我要评论
楼主宽心者 时间:2019-02-15 13:52:52
  翟天林的事情可以看出一个人是如何丧失心智的。我当时去外企,其实是因为诚信原则。后来5年之后的这位老赵为了和潘兄吞食成果,软刀子一刀接一刀,要么吃掉你,要么干掉你,是他们的信条,确实他们能欺人,能博得善名,可你逃不过天道。后来我去空管行业的一个公司,老板老翟谦卑到什么程度,在公司门口的楼梯口等着我,不过他那时还不知道我熟读历史,后来两年之后为了吞食成果,各种任务的软刀子大半年,后来直接用特殊的手段,还好的是还不敢明着来!结果仍然逃不过天道!
楼主宽心者 时间:2019-02-16 11:28:37
  做技术有时候就像冒险,不管你在什么层次,很有可能会剑走偏锋,把自己困在某一个技术里面,结果空间越来越窄,最后干涸。做技术的背后要有道德,传统的支撑,不然以技术无法立足。